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杜导正日记在港台出版,披露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曾表示,中共「不培植反对党,一旦垮了,国内会大乱,这是最危险的」;「你反腐败,无具体措施跟上,行吗」 ;日记还提及,赵紫阳旧部田纪云曾向中共十七大政治报告提出不少意见,引起胡锦涛的重视,派人看望并赠送许多礼物。赵紫阳的思考对中共的 政治改革 ,尤其中国的经济崛起,具有重大的启迪作用。

现实,以历史充实;历史,靠现实生辉。跨进新年二零一零年,历史终于又揭到沉重而艰难的一页:一月十七日,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逝世五周年。此际,一部「谨以此书祭赵紫阳同志逝世五周年」的 《赵紫阳还说过什么?–杜导正日记》 ,经近十年保密封存,终于公开在港台同时出版(香港天地图书公司、台湾印刻文学生活杂志出版有限公司)。

在杜导正的这些日记里,赵紫阳关于反腐败、新生官僚资本阶层、实施联邦制、以言治罪、媒体管理、政治体制改革、新左派思潮……等议题都有详尽表述。赵紫阳的思考对中国当下经济和政治发展,对中国经济崛起后的「中国模式」的争论,不无启示作用。

赵紫阳究竟还说过什么?在杜导正的这部日记里,或片言只语,或侃侃而谈,却时时让人眼前一亮:

— — 赵紫阳说,「我们现在不培植反对党,一旦垮了,国内会大乱的,这是最危险的。现中央不考虑这一点,不愿看到这一点」 。 (引自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杜导正日记)

— — 赵紫阳说,「反腐败,当局看来未研究清楚便下了决心。你反腐败,无具体措施跟上,行吗?南朝鲜是高级官员的所有财产及财产来源,别人都可以查,我们呢?该是让民主党派、党外人士组成小组,怀疑谁,查谁。查后,如真正违法,那就严格执法;查不出来,那你向民众说清楚」;「现在这个搞法仍是惩治几个人,譬如惩治几个部长、省长的,不解决问题。因为人民现在的不满、意见,不是几个部长、几个省长, 而是怀疑你整体的领导干部」; 「这么做下去,吊高了人民的胃口,我们办不到,人民更加失望!」;「说来说去,是我们经济开放,或经济自由、经济市场化,但我们的上层建筑又老一套……」 (引自九三年九月十二日杜导正日记)

— — 谈到中央与地方关系,他()说:如实行联邦制可能是个好办法,例如澳大利亚的办法,美国的办法。国防、外交,权在中央,别的交地方去办。 这样,许多矛盾解决了!中国几千年大一统 的办法,看来带来许多问题! (引自九三年十一月十七日杜导正日记)

— — 说到腐败,他(赵紫阳)说, 第一 ,现在我党的 腐败 ,是经济放开,政治改革长期滞后的 必然结果,必然产物。 这不是作风问题,思想问题,而是制度问题; 第二 、腐败的主题内容是官吏尤其高干子女、亲戚、朋友、藉高干手中的权力,钻权钱之间出现的空子,暴发起来。暴发起来后,钱来得容易,便会无度挥霍; 第三 、这叫做新生官僚资本阶级,总之是一层人,一批人,是个阶层吧!他们勾在一起; 第四 、这种力量与广大人民之间,形成对抗性关系, 对抗性矛盾 。广大人民将他们看做革命对象,有一日可能爆发剧烈的斗争; 第五 、结局也可能是,官僚资本家暴发了,但广大人民生活也还改善了,生活过得去,于是人民容忍了,以后这矛盾淡化了。 ( 引自一九九四年九月十三日杜导正日记)

— — 他(赵紫阳)还说,全国人大是橡皮图章,政协是摆设,这是因为邓在。邓是一种权威,大家听的。权威,是在许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不是我封你是权威,你便是权威!邓走,权威不存在了,消失了,那时,谁听谁的! 乔(石)就不一定听江的 。 (引自一九九五年四月十六日杜导正日记)

