恭默守静|网评员语录破解

铁路部五毛1.png

说明:受我“脑残词典”启发,@我去你妈了个逼的贱人同学,罗列了27条脑残​常用诘难。本来像我这种年高德劭的大叔,亲自去搭理五毛脑残幼齿,有失身份。奈何身边既没有既聪明还勤快的弟子,不少同学又渴望对这些脑残言论有一个比较确信的破解,不得不降贵纡尊亲自出马。这些问题,网上多有或精辟或机智的回应,也没有人去收集整理,只好皱着眉头逐条剖析。叶氏破解,基于一些政治学常识、逻辑思辨和心理分析,并不是为了驳倒脑残,而是为了让读者,对这些问题有一个更清晰的认知,建立健全的权利思维,增进自己的确信。当然,思辨型的驳斥,难免趣味性不足,你若理解,日后短兵相接,可以在修辞上更显机智。此文除长微博外,另发博客文字版本,希望有心者呼朋引类,进行优化和扩充。如果此贴转发不能超过1000,我下次就再也没有动力通宵熬夜干这本应该是高中生干的活啦。

另外,@我去你妈了个逼的贱人同学,你这名字太那啥了,如果你不改个名,我每提及你一次,不是损我老人家德行一次么?

1.你说些有什么用,能改变这个国家吗?

答:说话(这里主要指批评)首先是自由,或曰政治权利,自由或权利的正当性是第一义的,行使自由或权利的有效性(是否有用)是第二义的。改变是言论(观念)和行动交互和整合的结果,批评是行动的一部分,或最低层次的行动。评估言说作用,一看能获得多少认同、并准备起而改变的人;二看当局对言论的态度,如果它采取压制措施,本身就是对言论有效性的认证。

2.你天天发这些,你不烦我都看烦了。

答:这话隐含的意思是:他即使不认同你的主张,也厌倦这种单调乏味,希望有些改变(上街/反抗/起义之类)发生,但你竟然不能满足他急切想看热闹(冲突/镇压之类)的心理需求,就否定了你试图改变的微弱努力,也否定了如1所说的权利。这是一种庸俗的看客心理,和无意识的要挟,没有谁有义务去满足他。

3.存在就是有一定合理性的,没必要完全否定。

答:他自己也不明白“存在即合理”是什么意思,无意识的套用,来显示他能对世界作出哲学思考。存在即合理,是一个泛滥成灾的误译和滥用。其中比较接近原意的翻译之一是:“凡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凡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这里的“存在”系指”事物的本质,合理是指合乎“绝对精神”,而不是指日常所见到的现象,这些玩意根本不是他们的脑容量所能理解的,所以压根就不必理会这种鹦鹉学舌。

4.共档怎么你了,你这么恨他?

答:他的意思是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恨需要一个理由,问题是对的。我们活在同样的世界,外界发生的事情都是一样的,但因为感知系统不一样,所以世界在各自的眼里是不同的。对任何了解一些历史的残酷真相、关切现实的不公和具有现代政治常识的人来说,因为感知太多,恨的理由太多了,这里就不一一例举了。而对于活在猪圈里的“人”,确实是难以理解的。

5.你拉黑我,说明你跟共档一样,也容不得反对声音。

答:拉黑他等于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想听他聒噪,而不是捂住你的嘴巴,不允许你说。能捂住他嘴巴的只有共档。微博是每个人的私家领地,你可以在自家客厅拉屎,但无权到别人那里撒尿。

6.你还是太年轻了。

答:意思是你没有智慧。但他已用委婉的形式承认自己没有生命感了,只是一具从没年轻过的行尸走肉。

7.你怎么证明你说的是对的。

答:这是一个非常艰苦的哲学命题,但他,作为一个无意识的怀疑主义者,又是无法意识到自己竟然达到了这种哲学高度。对于事实问题,有一套大致能达成共识的求证方法。对于系列事实的还原和价值分析,这是一种高智力活,证明给他看,他也不一定能理解。对于价值问题,我们无法证明它是绝对正确的,但却有数千年来人类通过思考和交流,沉淀下来的一些基本伦理共识,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政治和社会实践,创建了比我们所处的这个前文明社会更公正美好的生活方式,那些国家称之为文明国家。对于这一价值沉淀和文明建设过程,缺乏认知能力的人,确实没有办法证明给他看。

8.成王败寇。

答:成王败寇。是一套深植于人类意识深处的强权法则,是人类在远古时期和野蛮时代的意识遗传基因,即使在文明国家,也在很多人内心遗存。现代政治文明之所以得以建立,就是用理性之光,慢慢祛除这种韧性很强的蒙昧意识,建立平等和公正的社会规则,既维护弱者,也能让强者免于被血腥报复。认可成王败寇这一规则,等于承认压迫和奴役的合理性。也等于间接承认,你只要有能力剥夺他甚至杀死他,都是无罪的不受谴责的,但显然他又不干。所以做出这样的威胁,对加强他的认知是必要的。

9.淡定点,哪个国家没黑暗。

答:哪个国家没有黑暗,言下之意是美国英国也有黑暗。但他无力区分制度性黑暗(公权力随时可以剥夺、损害人的生命、财产和其他权利),还是人性黑暗(譬如犯罪),也无法分清,对黑暗的防范、补救措施(即程序正义)的不同,这些都是本质的差别,同时也存在量的差别(如公权和公职人员犯罪数量和普通犯罪数量),但他们习惯于用错位比较,来证明他的合理性,比如用民间犯罪对比政府的黑暗。

10.中国才发展60多年,美国发展二百多年了,能比吗?

