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紫阳与妻子梁伯琪1993年在北京家中合照。(网络资料图片)

赵紫阳与妻子梁伯琪1993年在北京家中合照。(网络资料图片)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最小的儿子赵五军日前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称,希望能将中共高层对赵紫阳的“支持动乱和分裂党”的定性刻在他的墓碑上。据接近赵家的友人称,赵五军的这番话反映了赵紫阳后人的共同意愿。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对此表示,当局应该协助赵家后人,并赞成把当局的定性刻在墓碑上,让民众思考高层对赵紫阳的定性。他希望赵紫阳和夫人梁伯琪的骨灰盒早日安葬,入土为安。

在赵紫阳去世十周年之际,《南华早报》记者专访赵紫阳最小的儿子赵五军。赵五军说,在他全家继续争取骨灰安葬的权利的同时,也希望官方的结论被人们记住。当被问及是否希望官方的结论被重新否定时,他说“我希望‘支持动乱和分裂党’刻在他的墓碑上,对于我们家人来说,这不是什么耻辱,是我们的光荣。”

一位接近赵紫阳子女的友人星期三告诉本台:“五军的这番讲话,不仅仅是赵紫阳目前家庭成员的一人讲话,他家里都是这样的想法,这正如赵去世以后,他们家庭子女写的一副对联所说的‘支持您的决定是我们不变的选择,能做您的儿女是我们毕生的荣耀’。我觉得这是赵紫阳子女集体的心声。我对他们子女十多年来所表现出对父亲的爱戴、理解,我觉得非常好”。

今年1月17日是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逝世十周年。本台曾在1月3日率先报道,赵紫阳的家人曾多次向中央要求“将赵紫阳及夫人梁伯琪的骨灰盒一起安葬”,让两位长者入土为安。但得到的答复是在中央认为合适的时候。

这位赵家友人告诉记者:“中国有一句老话,叫死者为大,入土为安。十年了,竟然没有把这样一位致力于中国改革,受到人民尊敬、怀念的领导人,和他的老伴一起安葬。这是不可容忍的事情,也是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一个号称自己‘三个自信’,‘三个代表’的执政党,竟然这样对他们自己的总书记,我觉得这样对赵紫阳是非常不公平的。在入土安葬问题上,实际上大家心知肚明,无非是害怕人民去瞻仰他”。

赵紫阳在1989年学运期间,反对邓小平采取军事镇压的决定,后被定性为“分裂党”和“支持动乱”。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被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七年。

鳩鵪漫畫:六四二十五周年2被软禁中的赵紫阳于2005年去世,其遗孀梁伯琪于2013年辞世。赵去世时,中央办公厅曾提出将其骨灰葬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但是家人希望自行安葬在公共墓地,未被接纳。俩人的骨灰盒至今仍放在北京富强胡同的故居。

赵紫阳的子女分别在2013和14年,多次向中央办公厅提出,希望把赵紫阳和梁伯琪的骨灰盒合葬于墓园,但被婉拒。赵五军对南华早报说:“这件事始终压在心上,我们希望他得到合适的安葬。”、“我们不希望父亲的安葬与政治或者官衔有什么关联。我们只图一个安静的家庭葬礼”。

赵紫阳的秘书鲍彤表示,赵紫阳的子女提出的意见应该尊重:“这就是历史,赵紫阳给中国人做了一些什么事情,大家心里都知道。中共中央对他做了一个什么结论,应该刻在墓碑上。这两个东西对照起来,使大家既了解赵紫阳,也了解中共中央,不是很好吗。这就是历史,将历史改来改去是不好的”。

鲍彤认为,赵紫阳的后人希望安葬骨灰盒,当局应该协助:“家人的愿望应该得到支持,当局应该有支持、协助的责任,没有干涉、阻拦的权力。任何一个老百姓对自己父母的遗体处理,都是很平常的事情。为什么要权力机关,政权机关来干预?依法治国不能这样治吧。

赵五军说:“只要六四问题一天不解决,我爸爸的名字就会继续敏感。”他表示尽管家里人对这位前总书记是否会翻案并不在乎,但是纠正这一事件的错误对整个国家来说是重要的。

赵紫阳当年反对军队镇压学生运动。二十多年来,他的名字成为敏感词,而不能出现在官方媒体、书刊及不得评论,但在中国民间却口耳相传,有口皆碑。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汉强/申铧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穿墙网站镜像索引 (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