— — 赵紫阳说,「中国要 反封建 ,要政治体制改革, 要建设一个民主政治国家,这一目标,多数人看法一样,无分歧,问题在怎样达到这一目标,由此岸到达彼岸,这个路子怎么走? 这条路非走不可的。台湾走了,走得比较成功;韩国走了,也较成功。泰国走了,马来西亚马哈蒂尔走了。印度尼西亚不走,在群众运动中,苏哈托下台了,引起动乱,目前,在痛苦中挣扎,看来也在向这个目标走。 世界上到今日,发达国家这一套,还是比较成功的,还未出现能超过它的政治模式。 因此,世界要走这条路,这是大趋势!中国呢?现在当局不想走这条路,抵抗这条路,但在国际上,中国又不得不随大流,不得不应付。内部呢,加紧控制,是『外松内紧』, 想顶住这民主大潮但又顶不住, 只好且战且退!这么下去,自然是危险的。」 (引自二零零零年八月六日杜导正日记)

— — 赵紫阳说, 主动改革,社会进步;被动改革会导致革命。 因为被动的结果,使改革的负面、困难、问题增多。譬如国企工人失业,如果早十年就这么做,不会产生今日这么多下岗工人。国企财产被干部掏空了,瓜分了,资不抵债。国家为救济失业工人,从社会其它阶层上缴的税利中,挖出一块来救济他们。贫富悬殊,工人失业,农民收入呈滞后现象,社会治安不好,诸多抱怨、愤怒,一起爆发,难办。 (引自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 杜导正日记)

— — 赵说,我个人认为, 江泽民同志的「三个代表」是要堵住政治体制改革的嘴。就是说, 我–中共当然代表先进生产力,代表先进文化,代表人民长远利益 。这是为一党专政制造理论根据 。我看此人(指江泽民)无大志,「三个代表」不可能像你所想的那样,要抛弃阶级斗争为纲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看罢,过一段,又要讲阶级斗争、专政了。他(指江泽民)在上海说,接受前两个总书记的教训,我的方针是「应付」 。 (引自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二日杜导正日记)

— — 赵紫阳说:台湾问题。一国两制,是小平提的,好!只有他能说,别人说,那问题大了。但台湾不会接受一国两制。接受了,他活动余地很小了。我与耀邦说过,我想,一、台湾不能独立,必须承认一个中国;二、通过和平谈判,慢慢解决;三、国际上, 台湾不能参加联合国,但其它国际活动,如经济、文化等等可同意他有一席之地。 他经济繁荣,经济活动很多,给他一个席位好,不然,你一国两制,他不同意,你又没有办法解决,只能拖,那他怎么办?你不给他国际活动空间,他便要独立,闹独立! (引自一九九六年四月五日杜导正日记)

— — 昨晚田纪云约我()谈话,我与明儿赴约。田说了许多,要点:一、田在「十七大」政治报告征求意见稿上提不少意见。看来,引起胡锦涛的重视,派办公厅副主任张,带许多礼物送田。田说,「八一」后想与胡面谈一下,张答应,不成问题。看来「八一」后田能与胡就「十七大」与有关问题面谈一次。二、 田提的意见,一个是坚定地沿改革开放路线走,绝不动摇;二是党中央要让人们说话,敢让人说话,不以言治罪;三是政治体制改革要有具体硬措施,不能这么抽象,如乡镇直选,越南选中央主席都差额了;再一个是农民承包的土地权再延长。三、新闻媒体管理工作意见,田那条尖锐意见,老伴给田扣下了,未送上去,说要田附扎实材料上去!四、赵紫阳「大院回忆」一文在《炎黄春秋》发表后,国内外震动大。但当局抓不住任何一点点毛病,「XXX想下手,没下成,因为没理由。我田纪云,他不敢下手。你杜导正,也像外报说的,没有理由,也下不了手 」。 (引自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杜导正日记)

刚过去的零九年,在「六四事件」二十周年前夕,由赵紫阳秘密录音而成书的中英文版《改革历程》 (又名 《国家的囚徒》 )出版。在赵紫阳迹近被「软禁」的十多年中,杜导正、萧洪达、杜星垣、姚锡华四位赵的老部下经常去探访赵,说服并帮助赵紫阳最终以录音的方式为历史留下了这份真实的记录–《改革历程》。

赵紫阳录音的幕后四位推手中,现任北京《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的 杜导正 ,是最主要的谋划者和操作者。赵紫阳当年任总书记时,杜导正时任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杜导正说:「幸有今日中国大陆当局对媒体、对知识分子在思想上较以前的宽容,我的这些日记《赵紫阳还说过什么?》才可能面世。」

