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这几天一帮奇形怪状的媒体纷纷抓住知名网红、著名富二代王思聪在情人节为慈善筹款的晚宴上一句“喜欢大胸的”话头儿不放,甚至在王思聪放出了全部视频明示其语境以及说清这是玩笑话之后还不依不饶,以至于我差点儿以为最近报纸评论员的队伍性别比例有变,大量平胸女士进入了这个原本以中老年男人占据主流的行当。
在我看来,王思聪的这句话即使是真的——说实话,我觉得这话还是表达了大多数男人的想法——得罪的应该只有两拨人。
首先,得罪了一帮平胸而对此先天条件有所不满的妹子。在一个女性的被物化的年代,我们必须要承认的是,男人的视角其实在塑造着女性自身的审美观,否则的话整容手术不会如此风生水起。而这种被男人塑造的女性自身视角,使得男性一旦公开宣称自己的审美标准是大胸或者其它什么,往往会给很多并不如此的女性带来失落。
这是件没办法的事。实际上男性的审美一直在塑造着女性的自我视角,这确实是男权社会的特征。只是在目前这个时代里,不但有更多的女性觉醒,女性的视角同时也在塑造着男性对自身审美的要求。有时候我自己都决定作为一个光头肥胖且丑的中年人,实在是愧对女性的美丽与从容。要不是太喜欢吃喝,我就一定会去减肥了。话说减肥这事儿吧。。。。咱们言归正传。
另外一种得罪其实不在于王思聪说的到底是胸大还是胸小,就是他说自己喜欢飞机场也是一样,他只要提到了某种女性器官或者身体零部件,就等于是得罪了这些人。或者我们可以说他只要是这么做,就得罪了无数的道德装逼犯们。
这些人私下里未必如此保守与具备他们所宣称的道德,只是他们觉得很多事是不能拿到表面上来说的——这还是其中比较高尚的一群人,另外一些就纯属喜欢搭牌坊的物种了,就像我们经常看到白天在主席台宣讲社会主义道德、晚上在总统套实践怡红院十八摸的某些官员一样。
为什么会有这么精神分裂的状态出现?很简单,对于喜欢搭牌坊的这个物种而言,道德是其存身的唯一合法性来源,他们必须要在批判其他人的道德低下的基础上,掌握着所谓“”,但您还不能问他到底什么是“”,这东西其实就像太监已经失去的阳具,不是已经不知去向,就是已经泡在烧酒瓶子里了。拿出这个话当作武器,无非是表达一种道德正统形象,然后就可以指点江山万民。在我们这个道德与法律一直整不清楚的地方,抢上这块高地就意味着可以任意冲杀了。
问题是这块高地在目前完全没有了当初的价值,当他们冲上去再转身打算一个泰山压顶劈过来的时候,发现他们虚幻的道德形象就像气球,被无数竖起的中指戳得千疮百孔。抱歉,时代已经变了,你们已经不能掌控所有的评判标准,哪怕你祭出富二代、公众人物来拉仇恨也不行,老百姓并非不讲道德,而是不讲婊子的道德以及不在乎太监的愤怒,我们要真实的活着。汝等,可以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