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从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看习近平执政二年

xijinpasdf最近网络流行着一段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中国出了个习大大,多大的老虎也敢打。天不怕地不怕,做梦都想见到他。中国还有个彭麻麻,最美的鲜花送给她。保佑她祝福她,兴家兴国兴天下!”这样肉麻到令人作呕的颂词在文革最疯狂的造神运动中也不曾出现,为何出现在习时代。

习近平作为红二代,他的精神来源于毛泽东,毛泽东是他们共同的精神教父。在他们的政治理念中,成为毛这样的“伟大”人物,是一生的追求。因此,习近平掌握权力伊始,亦步亦趋地走着毛的路,不但内容相同,连形式也一样,毛召开“文艺座谈会”,他也召开“文艺座谈会”,毛召开“古田会议”他也跑到古田去召开会议,政治上不曾断奶,没有任何一点属于自己创新的东西。二年来,除出为了清洗政敌,有选择性的打了一批“老虎”以外,最突出的就是自我造神运动。

毛林对于神化党的领袖所造成的恶果,全党都有深刻的记忆,文革结束后中共全面检讨了造神运动给党与国家带来的灾难,十一届六中全会《关于建国以来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指出:“造神运动凌驾于党之上,使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集体领导原则,和民主集中制受到消弱与破坏”。至此,中共明确党的集体领导制,并实行党政分离制度。然而,习近平上台执政后,公开否定党经过沉痛教训奠定的集体领导制度,不但党、政、军三权集于一身,还担任十一个小组的组长,以这些功能性的小组剥夺了其它部门的权力,成为小组治国。而这种以成立“小组”统领权力的方式,也是从毛这里学来的。

毛时代的所给我们的教训是,一当权力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成为独裁统治时,国家的灾难必然伴随而至。目前对异见人士的迫害,意识形态的清洗都开始加重,从新闻系统到了校园,记者发表网络批评即被除名,教师课堂言论受到监控,对党的干部清查也剥离法律,中纪委如同“四清小组”,逼供信令人发指。习上台后,对维权的群体事件与少数民族的镇压也趋于强暴,整个社会犹如火药桶,每天都有大量的警民对峙,镇压与反镇压的事件。社会报复与恐怖袭击事件也日趋频繁。于此同时,是出现大量的奴颜屈膝,阿谀奉承之徒,成为独裁者的宠儿。花千芳一个网络上的五毛,拍了一下习近平的马屁,就平步青云为作协副主席,一如就当年名噪一时的张铁生,反高考交白卷,一跃而为铁岭农学院领导小组副组长。

独裁之下的社会,道德与文化都成为独裁者手中的玩物,人们只会趋炎附势,良知泯灭,道德崩溃,人人只顾眼前利益,国家没有长远目标,精英与富豪携着资金大量外逃。独裁之下一个显明的社会现象,就是官员与民都缺乏安全感,没有社会责任,这样的社会只会倒退不可能有任何进步。独裁的恶果已经再一次呈现在我们的面前,中国饱经毛的独裁统治,遭受巨大灾难,如何能再任随一个新的独裁者兴起?

xijinping3习近平接任中国最高领导人以前,是一个十分平庸的领导人,也许前领导人正因为看上了他的平庸,以及其父习仲勋的开明,让已经选定的平民出身的李克强屈居第二,让习近平成为最高领导的接班人。结果,习近平一上来就认毛作父。习仲勋曾建议制定《不同意见保护法》,习近平则认为不同意见就是“吃共产党饭,砸共产党的锅”。子曰:“父在观其行,父不在观其志”,可见习近平的不忠不孝,背离父亲。习近平的专横跋扈,严重破坏党的集体领导制,使国家再一次面临新的灾难。习近平专权已显露中共选择接班人的制度的恶果,虽然,终身制改为二届任期制,但个人的独裁又可能重新复活终身制,习近平执政还只二年,他的团队已经在为他再任二届制造舆论了。

习近平一如民间给于的“毛主习”之称那样,“中国出了一个习大大”,它与“中国出了一个毛泽东”异曲同工,有得一拼,都是在制造神仙和皇帝。听着“东方红”乐曲的中国,是中国人民灾难最深重的时候,当我们听到“中国出了一个习大大”时,中国必然再一次重蹈覆辙。

灾难已在前面,香港民众争普选勇敢斗争,台湾民众用选票教训国民党投入中共怀抱,都是中华民族反对独裁的一个部分,现在是大陆民众搥鼓而起的时候了!打倒独裁者,保家卫国,让人民有自由,国家有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