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的毒|假装推墙,假装做个自由民

“封谷歌,封基妹,封油兔,封银丝,封etc的时候,总有人慢条斯理地踱出来,仰着鼻孔道,你不会学翻墙么?你不会买vpn么?……这回总算没人说了。”
VPN被封之后,作家沙欤的这条微博广为流传。但是经评论里的网友提示,我看了下面这个人的微博之后,发现大家高估了洗地党的节操,或曰低估了他们面部角质层的厚度。

640 (1)

640

千万别惊呼“竟然有人信这一套”,那会有装外宾之嫌。当然有人信,天朝上国几十年高强度系统化的人脑格式化工程,你们以为只是为了给各路明星输送脑残粉吗?
封武媚娘的胸,是为了净化未成年人的眼睛与心灵。筑防火墙,是为了让网上的喷子免遭AK47突突。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大明王朝的洪武皇帝也是这样想的,朱大大下令“片板不许下海”,只是为了亿万子民免遭倭寇袭扰,赤诚之心,天人共鉴。别信教科书里批判闭关锁国的鬼话。

至于说什么海禁之后沿海民众被逼成了海盗(顾炎武:“海滨民众,生理无路,兼以饥馑荐臻,穷民往往入海从盗,啸集亡命”),那是公知造谣,不足为据。

上两段是戏言,其实以段子回应高墙,挺悲哀的。正如熊培云老师说的,在这个国家,幽默是反抗的开始,同时也是反抗的结束。更悲哀的是,看到微博上讽刺防火墙升级的段子过了一天还活着,我竟然觉得侥幸。不免反思,我内心对他们设置的底线究竟在哪儿?墙砌到多高、多密,才会碰到我的线,逼我做出写段子、转段子之外的事情?

借助段子,我获得一种自己在推墙的感觉。这很可能是一种错觉。我们喊着“刘项原来不上网”,明知道不会有人被吓到。我们还知道,即使真的出现不上网的刘项,也不会替我们实现新年献词里的理想。

推特非死不可上没有关系网,英语水平不足以看不带字幕的美剧,不做研究不查文献,非要翻墙做什么?原来我是去墙外看红墙内的狗血,后来也腻了,而且听说墙外也是墙内斗争的舞台,内幕放风傻傻分不清楚,所以也很少翻了。

何况,最大局域网里的食物已足够丰富,听说在一些方面已实现了世界领先(参考最近马云关于“互联网金融”感谢中国金融监管部门的言论)。衣食住行吃喝玩乐,都有中国互联网公司贴身服务。说实话,各种app和服务也真的越来越人性化了。我虽然总是骂墙,但不得不承认,生活中99%的时间里是遇不到墙的。

所以我就更可耻了。明明都是不翻墙的“动物”,每逢墙升级,还要混进“精英”队伍里,假装推一下墙。这不是装逼是什么?而我总是惹墙,墙却没有扔块砖砸死我,说明墙是多么宅心仁厚。有人会说,就说嘛,它是保护你们的。

即使被认为无耻,我还是要为自己辩护。我之所以坚持假装推墙,是因为记性还不太差。我记得谷歌被墙前,我电脑默认的搜索引擎不是百度。虽然现在百度用惯了,但时不时写文章查资料时,用百度找不到想要的结果,还是想试试谷歌的结果。我记得用第一款安卓手机的时候,还可以随便装google earth玩,后来谷歌服务被整个从国内安卓手机里拿走。我记得国内这些风生水起的互联网产品最初创意都来自墙外,但不知道几十年后,国内教科书会不会写“淘宝、微信、微博和百度,是中国在互联网时代的新四大发明,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

假装推墙,是要假装一个自由民。假装勇敢,是不想配合他们篡改历史与记忆。俘虏和奴隶只有一步之遥,就看他还能不能想象自由的模样。

———————————————

毒舌的毒(dsdd-dsds):
侃人间贱气,灭世上妖风。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