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盛极而衰 解放军内红二代藏玄机

中共十八大后最大规模的解放军中高层人事调整告一段落,得益于此,军队的全面改革和调整已成定势。在此期间大规模上位的红二代群体受到最多的注目,部分分析者着眼于他们与习近平等决策层共同的红色背景,认为是军队反腐改革得以顺利进行的重要依仗。据查,红二代虽然绝对数量很少,但在军中的分布颇有玄机,很有可能确实是出于一种有意的整体安排,以实现习近平所代表的中央对军队的绝对控制。

外界很多观者对于红色后代集体在党政军商系统的全面上位始终较为排斥,这是一种自然反应。因为红色身份会始终使其具有某种特殊之处,且很容易转化为特权,而其上位或许就在一定程度上受益于这种特权。而且如果红二代也涉贪的话,将成为后代的反腐和权力收束的难题。不过,红色后代现今位居中国权力和财富顶端的场景终将是昙花一现,随着时间的推移,红二代们总归要退出舞台,而三代或四代们虽然也免不了受到特权的某些益处,但也将因为中国制度体系的完善而泯然众人。也就是说,红色基因终将没落,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红二代解放军分布密码

在 2015 年前后的军队中高级别军官大调整中,红二代的上位可谓盛况空前,即使是官方也不再掩饰这一点,而是反其道而行之,主动披露现任军队高层中的部分当红红二代。包括总装备部部长张又侠、空军司令马晓天、总后政委刘源、海军政委刘晓江、武警司令王宁等一大批人物。随着春节的到来,此次调整暂告一段落。从结果来看,红二代目前的分布颇有玄机。

总装备部是红二代分布相对最集中的区域。除了上面提到的张又侠,原福州军区第二政委刘培善之子刘胜任总装副部长,原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之子刘卓明与原中共北京军区司令员陈锡联之子陈再方同任总装科技委副主任,原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之子迟兴北任总装科订部政委,原北海舰队副司令员冯洪达之子、冯玉祥将军之孙冯丹宇任总装军兵种装备部长。

总体来看,外界观感之中红二代群体数量十分可观,但是相对于军队高层集体,其绝对值仍然很小。但这并不妨碍其作用的发挥。可以发现,红二代在军中的分布很分散,或者说是很平均(像在总装备部的密集分布情况在其他区域极为罕见),如此能实现红二代群体在军中最大范围地布局。比如,在中央军委层面有两人:张又侠和马晓天,一个身在陆军,一个身在空军。武警方面是从南京军区新晋升的王宁。在大军区层面,总政副主任是原中共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长王克的女婿殷方龙,总后政委是刘源,总参三部部长是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刘昌毅之子刘晓北,中共国防大学政委是活跃于意识形态和社会舆论的刘亚洲,不久前退役的张震之子张海阳曾任二炮政委。

红二代在大军区的分布同样如此。在北京军区有副司令员黄汉标(原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女婿),在南京军区有副司令员秦卫江(原中共国防部长秦基伟之子),在广州军区有副司令员郑勤(原北京军区司令员郑维山之子),在成都军区有副司令周小周(原北京军区司令员周衣冰之子),在吉林军区有司令员陈红海(原沈阳军区副政委、冶金工业部长陈绍昆之子),在甘肃省军区有司令员陈知庶(原中共国防部副部长、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院长陈赓之子)。

另外,军中父子、兄弟或其他亲属关系共同服役的现象也非个例,其中有几个家族的“枝叶”较为“繁茂”。刘培善两子刘晓榕和刘胜,一人担任总后副政委,一人担任总装副部长;原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两女婿黄汉标和王晓朝,一人担任北京军区副司令,一人担任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原国防部长秦基伟两子秦卫江和秦天,一人担任南京军区副司令,一人担任国防大学科研部长。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穿墙网站镜像索引 (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5年2月21日, 1:03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