赵紫阳的《改革历程》和杜导正的《赵紫阳还说过什么?》,所记录的是同一个历史事件,即上世纪八九年「六四事件」及其前后;所记录的又是同一个人物,即赵紫阳。《赵紫阳还说过什么?》一书的编者、《炎黄春秋》杂志执行主编 徐庆全 认为,这两部书,前者为赵紫阳向历史所作的正式交代,可看作是「政治读本」;后者是杜导正的私人记录,可看作是「民间读本」。

徐庆全说,杜导正与赵紫阳的谈话,大多紧紧围绕对时局和中国政治走向高度关注的主题。《赵紫阳还说过什么?》记录了赵紫阳作为大政治家的对历史与现实走向的见解,譬如, 早在九三年六月二日,鉴于「今日中国是与权力、特权结合一体」的现实,赵紫阳断言:「 今日中国开始了国有资产大量转入私人手中的长过程 」,腐败不可遏止。 十七八年过去了,越演越烈的腐败之风以及执政党的手足无措,已经印证了赵当年的话不是危言耸听。

徐庆全说,再譬如, 赵认为,邓小平改革的基本思路是,「经济上反左,政治上反右」,并由此延续了后任经济上改革,政治上专制的执政思路。赵认为,这样的思路,很容易导致这样的结果,经济上取得的成就越大,政治上的专制就会越强。

不幸的是,徐庆全说,历史的确是这样走到今天的。经济上的成就,使中国在国际上可以说「不」,可以「不高兴」,而国内政治上的专制,使「舆论一律」在高压下成为态势,甚至「以言治罪」也不再羞羞答答。书中所记录的赵像这样的「不幸而言中」的观点还有很多。

徐庆全说,这不是什么「不幸而言中」的问题,而是赵紫阳作为一个政治大家对历史与现实走向的清醒把握。

《赵紫阳还说过什么?》全书分为上篇、中篇、下篇。上篇是杜导正九二年十月至九九年十二月的日记,内容为「秘密录音酝酿过程??赵紫阳谈话」;中篇是杜导正二零零零年一月至零九年三月的日记,内容为「秘密录音操作过程??赵紫阳谈话」;下篇是杜导正八九年八月至九二年十月的日记,内容为「秘密录音前的回顾」。

上、中篇所记叙的劝说和协助赵紫阳录音的过程,对《改革历程》的成书有独家揭密的「旧闻」,而作者杜导正在操作录音过程中的日记,对被软禁中的赵紫阳的处境、神态以及生活状况的生动、细腻的描述,也同样具有独家揭密的效果。

杜导正的日记,披露了赵紫阳在《改革历程》的「正式交代」之外的三十多次谈话。这些谈话是面对面与赵紫阳毫无拘束地谈话,而正是这样的谈话和交锋,激发了赵紫阳对正式录音内容的思考,与赵紫阳的「正式交代」有联系,有交叉,又有「正式交代」之外的思考。

如果说《改革历程》的录音是「正本」,则《赵紫阳还说过什么?》的谈话是「副本」。「正本」和「副本」联在一起读,「历史文本」价值会更加显现。有人说,杜导正的《赵紫阳还说过什么?》若称为赵紫阳的《改革历程》的姐妹篇也不为过。

杜导正的这些日记,详尽记录了他每次与赵紫阳的谈话内容。从这些没有雕饰的文字中,可看到一个下了台的中共总书记在幽居中放言高论。他 忧心国事 ,对「六四事件」以来中国政局与当政者的褒贬点评。

书中记录了赵紫阳十多年来的省思彻悟之论,包括他思想认识上的重大飞跃,从中可一窥其晚年的心路历程。这也是一部披露赵紫阳被软禁后生活状况的书。

书中有关赵紫阳的富有人情味的生活细节,纪事平实无华,原汁原味,却颇具冲击力。赵紫阳的《改革历程》能冲破「严密监控」问世,几位老人就像地下工作者一般冒着风险一波三折,杜导正日记对赵紫阳口述录音过程有全景式的记录,道出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赵紫阳﹑杜导正﹑萧洪达 等是为历史负责任的可敬老人,子孙后代会铭记他们的高风亮节。

