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带鱼

(泡泡报道)据云南共青团官方微信报道,1月9日,共青团云南省委召开网络宣传培训会,网络作家周小平应邀参加并作专题讲座,共青团云南省委副书记罗永斌、景绚、副巡视员沈广鑫,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网络舆情处处长李翔昌出席会议。报道指,周小平作了题为《互联网对意识形态带来的冲击》的专题讲座,包括四方面内容:互联网的权力是如何炼成的、外国对华文化冷战的重点是什么、网络意识形态失控的后果会是怎样、应该用什么来支撑我们的信仰,强调“当前网络舆论状况的严峻性和互联网对意识形态所带来的巨大冲击”。报道说,参加讲座的有团省委机关全体干部职工和部分网友。同时,网上传出一张省委宣传部要求全体干部职工参加该讲座的通知。

 x-mirrors-other

但该报道显然没有抓住本次讲座的“热点”。

据参加此次“讲座”的A先生透露,在昆明周小平报告会上,有人敬献了带鱼一条,几位市民还在外面扯起了一块长长的横幅:“欢迎周小平同志莅临昆明传授带鱼养殖技术”,引来路人驻足围观。

B64d8SbCMAAvyFr

现场听众席间还有网友举着五毛钱纸币,对其讥讽。A先生说:“该讲座是在昆明市青年大厦举办的,是一场给网络评论员()设置的宣传技术培训,现场有百余名网评员”。

B64dDDjIEAA54MQ

A先生描述说:“开场没多久,热情的昆明市民不期而至,随着一声呼哨,两位市民走进会场,还抬着一幅周头鱼身的画像。周小平顿时呆住,众多网评员纷纷回头张望,会场陷入一片死寂。几个团委干部立即上前将两个市民赶了出去”。

x-mirrors-other (1)
A先生表示周小平整场演讲说得“冗长而乏味”。将近12点的时候,培训进入了提问环节,据称,主办方已事先在听众席安排了“自己人”,但他们没想到的是,一位中年市民抢先提问了:“您是著名的爱国者,但像张春桥、姚文元那样的爱国者最终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最近如芮成钢那样的高调爱国者被绳之于法,那么您如何界定您是真正的爱国者呢?”A先生描述指:此问一出,会场气氛瞬时紧张了,周小平支吾了片刻才开口回复,“他绕来绕去,还是绕到爱国即是爱党上。 周小平慌乱之中多次出错,会议主持人连忙宣布因时间关系只能再有一人提问,顺手便点了一个人,显然是他们自己的人。”

“等周小平回答完毕,一个青年人站了出来,要求再给一次提问机会,但主持人坚决不允许,还示意周小平尽快离场。那位青年挤上前去对周小平说:既然不给我提问的机会,我就送你两条带鱼,好吧?说着从身后举起两条长长的冒着臭气的带鱼,递到周小平面前。周小平说了一句‘我不要’,皱着眉头,捂着鼻子,侧身躲开了。”

B64d2CfCEAA8Hqi

据A先生描述,是“一个膀大腰圆的团委职工冲上去将那位青年推走的”。 然周小平正要离开的时候,又有一位中年人迎面而来,挡住了他的去路,并说道:“我想占用你五分钟的时间,就你刚才的谈话提个问题:你提出要控制网络意识形态,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党和政府已经控制着电视台、电台、报纸、杂志,难道就不能给民间一点舆论自由吗?”周小平对此回答:“是治理,不是控制”。那位中年人说:“我说的不是网络,而是公民合法的新闻舆论自由。周小平回答:”交通管理应该由交管局来做,难道应该由路人来管“。中年人说:”你不要偷换概念。交通的事情自然由有关部门来管,但新闻舆论自由,都是公民的合法权利,自然应由交还给公民“。周小平强继续辩称:”难道现在没有舆论自由吗?“中年人则反问:”有吗?现在的中国大陆有一家民办的报纸杂志吗?“

