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选研讨会 | 长者与1990年春晚

写在前面的话:发现几天不更新,就给我搞个大新闻,说主页君被封号了,把我批判一番。江学博大精深,考据不易,一篇文章背后付出很多。而且我这号纯属玩票性质,又不打广告对吧。你愿意等,我才愿意出现。

1990年央视春晚之江泽民、李鹏发表讲话(建议配合视频观看以下文字内容)

视频地址

1990年的春节是特殊的,刚刚取消戒严的北京一片肃杀气氛,人人过关的审查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忐忑的人们对未来走向愈加不确定,临危受命且兼具「传统士大夫情节」和「海派」作风的长者有责任也有义务对内收复人心对外重塑形象,节前他上矿山下商场,「为恢复群众支持竭尽全力」,甚至还去训练基地与世界冠军乔红切磋了下乒乓球。对外,其不避嫌频频在西方媒体上露脸,ABC主持人Barbara Walters形容江有「一副可爱的笑容」。元旦前一天,长者在办公室接受了央视记者采访,随后实况被作为新年讲话向全国播报,这是中共建政之后第一次领导人实况向全国人民新年讲话,外媒捕捉到一个细节「他身着一件西服」。当年路透社电文这样形容「中国领导人已分赴全国各地,开展马年微笑运动」

神秘嘉宾

马年微笑行动的高潮出现在春晚,春晚自创办至今一直就携带着政治意味,并非独立的民间叙事,但最高领导人出现在春晚舞台上却是33年来仅这一次。当年的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回忆「我们也没请他来,他也没通知。演出当晚,马上就12点了,赵忠祥该上台零点报时。就在这时,接到紧急通知:江和李要到现场,抓紧时间准备」

长者一身西服和月月鸟走上舞台,并先后发表讲话,未来被各路脱口秀演员模仿的经典句式「同日们喷油们,窝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向全国郭族人民…向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武警部队和公安干警…」即出自此次讲话。而讲话风格一直被人诟病的月月鸟依然死板僵硬,并全力为自己打气,一句「向支持和理解我们的国际友人致以春节的祝贺」也是耐人寻味。

那年的春晚观众都是请的大学生,掌声诡异地热烈。讲话完后,长者与月月鸟下台与演职人员见面。从视频中可以看到,长者在握手时对姜昆说「我一看就知道你的名字,你今晚表演得淋漓尽致,相声演员要有真本事⋯⋯」又对冯巩说「你也是,我已经听过好几次你的相声」,在见到《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演唱者翟春萍时,翟拿出一张貌似是合影的照片给长者看并说「87年在美国…」,长者一看顿时飚了句「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笔者考证这句也是有典故的,87年6月13日,江应邀前往旧金山访问,期间他热情邀请美女市长共同演唱了这首39年奥斯卡获奖影片《翠堤春晓》的插曲《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正是翟在春晚唱的这首。长者不仅飙了英语,在见到戏曲小品《拷红》表演者时还用上海话问「吴剧还是越剧」

0 (1)

 

不仅是长者,月月鸟也紧跟其后与演员交流,他见到姜昆时说「…活灵活现,而且后来都验证了」前半句视频听不清,那「活灵活现」和「后来都验证了」什么呢?我们来看姜昆的节目是和唐杰忠合作的相声《学唱歌》,节目最后,姜昆让唐找一首歌,他来辅导,唐选了首《年轻人就是这样相爱》,出自歌曲《哎哟妈妈》,唐就在姜昆的辅导下唱起来「河里青蛙从哪里来,是从那水田向河里游来」,唱完这句姜问你在干嘛呢,唐说「我在摸蛤蟆呢」。这已经不是月月鸟在全国观众朋友们第一次黑长者了,89年6月28日,长者第一次以新任党的总书记的职务在全国人民面前亮相,电视上月月鸟在介绍完六位新任政治局常委后指着长者说「江是我们的领导,从今以后,我们这个集体所有人都跟随他的指导,当然是在老一代的帮助下」,最后这一句看似无心,却暗示没有后面这个条件,新任总书记无法长久。

“小背篓”的惊艳出场

下面是我英,被经常拿来做比较的彭,年长我英4岁,资历也老,84年就开始登上春晚,并前后20次登上春晚,直到07年Shit Damndamn位列储君才转居幕后。这样的春晚钉子户却意外缺席了90年春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半年前为戒严部队献唱,就像今年春晚导演哈文说的「不用有污点的演员」

女人之间的竞争是惨烈的,你麻的这次缺席成就了上演春晚处女秀的我英,一首小背篓,一身蓝色旗袍,玲珑有致的身材,虽然面容青涩,还带点婴儿肥,但金嗓动听宛若出水女神,令在场的观众如痴如醉。沈从文笔下心疼的湘女,终于不需再以悲剧的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这位从湘西老寨走出来的女孩,美丽如蝶,才华横溢,第一登台便崭露头角。

0 (2)

 

后来就到了全场的闪光时刻,当时全场演职人员很多且不乏后面观众伸手向前,现场一度有点混乱,长者一路走过去,却不曾迷路,喜欢的人的气息是从不失职的温柔路标。终于他走到了她的面前,她娇羞的低了下头,长者明显愣了下,没有问她「声乐有几种唱法」,我英只顾傻傻地笑,晕眩在了长者的光芒里,而长者幸福地就像太阳下面眯着眼睛给心爱的人打电话那样,一眼一瞬间,恒久永流传。握完手后,两人好像都恍惚了,像踩在云朵上一样不知所措,长者一改之前的谈笑风生,与后面的人只是机械性的握手,甚少话语。时年23岁热气腾腾的我英就这样唤醒了长者心中的少年。

640

从90年这届春晚直到2013年,我英一次都未缺席,在13年那届春晚的告别演出中,我英先是和席琳迪翁合唱扬州市市歌茉莉花,又陪其演唱其成名曲「my 蛤 will go on」,如此各种致敬的谢幕演出堪称完美。

其他花絮

总有痴心被辜负,总有奢望被满足,小背篓前一个节目是张晓梅独唱《好大一课树》,彼时这首歌尚未被田震翻唱并用来歌颂人民教师,胡YB的女儿在书中提到了这首歌的创作背景,「1989年4月15日那天,邹友开在返京的火车上突然听到广播里播发胡病逝的消息,心里顿时悲痛万分,于是饱含泪水和真情创作了这首深切怀念胡的歌」。所以这首关于半年前掀起巨涛波澜导火索的歌居然上了当年的春晚,不能不说大裤衩中出了叛徒。

说到叛徒,90年的春晚还奉献了一个经典节目,陈佩斯和朱时茂的《主角与配角》,其中扮演配角叛徒陈佩斯的「队长别开枪是我」「皇军托我给你带个话」两句经典台词传诵至今。和首次亮相的我英一样,这届春晚还是另外一位时下话题人物的处女秀,这就是赵本山。同样从那年开启春晚旅程的还有巩汉林。

这届春晚结束后的第二天晚上,解除戒严后第17天的北京,在工体,最高层默许了沉寂了半年的崔健举办第一次公开演唱会,现场有8000多名崇拜者到场,这在当时的北京是难以想象的。崔健推出了一首新歌,他说「我们全都是获得机遇的人」。他没说错,未来十五年,一段蛤艺复兴的时代开始了。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