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hina周刊 | 林玮丰:第三势力走向战国风云 ——范云专访

我们不能够每次都期待有大型群众运动,还是必须要回到体制的改革,包括政治力量的改变,主要工作就是改造国会。

《风传媒》日前专访范云,请她谈谈投入公民组合组党运动的初衷、组织新政党的理念,以及当初林义雄邀请她加入的来龙去脉,此外,第三势力的「战国时代」来临将如何牵动2016国会选举?以及3月筹组的新政党,有什么想法和行动,在此次专访中都有提及。2013年底,民进党前主席林义雄、司改会前执行长林峯正、中研院研究员黄国昌等人,便规画成立第三势力新政党。就在学运后,「公民组合」正式诞生。然而,「公民组合」于2014年正式成立后,如今成员却已分组不同政党。以林峯正、闪灵乐团主唱Freddy为主的「时代力量」已于今年1月组党,另一方面,公民组合理事长范云则与团队计画在3月另组新政党。

目标两大党不过半 期望改变现今政治版图 风传媒(以下简称风):投入公民组合的机缘为何?

范云(以下简称范):我一开始就是30个发起人之一。其实,从太阳花运动看到整个公民社会的动能,我想我们能在这个时间点,让这么多被触动的公民转化成更积极的力量,成为国会改造的力量。当然,我们不能够每次都期待有大型群众运动,还是必须要回到体制的改革,包括政治力量的改变,主要工作就是改造国会。

我在去年9月担任理事长后,积极投入公民组合运作,大家理念上都是支持要有新政党组成,先前之所以都未公开组党的进程,主要是希望在准备好之后,再向社会说明。

风:为什么会选择出来组党?

范:如果看台湾历史,每20几年就会有一个新的组党运动,而民进党也20多年了,越来越没有进步的口号和内容。记得过去民进党在不同的地方选举中,都会有一个共同的、进步的诉求,像是早期的福利国等等,可是现在越来越看不到了,所以我想,会有那么多人要参与新的组党运动,代表改变的时间点到了。

当然,会参与组党运动的人,都是因为对蓝绿不满。我们看到蓝营长期掌握国会阻挠改革,民进党让人感到越来越没有进步思维,也欠缺新价值,还有看议员选举的腐化和政二代现象…所以现在新政党力量出现,除了希望未来要让国民党不要过半,也希望能改变现有政治版图。

范云认为,会有那么多人要参与新的组党运动,代表改变的时间点到了。

统独已成假议题 「不被收买」才是问题 如果从民调来看,造成蓝绿分野的统独议题已慢慢成为假议题,因为支持统一仅剩10%民意。既然「台湾认同」已不是争议,传统蓝绿那条分界的线,其实就是假议题。就两岸而言,更严肃的议题是在中国影响下,如何「不被收买」,这个问题甚至是跨越蓝绿界线的。

所谓「不被收买」,其实包括台北市府最近的弊桉话题、地方议会选举买票,都让我们看到,小到议员被收买、大到跨海峡的收买,都是台湾政治文化问题。

我们要做的是共同募款,透过小额募款、财源公开透明,改变根本的政治文化;也要和候选人制订严谨的公约,希望他们在从选举到当选,都能有不同于传统政治人物的政治风格,不再花时间跑红白帖,在地区用他们的理念跟公民沟通。

所以对我们而言,第一个是思考,如何有一个新的政治力量是「不被收买」的;另一方面,若我们想改变这个政治版图,让台湾政治议题内部能有新的轴线出现,我想这样的「新政治力量」,会是比较长期的10年计画。

能否有一个不只是关心政治民主、还包括社会及经济民主,也是一个积极保障弱势权益的新政治力量,这是我们这些人参与组党运动的原因。

台仅存在政治民主 社会、经济都该民主化 风:外界一直很好奇,公民组合的核心理念价值是什么?打算如何去做?