 

趙紫陽的談話(記錄稿)

【六四問題】

當年要求開槍鎮壓態度最堅決的是 李鵬,陳希同 ,不在位的老人中是 王震 ,鄧小平是最後階段才下決心的。可是他們都不願出頭,當然要我這個總書記,軍委副主席下令開槍。為了他們的特權,由我來當歷史罪人,這是血債呀,我哪有那麼糊涂 ! 從根本上 讲, 我就是反對開槍的。看我不從, 一定要把我拿下來。寧肯丟官坐牢,我也不能下令開槍。

我是絕不後悔,絕不檢查檢討。如果你開槍是問心無愧,為什麼不願年輕一代人知道這件事,你們是干了一件好事 , 就要宣傳十年二十年的。

我現在也不抱希望重新評價六四和給我恢復名譽,但相信這是 遲早的事 。現在領導班子里沒有人有這個認識 , 有這個能力和魄力 ; 沒有歷史責任感,民族責任感 , 使命感。 更多的領導人越來越 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放手讓老婆孩子利用自己的影響經商撈錢,不限制,說是為了穩定。不內疚,不自責,還心安理得。

我們黨是從來不認錯的,實在說不過去了 , 就找替罪羊,將錯誤都推到他們身上,如林彪,四人幫。找不到替罪羊就說是自然災害,如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大饑荒,餓死幾千萬人, 純粹是黨的路線方針政策錯誤。找不到替罪羊, 又怨不到老天爺, 反正不認錯,硬說有必要,如57年反右。

直到1979年,22年後僅僅承認反右擴大化, 先定調不許給幾個人平反,以示有必要。冤枉幾十萬人,擴大十萬倍,再加上親屬, 那就是幾十萬倍呀,幾百萬人受歧視。把那幾個人當年說的話拿出來讓大家評論一下,人家說的還是很中肯的。再有就是我們黨從來不道歉。1949年以來的冤假錯案不計其數, 家破人亡, 人財兩空,數以百萬計,從來不對受害人說一聲對不起,最多是公開平反, 還要人家感謝你。更多的是不了了之。這樣就偉大光榮正確了。

上面說,沒有六四開槍, 就沒有今天的經濟大發展。我說 沒有開槍鎮壓,今天的發展會更迅速,更全面,更健康,更有持久性, 人民的覺悟更高。 鎮壓後為了平民怨, 只能以發展經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來轉移民眾視線。經濟是發展挺快, 但是代價是太大了,這個代價何時能還完?

貪污腐敗大面積擴散並向縱深發展,水陸空嚴重污染,自然資源殺雞取卵似的開采,生態環境不斷惡化,過度依靠加工出口這種廉價密集勞動力的生產方式,貧富差別加大。中國人民有吃苦耐勞,忍受長期艱苦工作生活的能力, 但還能持續多久?領導人心安理得?更為嚴重的是共產黨的說教在人民心中,在廣大干部心中已經被拋棄了,只是在表面上還維持著。這不是思想教育問題, 是事實教育問題。自上而下說一套做一套, 大家也只好口是心非,誰不這樣誰倒霉。大家更信的是權和錢, 為了這兩樣, 寡廉鮮恥都無所謂。

清朝末期腐敗, 繼而軍閥混戰, 國共內戰, 日本入侵,再內戰, 可是我們中國人的良心, 道德仍在, 是非曲直一清二楚, 直到1989年都沒變。89年開槍,歷史上哪個政權敢下這種毒手。結果怎樣, 人們的靈魂正在被腐蝕。這是最嚴重的,最難治理的污染,這才叫精神污染。

【關于中國共產黨】

我們這個黨很難說是工人階級的政黨。當年中共成立時起領導作用的有幾個工人?都是讀書人。那個年代工人都不識字,怎能明白馬克思主義。是讀書人要改變中國,覺得馬克思主義有道理,列寧又成功地領導工人階級取得了革命勝利,于是中國的知識分子便用馬克思列寧的學說和經驗鼓動工人鬧革命。時間不長都失敗了。還是毛澤東有膽識,打著無產階級旗號發動農民起義。從三十年代起,中國工人階級實際上就退出了中國革命的舞台。中共實際上就是少數知識分子加上龐大的農民軍。

