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观止】中纪委网站 | 雍正如何让官吏为国家做事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16日刊发文章《雍正如何让官吏为国家做事》。文章介绍,雍正帝的严厉和温情是有原则、有主题的:他要打造一支铁的队伍,服务于改造中国的大棋局。他自己说得明白:就是为了让大家真心实意为国家做事。

文章全文如下:

雍正十年(1732年),河南学政俞鸿图在主持乡试期间,违反规定把21岁的小妾带了过来。小姑娘对付老头子易如反掌,很快套取了试卷内容,然后让仆人出去找买主。一万多两银子轻松落袋,小妾得意极了,哪里想到这笔买卖是多么划不来。

看平时根本不读书的“富二代”居然榜上有名,舆情汹涌,社会一片哗然,眼看要闹出群体性事件。雍正要求从重从快处理,给社会一个交代。刑部建议判处俞鸿图腰斩,雍正毫不犹豫地画了圈。

清代连上刑场也需要贿赂。因为是在办公室里直接被捕的,俞鸿图身上一文不名。刽子手拿不到好处,下刀一再“失误”,给犯人一个慢死。俞鸿图用手指蘸着自己的血,在地上连写了七个“惨”字。

没等主事官员报告完执行情况,雍正帝连连摆手:“别说了,别说了!”随即指示:以后轻易不用这种刑罚。据说俞鸿图是最后一名被执行腰斩的死刑犯。

科举是保证中国封建制度得以延续不变的压舱石,雍正帝对俞鸿图毫不手软,可谓执法无情。但腰斩是我国古代最野蛮、最不人道的一种刑罚,敢于废弃始自春秋时期的古老传统,显示出不忍之心,不能说他一味“嗜杀”吧。

许多德才兼具敢担当的干部,更能感受到雍正浓浓的人情味。比如在他们的报告上,他竟会这样批示:你最近身体好吗?好久不见,很是想念!等你完成任务回来,咱俩好好聚聚。

他关心干部的方式有时出人意料,至少看起来诚意多于权术。一天,某巡抚接到雍正帝的亲笔信,让他即刻回京商量大事。刚要动身,又一匹快马送来他的第二封信,说我找人给你算了一卦,你近日不宜远行,还是下个月再来吧。

爱屋及乌,雍正帝对干部家属也很关心。湖广总督杨宗仁重病卧床,雍正帝派御医赶赴武昌诊治,并要他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杨总督说,我儿子在陕西榆林当道台,要是他能请假过来服侍我,那就太好了。皇上说,请假耽误他前程,不请假耽误你养病,不如调他到武昌当按察使,公私两便岂不更好?

雍正五年(1727年),陈时夏升任江苏巡抚。80多岁的老娘一个人在云南老家生活,孝子陈时夏很不放心。雍正帝急令云南巡抚鄂尔泰:赶紧组织最好的轿子、轿夫,把陈老太太抬到苏州。什么时候出发,什么时候休息,什么时候吃饭,都听老人家的。安全第一,不赶时间。

同样是关心干部家属,有时候雍正帝又会由柔变刚,前后判若两人。孙国玺新任台湾道台,由于这个岗位不允许带家属,他只得把老母亲留在海峡此岸。雍正帝严厉批评吏部工作不细,又发一文,调孙国玺到福州工作。

过了几年,老妈要过80大寿了。孙国玺觉得跟皇上关系不错,便请求恩赐匾额,给予诰封。皇上拍了桌子:“你还有脸开口?你这几年干了些什么,以为我不知道?老太太就要被你这浑球连累了,你还装孝顺,等着查处吧!”