答:中国五千年文明,也没有发明电灯电话洗衣机,有些成果不是因为时间长短创造的,而是基于对世界、对社会、对人的不同思考方式达成的。美国的物质文明,是科学精神和商业伦理造成的,美国的政治文明,是宗教启示、实践理性和政治哲学共同达成的。这些东西,我们认为都是可以简单模仿而得到的,事实上,我们连山寨的认知基础都不曾达到。如果不能放弃山寨的小聪明,再过五千年也无法达到美国今日的成就。

11.上面是好的,问题只是政策下面没执行。

答:极权体制是一体的,没有什么上下之分。地方是中央统治的基础,中央是地方是权力的来源。就好比老子无视儿子作恶,不能说老子是好的,儿子是坏的,因为只有它掌握唯一的惩罚权。它纵容作恶和任由恶弥漫,比直接作恶更坏。

12.你去了你也贪。

答:字面上是对的,但意义是错的。这句话的隐含意义是,他不是什么好鸟,你不是道德圣人,乌鸦莫笑猪黑。这是儒家的圣贤治国思维和共党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道德铁律的杂交病毒。现代政治文明的就是建立在谁都不是好鸟这一人性认知基础上的,所以通过权力互相制衡的制度安排来预防和限制人的作恶冲动,并用严格的法治、舆论谴责来提高公权力人物作恶的成本。

13.你骂还不是因为你没得到好处。

答:公权力不受约束,随时都在侵害我的利益(比如随时征收苛捐杂税,收了税并没有直接用于改善我的生活品质),还可能侵害我的生命财产安全(强拆,被躲猫猫之类),这些理由足够正当。把骂(批评)当成意图沆瀣一气作恶分赃而不得的怨气,这是因对权利认知蒙昧而呈现的心灵恶俗。

14.对政府要包容,如果你儿子犯了错,你是要原谅他,而不是批评他。

答:政府不是幼儿,而是武功高强手握大杀器又理智蒙昧的超级巨人。政府掌握了枪、钱和舆论,它一犯错,随时可能会要了老子的钱和命,还让老子成为舆论鄙视谴责的对象。如果可能的话,送一把弹夹填满、而又没上保险的微型冲锋枪给他3-8岁的儿子,是一个不错的治疗方法。

15.不管怎么样,我们比以前生活好多了。

答:生活好多了的原因:1.政府对人的生活干涉减少了一些,让社会的生产能力得到释放。而大多数干涉根本就是不合法的,取消了部分,但剩下的大部分仍然不合法。2.生活改善,是因为自己辛勤劳动的结果,而不是政府发钱给你吃喝玩乐(党务公务员除外)。你辛苦劳动,还得把大约40%的钱直接或间接交给它来管制、干涉你的生活,当然,为部分公共服务付出代价是必要的,但它能提供的公共服务,是货不对板的。3.科技昌明,全球化贸易,也改善了我们的生活。政府对科技和全球化,利用了一部分,压制了一部分(譬如货币兑换、关税、网络等),所有这些,让我们本来可以好五倍的生活,打了个三四五六七八折。这还没有算生活改善带来的环境坏账,长期被”喂人民服雾“的帝都人民深有感触。

16.你发了这么多,都没被抓,说明政府对你够客气了。17.我们国家就是言论太自由了,你们这些人什么都敢骂。

答:两条合并为一条来答。如第1条,言论自由是天赋人权,政府本来就不应该因言治罪(关于言论自由的界定,这里就不讨论了)。考察言论自由的状况,政府对批评者是否客气,不在于哪些人没抓,而是哪些人因为说了什么被抓了。抓谁和不抓谁,取决于它的震慑需要和一些非理性因素(比如性生活不和谐)。只要他持有这种不受约束的权力,在理论上它随时可抓任何人。何况,政府本来就没有人格,不存在客气和不客气的问题。讨论政治问题,必须基于严格的权力VS权利架构,拟人化也就是情绪化,是绝对的智力幼稚。

18.你能移民吗?你能改变这个国家吗?不能,那你就去适应。

答:因为暴政移民意味着对政治权利的放弃,和对公民义务的逃避,这不应该受到责备,但事实上确实如此。平凡个体在改变一个国家进程中的作用,确实不好量化。排除出现救世孤胆英雄和奇迹,在理论上,每个人改变的意愿都是不可或缺的,否则就找不到一个人愿意去改变。适应不公不义,等于承认猪圈法则的合理性,猪显然比人更能适应猪圈的恶臭,这不奇怪,但当猪因此有了自豪的资本,就是奇怪的了。

