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四:唐朝人为什么老给天朝政府机关惹麻烦

最近这段时间唐朝人老给这国政府机构惹麻烦,先是大胸武则天,后来是她的老公兼公爹李世民。武则天的事儿来龙去脉大家都知道了,为了半个胸脯把广电总局折腾半死,李世民的事儿起因是这样的,有一天,唐太宗问宰相魏征:“我作为一国之君,怎样才能明辨是非,不受蒙蔽,成为一代明君呢?”魏征回答说:“作为国君,只听一面之辞就会糊里糊涂,常常会作出错误的判断。只有广泛听取意见,采纳正确的主张,您才能不受欺骗,下边的情况您也就了解得一清二楚了。”从此,唐太宗就很注意听取下面在说些什么。

这个故事很多人应该都听过,出自《资治通鉴·唐太宗贞观二年》,原文很简单,“上(唐太宗)问魏徵曰:‘人主何为而明,何为而暗?’对曰:‘偏信则暗,监听则明,’”。于是熟读《资治通鉴》的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就购买了一套监听设备,准备广泛监听取一下民意。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官网12月15日发布文章《关于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采购临机植入设备的结果公示》,根据公示,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花费4.9万元,购入“专门针对安卓手机或苹果已越狱手机,可实时监控手机通话,短信和照片等信息”的手机木马,花费10万元购入“针对安卓手机或苹果已越狱手机进行接触式植入木马程序”的打码器。此时此刻,相信这条新闻网上已经很多了,图如下,多方验证,不是P的。

158201418902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震怒了,这些不懂事的网民让公安机关操碎了心,公安机关为了广泛听取民意、采纳正确主张、做出正确行动,不惜花费十余万听取民情,网民不仅不领情,反而问出诸如“买卖病毒软件合法吗?”、“这不是侵犯公民隐私吗?”、“花纳税人的钱监听纳税人?”一类既令人心寒又十分幼稚的问题。这些对于我来讲都不是问题,因为问这些问题的人都会被当作问题,作为未越狱的苹果用户,我的问题只有一个:针对未越狱的苹果用户,监听设备买好了吗?

对于监听这种事,不少人都看过2006年的奥斯卡获奖电影《窃听风暴》(又译《他人的生活》),这部电影以1984年的东德为背景,影片开头字幕出现的是“公开化无处不在”。这个“公开化”,意味着公民的隐私完全暴露在当局的视野中,MM警察监控着全东德的百姓,他们的任务就是窥探“他人的生活”中任何一个细节,随时抓捕瓦解不利于政府的人员。

下面这段文字网上到处都有,相信很多人都看过:1989年“柏林墙”突然倒坍后,前东德国家安全部部长埃里希米尔克指挥MM警察们销毁档案。由于数量太多且没有足够的碎纸机,米尔克下令用手工撕毁。经昼夜奋战,4500多万张A4纸被撕成6亿多个碎片,装在16350个袋子里,准备运到一个采石场焚毁。这时,民众冲入了“史塔西”总部,大部分文件被保存下来。1990年德国统一后,国会对处理这批档案颇费踌躇。一些议员认为,档案的内容太具爆炸性,建议烧毁;另一些人则出于社会安全的考虑,主张封藏若干年或经处理后部分公开。在大量受害者的坚持和来自前东德的议员们推动下,国会终于通过法案,解密了这批秘密档案,每个被迫害者都可以去查阅自己的卷宗。

监听

解密法案引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政治冲击波,受害者们发现:除了警察和官员外,告密者中还有好友、近邻,甚至最亲近的丈夫、妻子、父母、子女。每天都有历史创疤在媒体上揭开,面对旧体制的黑暗与恐怖,人们先是震惊,然后陷入精神崩溃,大量家庭因之解体,还有人因无法面对被自己出卖的亲人而自杀,社会濒于休克状态。被揭露的专业或业余线民遍布各行各业,其中不少人曾是最受尊敬的东德人士,一些政治家、大学校长、主教、作家、艺术家、体育明星、教师等,顷刻间名誉扫地,不得不退隐江湖,其中包括东德基督教民主党领袖、第一位非共产党总理麦西尔。女议员维拉发现,案卷中一份报告详尽描绘了自己私生活的细枝末节,线民就是与她生育了两个孩子的丈夫,两人因此离婚。人权活动家帕皮斯从档案中得知,警方有计划地摧毁他的婚姻和家庭,鼓动他的儿子反对他,以教育机会和金钱利诱他的妻子离婚,甚至使用了“美男计”。东德政府监听民众,同时也被监听,普京同志就亲自安装窃听器监听过东德领导人。

对于上述案例,以前我们会觉得那是历史,是影视作品,是异国他乡,现在慢慢发现,这是进行时,是现实生活,是身边的事儿。《窃听风暴》的结尾非常人性化,那个负责监听的秘密警察被感动,恢复了人性,背叛了组织……,很多人以此为案例,希望打动感化当下,对此,我只能简单说一句:呵呵。

普京监控人员这国古来有之,地位很高的监控人员,皇帝赐以“太”字,彰显身份,我们称之为:太监。太监既可以出任监视出征将帅的最高军职,也被皇帝用来监视控制朝臣,还可以成为分割削夺权臣的筹码。此外,太监还用来监视皇帝,皇帝今夜宠幸哪个妃子,宠了多长时间,幸了几次,都要一一作记录,这叫敬事房太监,专司皇帝交媾之事。皇帝与妃子在房间里翻云覆雨,太监要等候在窗外,如果皇帝与妃子时间过久,就必须提醒一下“是时候了!”,第一次提醒往往不行,“是时候了”要三番五次地喊,最后连皇帝也不好意思了。说这些的意思是,现在的刁民人多嘴杂,监听人员很辛苦,政府当按照古法给监听人员身份和地位上的认同,赐以“太”字,监听到谁的言谈反动,就提醒下上级领导:是时候了!

不允许公开的表达,却想知道你私下的想法,没有比这还荒诞的了。“不要温和地走入那良夜,应该燃烧并对着日暮呼喊:怒斥那光明的微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