有趣的是,雍正皇帝有时在工作中突然冒出的几分孩子气,让人忍俊不禁,也让人深思。

新君上任,正需要立威。翰林院的孙嘉淦哪壶不开提哪壶,批评皇上跟亲兄弟搞不好团结。在争取接班地位过程中,兄弟之间免不了恩恩怨怨,康熙皇帝晚年疾病缠身,60多岁就走了,就是被这事气的。这个家丑不但涉及前后两代皇帝的高大形象,还关乎体制问题,成熟一点儿的干部都会绕着走。

果然,雍正皇帝脸都气白了,逼问翰林院:“一个从七品毛孩子敢这样狂妄,真是找死的节奏啊,你们打算怎么办?你们不处理我处理!”

正在紧急关头,太子的家庭教师、吏部尚书朱轼咳嗽了一声,慢悠悠地说:“这小子确实狂妄,一定要严肃处理。不过说实话,我很佩服他的胆量,有点儿魏征的影子呢!”

雍正毕竟是雍正,愣了一下,红着脸赶紧给自己找台阶下:“嘿嘿,我跟朱老师一样,我也佩服小孙的胆量。”接着,把孙嘉淦越级提拔到司局级。

这件事还刺激雍正开动脑筋,创设了秘密立储的皇位继承制度,从根本上解决了兄弟“团结”的问题,意义深远。自从皇帝把接班人名单塞到“正大光明”匾牌后,皇子们只管正大光明地做好工作就是了,再也不用斗智斗勇斗狠了。爱新觉罗家的统治能再延续近200年,与这项充满智慧的制度设计有关。

有多大抱负就有多大度量,有多大度量就有多大成就。雍正皇帝的博大胸怀和用人导向,是雍正新政的重要特点,不但吸引了天下英雄为知己者死,并且影响到他身后,为辉煌的乾隆时代储备了大量值得信赖的干部。

除了这些“花絮”,“摊丁入亩”之类涉及民生的重大改革,无论他是什么目的,客观上毫无疑问是德政、仁政。

清代原有的人头税制度十分荒唐,不管老百姓家里有没有土地,一律按人头交税,乞丐与富豪平等,穷人生不如死。实行“摊丁入亩”之后,土地多的多交,土地少的少交,没土地的不交,不知给多少穷人卸下了沉重的枷锁,铲除了多少官员的摇钱树。对地主老财和贪官来说,这当然是“严苛”!

二事实上,双管齐下正是雍正治吏的基本特点。

一方面,对腐败的贪官、混日子的懒官、只会拍马屁的巧官出手很重,始终保持高压,尽管人治色彩浓厚,但是对一个封建帝王来说已属不易,岂能求全责备。

另一方面,对待忠臣、清官、能人,雍正帝无不春风满面,呵护有加。这才是一个完整的雍正皇帝,一枚双面的硬币。

雍正帝的严厉和温情是有原则、有主题的:他要打造一支铁的队伍,服务于改造中国的大棋局。他自己说得明白:就是为了让大家真心实意为国家做事。

雍正皇帝成功了。他和他的团队仅用康熙、乾隆执政的十分之一的时间,创造了许多奇迹,把中国古代文明推向了极致:“雍正一朝,无官不清”;国民生产总值接近全球的三分之一;康乾盛世的框架结构基本完工!

那真是史上少见的革故鼎新、改天换地的时代,也是一个风云际会、大浪淘沙的时代,每个人都面临抉择。–我现在突发奇想:如果能穿越回到300年前,我是雍正手下的一名干部,我会如何抉择呢?

理想决定立场,立场决定思想。如果我站在苍生社稷、修齐治平的大格局上看雍正,自会紧跟时代步伐,不待扬鞭自奋蹄;如果我满脑子是升官发财当老爷的封建糟粕,一定感到度日如年,抱怨“官不聊生”、“舒适度”没了。内心一有抵触,自然想方设法逃避、抵制、糊弄、贪腐,巴不得一切赶紧过去。

思想决定行为,格局决定结局。如果我选择前者,最终必然炼成亮闪闪的真金,人生的价值便厚重起来。如果我选择了后者,我就是一粒无足轻重的沙子,被时代的洪流冲得不知所终。

没有第三种结果。(习骅)

2015年2月16日, 7:38 下午
分类: 官媒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