19.天天就知道抱怨,一看就是失败者。

答:如前,将言论自由、批评的权利和批评的动机庸俗化,以生活状态贬低批评者,进而取消批评的资格,本来就是猪圈话语。

20.没有毛主席,都不会有你。你还不知道感恩。

答:前半句在事实上是对的,没有毛主席,可能我妈不会嫁给我爹,自然就没有我了。但同样,也可能没有你。有没有毛,和有没有你我,这之间的因果关系是不可确证的。将不可逆的历史,和不可选择的出身,当成了可选项引入政治谈论,本身就是一种智力的绝对低幼。对毛的评价,适用于一般的政治伦理。引用现成的两贴:

一、评价政治人物,首要标准是TA是否在促进社会公平、保障人的自由和权利上做出过制度性贡献;其次是人们的生活水平是否得到改善,生活更有尊严;最后才是国际地位的提升。对外合纵连横、征服和扩张貌似能塑造强国形象,实际不过是拿别人的钱和命去赌博,若人权无保障,赌赢了人民没任何好处,输了那就更惨。

二、一晚辈问太祖有何功绩。我说,他最伟大的功绩就是留下了一个很萌的笑星。问那两弹一星呢?我说这么大一国这么多资源,民国留下那么多人才,加上苏俄技术打底,弄出几个大家伙没啥好稀奇的。金三国那么小不也放了大炮仗,按比例还没饿死那么多人呢。朝战,纯属拿同胞的命养虎遗患嘛。他就一治国白痴。猪尚且不会对屠夫感恩,何况人。

21.你被外国洗脑了。

答:意思是外国是坏的,被外国洗脑(接受其价值观)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对事实(外国的生活品质、生活方式)和价值(政治制度和文化形态),并没有进过对比,也没有真正的对比能力,这是一种用毫无智力含量的拙劣阴谋论发出的愚蠢而恶毒的噪音。

22.你要理性,不能为了黑而黑。

答:他完全不能明白何为理性,只是拙劣的学舌。批评中的所谓理性,包含:一、权利VS权力的正当性;二、对事实(真相)的揭露和还原的方法;三、揭露和批评适用的法律和道德标准。理性一片黑暗,看啥都是黑的。

23.如果真的有暴政,人民为什么没起来反抗?

答:暴政并不必然反抗来证明的,是通过权力对人的侵害和对资源的无止境掠夺的事实来证明的,,就是暴政。反抗作为一种意识(动机和意愿),只要有压迫和奴役,就会有反抗意识。反抗作为一种能力,双方资源的对比(枪、钱、、人头、组织化能力和程度、理论、舆论机器),决定了反抗的强度、广度和可持续性。反抗作为事实,反抗无处不在,只是缺乏规模、联合和可持续性。

24. 光说算什么能耐啊,有本事起来反抗啊。

答:如前,表达不满和批评,已是最低程度的反抗。在专制下,反抗意味着失去自由甚至丧失生命,以”言行合一“的道德法则,隐性要挟驱使他人置身于力量绝对不对称的反抗中,是漠视生命的恶俗看客心理。个人反抗,实际也是在挣大众的自由和权利。如果要为这种看客心理赋予合理性的话,那就需要达成一个契约:我造反成功,我有权剥夺和奴役你。但他显然不肯接受,而更乐意又看热闹又搭便车。

25,你自己又为这个国家做过什么呢?你哪有资格骂。

答:如前,已经反复阐述批评的正当性,批评无需资格。政府垄断资源,又不事生产,全靠人民养活。只要发生交易行为,就等于纳税,所以每个人,哪怕婴儿都是这个国家(在政治学上等于政府)的供养者,都有资格理直气壮地骂它。

26.如果我们都不爱国,国家怎么强大?外国怎么会看得起我们?

答:爱国首先要分清国是谁的。政府只是受雇于人民的国家主权代理人,每个公民而非抽象的人民才是国家的主权所有者。爱国的首要问题,是防范和制止国家被一小撮人或某些政党劫持,制止它们打着国家利益/人民福祉的旗号侵害公民的自由和权利,盗窃公共财富,摧毁文化和环境资源,故爱国必先爱人,即维护人的自由权利和尊严。搞清国家的主权归属,意味着只有民主制才是合法的政府组织形式。其次需要搞清国家的目的是保护人的自由、权利、尊严和创造性才能得以充分发挥。如果具体个人的自由时刻被钳制,权利和尊严受侵犯,创造冲动被压抑,国家不可能真正强大。罔顾人的权利和幸福追求,为了所谓国家的强盛而爱国,这种爱国是虚幻的甚至反人性的。自卑的人,才会在乎别人看不看得起。一个不尊重人民的政府,是不可能获得文明国家尊重的。不尊重自身权利的人民,也没有文明人会看得起的。

27.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

答:这是脑残们唯一合理的批评,远离宫廷权斗八卦,建立健全的公民意识也即权利认知,努力把权力关进笼子,摆脱吃地沟油的命,也不用再操中南海的心。

作者:叶恭默,广州默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