据描述,当时周小平怔了一下,继而说:”扯不清“。几个团委干部随即将周小平拥在中间,保护其匆匆离场。

x-mirrors-other (2)

据悉,会后有天涯网友将图片和部分描述文字上传到了论坛,但很快被删除了;另有微信公众号发布了相关内容,也很快遭到屏蔽。“”词条在墙内社交网站上依然是敏感词,禁止搜索。值得注意的是,几乎同时,大陆微博上出现了另一篇自称为现场“视频文字还原”的帖子,被大量转发。此文将周小平的状态描述为“从容淡定”、“机智幽默”,并称现场“气氛非常好”、“掌声不断”……文中也提到了现场的反对者,且言之为“那伙人”,并有诸多疑似水军跟帖支持。但不公开视频仅贴出“视频文字还原”,引发舆论对其真实性的质疑。

 本网曾有报道,去年11月初,厦门大学就曾利用其官方微博账号公开邀请周小平来该校演讲,同期,认证信息显示为“华北水利水电大学教师”的微博博主透露,周小平即将来该校演讲;大连理工大学也做了同样的预告。

据去年11月8号法广中文网报道,周小平全国高校巡回演讲运动似乎尚未开始,就已经遭遇疑似来自大学生的抗议表达。那之前的11月5日,厦门大学在官方微博发布“欢迎周小平先生到厦大演讲!”,引起了许多包括厦门大学校友在内的网友的不满和声讨,很快就被转发上千次。11月8日,厦门大学内连接本部和厦大法学院、艺术学院和海滨浴场的芙蓉隧道海韵园区入口处某涂鸦遭到涂改,被涂上了“周小平SB”字样。据厦门大学学生独立媒体“厦大言炎”的报道,被涂改的是一幅曾在两年前引起舆论争议、一度被称为“政治涂鸦”的作品——“画满党徽的厦大校门”。一名厦大学生撰文《请政治滚出芙蓉隧道》,很快在社交网络上获得大量分享;厦大自媒体“厦大吐槽机”的管理者曾宣称欲在芙蓉隧道涂鸦前发表公开演讲,最终因校方压力未能成行。

因传授普世价值观被华东政法大学开除的前教授张雪忠在当时的相关评论中认为,当局的洗脑效果正不断弱化,现在的大学生可以获得更为多元化的信息,应比上一代人更有分辨能力;我们不能强求学生冒着巨大风险,日常性地对当局表示反对;在决定性时刻来临之前,站出来反抗的总是少数人。

目前看来,敢于站出来抵制洗脑的民众正在日益最多。安徽省委宣传部于本月6日在官媒人民日报社旗下的《环球时报》上刊发了一篇题为题为《“中国好网民”应有哪些标准》的文章,呼吁网友“不仅要敢做五毛党,还多做点赞党”。文章认为,“好网民”必须符合4项标准,包括“应该有民族情怀,是我们国家的衷心拥爱者”;“应该有责任担当,是主流价值观的积极传播者”;“应该有社会良知,是低级趣味的坚决抵制者;“应该有守法观念,是网络秩序的自觉维护者”。

“五毛党”原指政府宣传部门雇用的网络评论员,因最初网评员每发一条帖子会得到五毛钱人民币的酬劳,故而被网友戏称为“五毛党”;“点赞党”是源自Facebook的“竖起大拇指(即‘点赞’)”按钮,后延伸为对官媒主张表示“支持”或“喜欢”的一群人;“自干五”则是指那些自发地发表一些与官方政策或立场观点一致的网友,因为他们没有像官方雇用的“五毛党”那样拿钱发帖,被讽为“自带干粮的五毛”,并简称为“自干五”。“五毛”、“自干五”等词条原为贬义,但被安徽省委宣传部生生扭曲成了“褒义”,引来网友一片反驳。网络时代,民众的认知能力和观念水平都在急速提升,虽然近年来官方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高压管控持续强悍,但对大多数民众的既有认知影响并不大。一场洗脑与反洗脑抗争的散打才刚拉开序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