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推社|阿华从军行

PLA

河东农妇子,名唤钟阿华。

父母皆衣褐,哺子求闻达。

十八考不中,从军沐风沙。

大漠深秋冷,日日响胡笳。

边关无日月,晓霜上刀枪。

驽马知路远,阿华但自强。

不畏夜值苦,晨起拉练忙。

学成文武艺,卫国保家乡。

时局动不止,蚁民聚林泉。

冲突八方乱,烽烟四野燃。

都中苦无计,度日长如年。

调兵入城市,阿华亦在编。

上峰有指令,牢牢记心间:

反贼罪不赦,誓死护政权。

布控不懈怠,维稳冲上前。

履带碾人过,刺刀鲜血沾。

一日忽传见,河东有信来。

老母泣血言:家乡受匪灾,

老父含冤逝,祖屋被强拆;

汝妹无依靠,夜宿村长怀。

阿华见家信,心内如汤煮。

求得探亲假,火速寻归路。

日行三千里,瞬息山河度。

奔跑至村边,正值葬老母。

村老见阿华,扬拐便大怒:

汝亦读人书,当知万民苦。

汝亦学人事,持刀刺人腹?

汝亦为人子,岂杀人父母!

阿华闻此语,恶向胆边生。

拔拳向老者,挥刀欲行凶。

村民皆愤怒,纷纷向匪兵。

血流荒野地,尸首挂路灯。

事迹传野史,荒冢现犹存。

一抷坟前土,足警后来人:

卖命匪帮者,早晚必丧身!

2015年1月15日, 2:15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