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不断调包新闻,澎湃CEO邱兵的心是否依然澎湃如昨?

相关阅读:【异闻观止】澎湃CEO邱兵回家的故事

上海的新闻媒体澎湃上线之时,它的CEO邱兵发了一篇“我心澎湃如昨”,过了几个月,2.0上线的时候,又写了一篇“月亮和3000元”,应该说,作为官办媒体的发刊词,这两篇文章都很平易随和,又带有理想主义味道,是颇有情怀的好文章,从社交媒体上看,不少人因此而感动。

澎湃新闻确实做得有一定的特色,速度快,有独特的视角,它喜欢“第一”这个词,口号是“第一时间,第一视角”,报道反腐的栏目“打虎记”更是号称“中国反腐报道第一平台”。

而在报道“淘宝大战工商总局”一事上,澎湃很可能也创下了一个“第一”,它创立了一种独特的删帖手法,删除一篇文章时,不是将内容清除,让页面打不开,而是代之以其它内容,让人很难察觉出它删除过文章。

澎湃都删除了些什么文章呢?

前些天,我在澎湃看到一个标题为“淘宝公开炮轰工商总局网监司司长:您伐开心就打淘宝”,我感觉这是条爆炸性的内容,于是引用该新闻中的首段发了一条推

111

Screen Shot on 2015-01-30 at 11_04_48.png

其中的链接是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298232 ,它所指向的文章是这篇:

111

Screen Shot on 2015-01-30 at 12_18_59.png

但如果你现在点开上面那个链接,打开的却是一篇“义乌小商品城谈假货:电商垄断让中国商品变得更低端”的文章,不过澎湃对于文章的评论并没有处理,所以翻看评论的话,会发现评论大多是针对原文作出的:

111

Screen Shot on 2015-01-29 at 16_30_22.png

从邱兵的两篇发刊词来看,他似乎不大愿意做假新闻,甚至以此为傲。也许这样不露痕迹地把文章掉包,不能算是做假新闻吧。

本来我以为这只是一个偶然事件,哪知道,今天一不小心发现澎湃又将一条新闻调了包,这篇新闻是昨天的,标题为“工商总局网监司司长会议记录被爆料:每年罚淘宝几千次太正常”:

111

Screen Shot on 2015-01-30 at 11_31_01.png

如你所见,这篇文章的链接是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299042 ,可是当你点开它时,看到的会是“阿里股价创上市以来最大跌幅,高层首度回应与工商总局之争”这篇,当然,文章下面的评论再次出卖了澎湃。

111

Screen Shot on 2015-01-30 at 12_10_04.png

这两篇文章的调包,手法都比较高明,文章的主题大致类似,使得文章下方的评论不致于离题太远。不过目睹了这样两个例子之后,我很想问一下澎湃CEO,哥们儿你这网站上还有没有真家伙了?还有哪些文章,其实是经你们调包过的作品?

确实,在中国做个网站不容易,有时候会被要求删帖,所以怀抱理想主义的新闻人往往有了“迫于压力删帖”的借口。然而真的是这样的吗?

在百度上搜索“ 淘宝公开炮轰工商总局网监司司长:您伐开心就打淘宝”,并不会显示“根据法律法规,搜索结果无法显示”,而网易新浪等网站上的新闻还在,证明这也并非为非删不可的“敏感”新闻,那么,澎湃之所以将它删除,大概就是阿里巴巴“公关”的结果了。

不久前,澎湃还发过这么一条新闻,“四部门专项整治网络敲诈有偿删帖:力争半年清除这一网络公害”(起码此刻这个链接是这条内容,你打开的时候是什么就不知道了),不知道澎湃配合阿里巴巴将新闻“调包”,是有偿的还是无偿的?不管有偿无偿,是否符合基本的新闻伦理?

澎湃CEO,您的心是否依然澎湃如昨?


被澎湃调包的两篇文章的快照PDF版在此:

2015年2月19日, 3:47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