范:台湾的民主目前只是政治上的民主,但我们的「社会生活」和「经济生活」都还没被民主化。在经济部分最清楚,如果我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工作,根本无法买得起房子安居,而政治参与也会是受限的,没有真正的自由,因为所有时间都要为五斗米折腰。台湾的财团对经济和政治的影响力,比我们一般人高很多,例如我们看到顶新集团、台北市诸多弊桉的例子。所以,如何能在经济生活与社会生活民主化,这是过去蓝绿都并未好好着力之处。

范云说,台湾的民主,目前只是政治上的民主,但我们的「社会生活」和「经济生活」都还没被民主化。

我们提出的理念,还包括对税制的根本反思,因为目前中产阶级、受薪阶级是国家主要税收来源,这并非一个公平正义的税制;而房地产一直无法实价课税,这点蓝绿都做不到,但我们却看到政府在税制补贴上一直向财团倾斜;另外,受僱者完全没有机会与老闆协商工时和薪资,人们都在忍受长工时低薪资。所以社会民主、经济民主会是我们重要的核心概念。

另外,我们核心价值也包括对弱势的想法。各个政党常说要多元,但看他们对于弱势常是「施捨恩惠」的态度,并不是「看到差异」,而是假装没有这些差异,等到弱势者发出声音后,他们觉得有社会共识了,才给他一些恩惠式的权益。我们主张国家应积极保障弱势者的权益,这也是我们想要倡议的核心价值。

风:林义雄扮演的角色是?牵线邀你加入担任理事长吗?

范:要讲「牵线」也很奇怪,我是认同林先生「要有一个新政党」的运动,所以投入这个工作。我当初在1997年回台湾做论文时,那时他要选民进党主席,游说我出来帮他助选,包括我们的伙伴陈尚志也是核心幕僚,那时的口号「执政是民进党的责任」,就是我们一群朋友共同想出来的。认识林义雄之后,我们彼此有很好的信任关係,他总愿意去思考政治改革大方向,在政治的人格和努力上,我觉得有这样的人,愿意把他的力量放在比较艰难的改革工作,这是满正面的。

不过我想,林先生的风格是,他不会直接的参与(政党运作),他比较像是1个监督者或敦促者的角色,比社会外界的标准都更严格。

年轻人投入第三势力 盼出现引领台湾变革新力量 风:公民组合当初的成员分组不同政党,有什么不同之处?未来还有合作空间吗?

范:对这么多人愿意投入如此艰困的政治工作,我们应该感到很高兴。第三势力更蓬勃、更百花齐放,或者你要说是「战国时代」,我想这是一个好事吧,一方面代表大家对蓝绿的不满已到了极限,二方面代表大家会去思考社会需要怎样的政治诉求、人才、团队,我想我们应该去促成、催生这样的力量。

其实,公民组合并不是1个政党,我们算是1个以组党为目标的社会团体,催生了第1个、第2个政党,确实就你们看到的「时代力量」先组党,我和另群朋友也会组成另个政治团队,时程不同。我们会等准备好之后,再向社会完整介绍我们的理念与行动,时间进度大约会在3月中。

我现在说我们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好像要去说别人的缺点。对我来讲,如果能找到一个长期议题经营、有政治潜力的工作者,而且能说服他参与这项政治工作的话,我觉得是我们这边满关键的面向。

毕竟再好的理念,也要透过人才才能够传递出去,而且这个人才是愿意在地方做一个组织者的工作,能够把其他有兴趣、有热情的公民组织起来才行,我们期许自己从创立开始,就能够好好朝这个方向经营和发展。

目前看到有许多年轻力量都愿意投入政治工作,这是件满好的事情。如何能够让他们不会只有蓝绿选择、有个未来10年能引领台湾变革的新政治力量,这是目前我们所努力的方向。

风:时代力量组党,我们看到有一群关心法律人、人权工作者出现,那你们这边有什么成员呢?

范:目前还没有打算公布,因为3月才会正式成立。不过我可以透露,包括有优秀的女权律师、长期投入同志运动的工作者、新移民女性运动工作者、学者、还有关心不同议题的NGO界朋友、318运动积极参与者、长期关心校园劳动权益的青年学生等等。另外我们有位成员,曾经在澳洲绿党做组织工作1年,他(她)现在回来成为我们优秀的组织工作者,负责组织设计。

3月正式成立时,我们就会公布第1波区域候选人名单,届时也会有一系列的活动,同时召募积极志工、公民和政治工作者,这是我们很重要的行动。

对我们来讲,这个团队到底长成什么样子、如何筹组团队、我们要的是怎样的候选人,这是现阶段正在进行的重要工作。因为人才的理念是什么、政治风格是什么,对我们来讲是最重要的,当我们把这部分对社会宣告时,相信会吸引同样想法、对政治风格有期待的朋友,加入我们行列。

区域立委不该跑红白帖 公民组合寻找「有理念」的人 风:你们如何提出候选人?范云自己规画参选吗?