我們可以想一想,抗日時期有過工人領導的反日活動嗎?日本人來了,工人照樣干活吃飯。解放戰爭時也沒有工人階級組織反蔣斗爭。解放後,是共產黨內的知識分子和軍隊里的農民骨干分子掌握了各級政權,但仍是給工人戴上領導階級的高帽子。他們根本沒有決策權,反而在我黨推行一系列錯誤路線政策時起推波助瀾作用。如過早實行,反右。

特別是三年困難時期,農村餓死幾千萬人,工人階級沒能給予有效的救助,自己吃商品糧,有副食供應,有布票,保證了最基本的生活需要。

以後的文化大革命,工人更是利用對象,參與工人階級領導一切,工宣隊管大學,批判斗爭和迫害知識分子。文革中的武斗,工人參與的更是不少。1975年鎮壓天安門群眾悼念周總理的活動,首鋼的工人充當了急先鋒。

再說今天吧,工人是弱勢群體,包括農民工,在各種事物上沒有發言權,對不公正現象,對腐敗無能為力,眼睜睜看著集體或國有資產被權勢人物瓜分, 沒辦法。自己還要面臨欠薪, 失業的威脅。

我們的黨不是工人黨, 不是農民黨,也不是知識分子黨。像西方那樣也行,不管叫什麼名稱,都不重要,是歷史名詞,都聲稱代表最廣大人民利益。 中共也聲稱代表了最廣大人民利益,但是不許別的黨派代表人民利益,你要想代表人民利益就得入我這個黨。這個理說不過去, 只能用槍桿子維護。

我們這個黨現在到底代表了誰的利益?它是想在不觸動核心集團的核心利益的前提下,盡量,照顧更多人的利益。更多人的利益也分多少層,核心集團之後就是各級黨政干部,國營民營企業管理層,公務員,高級知識分子,靠後的是工人,農民墊底。利益不夠分時,下層就沒有了,有時還要被剝奪走已經有的。

【關于信仰和理想】

我們最初鬧革命時就是信仰共產主義, 要實現共產主義。什麼是共產主義, 就是公有制,消滅私有制。因為當時我們,國外都看到了私有制產生的罪惡,所以我們認為只有實行公有制,社會上的罪惡就會消失了。

1949年我們奪取了政權,以一天等于二十年的速度推行公有制, 19 58年再搞共產主義,結果是越干越落後。其間西方資本主義不斷完善自己, 人們生活大幅提高, 社會穩定。他們靠什麼?自由, 民主, 法制, 人民有選擇領導人的權利, 反對黨合法存在。你在台上, 老百姓, 媒體, 反對黨都盯著你, 政績不佳, 四年五年就走人。我們黨就怕這些, 57年听了幾句不順耳的話, 最主要的是有些話說到要害地方, 立刻翻臉, 實行專政, 有天無法, 天就是最高領導人, 限制民主,自由。矛盾越積越多, 越積越深,搞到今天, 改也不是, 不改也不是。人家是居安思危,我們是居危思安, 不治本, 靠吃止痛藥過日子。

從意識形態講,要承認個人利益,這是個人生存發展的基礎,還要承認每人的需要不同,天經地義。這就要承認私有財產的合法性,這樣私有制是不是合理的呢?每個人又要放棄一定的個人利益, 這是社會存在發展的基礎,否則就要發生社會危機。西方發達國家的富人就要讓利 , 讓大家活得好,富人們才能活得更好。

現在不搞共產主義 , 這是共識 , 原苏聯和東歐都不搞了 , 實際是人民不讓搞了。中國在大力發展資本主義, 主要是經濟上的。 我們說實行的是社會主義政治體制, 實際上是帶有濃厚封建色彩的極權體制。

要相信共產主義 , 這比以前困難多了。以前自己沒搞過 , 听說苏聯搞得不錯 , 其實他們那里也是報喜不報憂,這是社會主義國家的通病,掩蓋錯誤和矛盾,現在人家不搞了,我們搞得狼狽不堪,只好但是很明智地發展資本主義,雖然口頭上不這樣說 。馬克思的學說迎合了落後國家的貧苦大眾的願望,大家干起來了。現在是拿出有力證據的時候了。

