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方媒体报道,四川商人、汉龙集团董事长刘汉于2月9日被处死,同时处死的,还包括他的弟弟刘维(北京奥运火炬手)及其他三人。这五人,于去年5月被湖北省咸宁市中级法院判处死刑。

当局对刘汉等人开列的罪名,是涉及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包括杀人、敲诈勒索、武器走私,开设赌场等,却避而不提刘汉与周永康、周滨父子的关系,以及其中的权钱交易与行贿受贿。刘汉是周永康在社会上的黑爪牙,周永康则是刘汉在官场上的黑保护伞。这才是刘汉被拿下的真正原因,事关北京高层权力斗争。

与薄熙来等案一样,将在四川犯案的刘汉兄弟及其同伙拉到湖北咸宁市,一个与他们作案场地毫不相关、且相距千里的地方,关押,审判,突显一个事实:整个中国,都是共产党的天下,当权者想把他们关到哪里就关到哪里,想在哪里审判就在哪里审判,想怎样判决就怎样判决,绝对地,党大于法,党指挥法。刘汉等人,固然罪当处死,但周永康案尚未开庭,就提前处死刘汉等人,令人生疑。

首先,这是一种切割,将刘汉等人的罪行,与周永康切割开来,正如前年,将王立军、谷开来、重庆四大警官等人的罪行与薄熙来切割开来,方便当局对薄单独处置,或轻或重,都由中南海说了算,场面上也好看一些。对当政者和受审高官而言,这都是司法中的特权。

其次,提前处死刘汉,为周永康的判决添加了变数。笔者早前判断,周永康被判死刑的可能性更大。但如今,刘汉被提前处死,就不排除周被免死的可能性。因为,关押期间,为自保,刘汉兄弟一定有大量的“检举揭发”,足以让周永康死一百回。

但刘汉等人被提前处死,就等于被杀人灭口。因为,刘汉等人已不可能充当周案的证人,他们留下的证言证词,将被当局选择性采用。习近平打破了“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但能否打破“死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仍是一个问号。

当然,事情或许还并非这么简单。周永康被判死刑的可能性,仍然很大。据不久前曝光的一则内幕消息:去年7月,习近平启动“三军四海大演习”,不断取消北京-上海之间的民用航班,原是为了拦截外逃的周永康。去年7月29日,当局宣布对周永康立案调查,应是在抓回周之际。笔者当时著文《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分析大军演不寻常,可能掩盖着中共内部某种不寻常的动态。如今看来,周永康外逃而遭拦截,至少就是“某种形式的政变”之一。

与此对应的,是去年12月,当局公布周永康六大罪状,最醒目的一条是泄密罪,罕见地,当局还大声斥责他是叛徒。当时,笔者获得另一则内幕消息:去年4月30日,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爆炸,乃是周永康利用其政法系统人脉,向激进维吾尔人士泄密习近平行程,习险遭炸死。有舆论质疑说,那时,周已经失去自由,不可能涉及这一暗杀阴谋。然而,如果周永康去年7月仍尝试外逃、习近平以大军演的大动作才将他抓回,那么,就证明,在去年7月之前,周永康仍有相当程度的自由活动空间,至多是遭到不太严密的软禁。

在周永康的泄密罪中,只有向激进维吾尔人泄密一项,才更有可能构成“叛徒”的指控,也才更有可能给他带来杀身之祸。如果习近平决意处死他,至少是泄恨、泄愤。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刘汉遭处死,也预示,周永康即将开庭受审。处死刘汉,是周案开庭的序曲,以便“排除干扰”。然而,如果周永康也被处死,究竟是要排除什么样的干扰?

回头说来,刘汉兄弟的检举揭发,可能针对周永康,还可能针对官场其他人物,包括比周永康更大一级的人物,比如江泽民,那个亲手提拔、重用周永康、一路为周永康保驾护航、让周永康节节高升的前“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是江的心腹、亲信,江是周的贵人、恩主,周长年贪腐、淫乱的情节,很难说没有与江搅在一起。

当局匆忙处死刘汉等人,究竟是要保下周永康?还是要保下江泽民?尚有待分晓。但无论怎样,提前处死刘汉等人,就是杀人灭口。

关键字: 习近平 栏目: 新颖视角 首页重点发表: Flash 作者: 陈破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穿墙网站镜像索引 (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