范:我现在比较像是1个组织者,工作包括我们应该找怎样的候选人、内部组织如何运作;不过要讲参选,我个人不会排除任何的可能性。

目前我们优先考虑的其实是区域的候选人,主要寻求在议题上长期的工作者,另外未来我们至少10席区域候选人当中,希望至少要有一半是40岁以下的年轻人。

1位我们的成员严婉玲,有从野草莓到太阳花的经历,先前也是经济民主连合(原为赖中强召集的「反黑箱服贸民主阵线」)的执行秘书,她是位优秀的人才,正在严肃考虑要不要投入区域立委选举。另外像是中正大学政治系的老师陈尚志,他是高教工会非常核心的重要发起者,这个组织对于工运或高等教育都是很大的突破,长期关心工会受僱者权益的问题,同样也在考虑参选。从这2位就知道,我们所找的候选人在他过去议题的努力、理念及民主素养上,都有非常清楚的历史,都是值得信赖的候选人。

范云表示,对于参选,「我个人不会排除任何的可能性。」

风:你们想找专业的社会议题工作者参选区域立委,这样的人才过去常在政党不分区名单中看到,如果到区域似乎常被批评是空降,该如何说服选民?

范:选立委毕竟跟地方议员不一样,投票并不是希望他们帮我们跑红白帖,或者做地方层次的服务,这应该是地方议员做的。事实上,理念和政策对1个国会议员而言是相当重要的,要代表人民到国会裡进行改革的。我们是新的政治力量,也相信会有一定的人认同我们所选出的政治人物,也期待会有对政治的不同想像。很多蓝绿传统国会议员的地方服务处,事实上所谓政治理念的部分几乎也消失了,我们想做的是理念的工作,也是一种新的政治方向。

按现行制度,大家想像蓝绿以外的第3个力量有点困难。事实上,这些区域参选人会是我们在地方最重要的理念传播者,也是政治文化的改造者、草根组织的工作者,要让该地的民众感受到新政治、新政党的主张。目前我们正在努力寻找的,都是不同议题方面专业的工作者,因为理念只有在选战的过程中才能被看到。

短期目标,蓝绿如果能够因此被被迫进步,当然是一件好事,希望他们改革速度能够更快一点。长期而言,我们要去培育新的一批政治人才,因为也看到蓝绿在政治人才上出现了一些问题,包括推第2代出来参选。我想,如何让年轻人或专业工作者觉得他可以没有任何包袱、不需要走传统政治人物的方式,可以投入政治、改变政治文化,这也是我们希望能够突破的。

是否与绿合作? 范云:理念相符才有合作空间 风:整体而言,如何看待第三势力的竞合关係?有人主张「应该与民进党联合起来打倒国民党」为优先,能否同意?

范:2016选举会看到许多不同力量,除了我们,还有绿党、基进侧翼等等,某种程度都反映了我们对传统两大党的不满,这个新的组党运动应该看成第三势力的百花齐放。在这过程中,理念相同的当然有可能有合作空间。

其实对我们来讲,2016的目标可能是蓝绿都不过半,可是现实是蓝营长期主导国会,所以我们会选择优先到「蓝营有优势的选区」,因为我们认为有机会说服蓝营支持者。对他们而言,过去的选择是两党择一,但传统蓝绿分野其实是1个假的分野,当然绿营的支持者也是我们要去耕耘的,可是我想我们在选区的选择会让大家看到,我们有企图心想要改变传统的政治轴线。

所以,如果只是去思考小党只在抢攻绿营既有选票,反而是个没有突破性的想法。第三势力的空间其实很大,在选举过程中要去做的,就是让选民看到有好的理念的政治工作者。这一、两年,第三势力有这么多的力量,更代表传统蓝绿是让大家并不满意的。

范云指出,第三势力的空间其实很大,在选举过程中要去做的,就是让选民看到有好的理念的政治工作者。

相关链接:

Co-China周刊184期:“后”时代的力量

林玮丰:台湾风传媒作者,曾修读社会学和性别研究。始终认为媒体没有中立这回事,用自己的观点说故事。

原文链接:http://www.storm.mg/article/41318/20150205/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穿墙网站镜像索引 (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5年2月17日, 7:03 上午
编辑: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