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官场上的裤带关系,就该一网打尽

果然上面有人。这是无锡新区宣传部长余敏燕被中纪委带走调查的消息昨天确认后,人们作出的第一反应。

  1983年出生的余敏燕,现任职务不知羡煞多少有志青年,但艺校生余敏燕还是“令同学们不可思议地去了南京邮电大学团委”,并且在没有经历任何岗位锻炼的情况下转至无锡市北塘区任区长助理,并且轻松调任无锡新区宣传部部长。随着余敏燕与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同一天消失在大众视线,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坊间猜测的“一定有背景”果然来头不小,原来这“南邮第一美女”,“上面”的人是他。

  在“通奸”业已成为落马官员几乎形影相随的概念的今天,再说杨卫泽所谓“红颜知己”这档子艳事,人们已经神经麻木了。余敏燕应声落马,带给人们强烈冲击的不是她上面的人究竟是谁,而是再次证明了官场腐败环境下有志不如有人,是封建时代的中国人就感慨的“朝中无人莫做官”,在现代用人体制下的延续与翻版。

  作为平步青云的曾经最年轻的官员之一,官到省部级高位的杨卫泽,自己也是在攀附权力的道路上闯荡过来的,他深知有人的重要性,也谙熟自己成为别人的“朝中之人”时的权力自如之好。因此,杨卫泽几乎已经不把这种潜规则当成见不得人的事,在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的高位上,丝毫不回避自己作为余敏燕“上面”之人的大驾,在他的“红颜知己”于2011年就任无锡新区宣传部部长一职时,“亲自陪同出席干部交接会议”。

  杨卫泽把极不正常的事当正常事来做,把党的组织纪律和干部纪律不当回事,显然不是彼时官场上的特别另类者。相关报道称,无锡市的一位官员表示,余敏燕曾被正面问及,她是否与杨卫泽关系不一般,“她也就笑笑,没有解释什么”。

  余敏燕笑得含蓄,而无锡的这位官员问得更含蓄。其实大家心照不宣,是因为无论杨卫泽、余敏燕,还是无锡的这位官员,都有着对“上面有人”的共同默契与认可。这个明知故问的官,今天弄出哂笑他人的干净相,却不觉得对于这种“日后提拔”的用人恶风不制止、不发声也是一种恶,这实在是用人制度的悲哀,是整个社会有志青年的不幸。

  事实证明,官场塌方式腐败,大都起源于官场用人的不干不净,是裙带关系、裤带关系、利益关系在权力关系中的同一纽带。昨天,中纪委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很鲜见地表态说,“强化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追究山西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案件相关党组织责任”。这表明,中央纪委对于官场系统性、塌方式腐败的根源是有着清醒的认知的,对于从根子上解决问题的态度是明确的。

  谁提拔、谁负责,是民众对于任用干部追责制度的基本期待,也是党的组织工作、干部监督管理操作性很强的方法之一。眼下需要解决的矛盾是,从杨卫泽这类落马官员往下牵裙带容易,而从余敏燕这类苍蝇向上摸瓜很难;余敏燕“上面”的人好找对号,而当初提拔时周围察颜观色识意图、拍马熘须抬轿子的反倒一笑而过。这种情形,必须通过追究党组织的责任、追究抬轿子的官员责任来一网打尽。

  杨卫泽在他的权力影响下插过哪些人的手,光问他一个人的责不够,那些抬轿子的组织,也应该在这场问责中站出来亮亮相。

2015年1月8日, 1:13 下午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