有些人在缺乏證據的情況下也相信某種事物,這些人中可能有高瞻遠矚的人,你可以追求,但不能綁架者廣大人民跟著你不明不白地瞎跑。像我這個例子, 寧可下台坐牢也不能下令朝學生開槍, 這是我的信仰。 但是我不能讓廣大干部們都學我,雖然事實證明當時的絕大多數黨員干部心里都是站在學生一邊的。

中國有幾千萬共產黨員, 我相信絕大多數搞不清什麼是共產主義, 搞不清我們現在搞的是什麼主義,只是各種原因使他們成了共產黨員 。 其中不排除是為了個人利益,但是我認為個人利益不能同自私劃等號。他們覺得入黨才能滿足個人利益。實際上也差不多, 入黨就有可能提干,提干之後工資,住房,福利,退休金都可能得到比較好的解決,連老婆孩子, 甚至孫子都沾光。

我們又是一黨制, 把人往這條路上引。當然也有人是為了干事業。這些能入黨的人都比較能干,有從政願望的人,在其它國家可能就是什麼民主黨員,保守黨員,在台灣就可能是國民黨,民進黨員。我們這些老家伙就不同了,當年是豁著命干,是真信, 那麼多人為此獻出了生命。

半個世紀後我們又大轉彎 儿 , 怎麼向那些死去的同志交代? 一些老同志以此反對改革,反對搞私有制,覺得那些同志,戰友真實白死了。但是我們把什麼資本主義, 共產主義放在一邊,看到的是他們追求的是社會進步,正義,讓人們過上更好的日子, 因此他們是值得尊敬的,值得紀念的。像二次大戰時,資本主義國家死了那麼多士兵, 國民黨抗日時死了那麼多官兵, 他們是為正義而戰,不是白白送死。

我們說 , 共產主義的具體特征,一是物質財富極大豐富, 可是現代資本主義社會里的財富比我們五十年前能想象到的豐富還要豐富。二是消滅三大差別, 每個人的能力和智力能一樣嗎, 體力勞動和腦力勞動的差別不可能消滅。西方有三大差別, 但根本不構成社會矛盾。三是各盡所能, 按需分配。人的需要無止境, 可社會資源是有限的, 怎樣按需分配? 滿足不了人們無止境的需求還要人們各盡所能? 矛盾解決不了, 再加上一條人們覺悟極大提高,你們相信這就是共產主義嗎?

以前還說共產主義時 , 家庭就解體了, 孩子都由社會統一撫養。要真是這樣, 那時男女們都可以朝三暮四了, 另一方面又是生育機器, 孩子生下來就被拿走, 連貓狗都對下一代有感情, 都要留在身邊照看。

說到信仰,我看現在不要爭論什麼資本主義,共產主義。 首要的信仰應該是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首要的任務應該是建立真正的自由,民主,法制的社會機制,只有這幾點才能真正保障人民的利益 。

你問我還信不信共產主義,我曾在高層小範圍講過,我自己都不清楚什麼是社會主義。因為全世界搞的社會主義都失敗了。失敗了不等于垮台,朝鮮和古巴還在堅持,人民生活極其困苦。中國和越南發展資本主義,大有起色。全世界就這幾個國家還聲稱是社會主義。小平同志晚年也不讓爭論什麼主義不主義了,有人提出共產黨應改名字,他也不否認,但是他在世的時候不許改。他是黑貓白貓,摸著石頭過河,管它什麼主義,讓人們過上好日子就行。我是干實事的,不是理論家,思想家,這點上和小平相似。現在政治局里的人都信共產主義?他們多數人信的是對頂頭上司順之者昌,逆之者亡,信的是自己摸索出的一套升官保官的經。他們要是真信共產主義,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就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

【為什麼還留在黨內】

當年有的人恨不能開除我的黨籍,或者讓我退黨。黨的名字已經不重要了,留在黨內,對黨內的改革勢力更有利,對中國的改革更有利。留在黨內,按現在對黨員的說法,我還是先進分子,還是什麼三個代表。可又把先進分子和三個代表看管起來,可笑,他們也不能自圓其說。所以說我留在黨內有積極作用。我要是不在黨內,我今天還能出來做所謂的考察嗎?你們還敢來見我嗎?

【怎樣看鄧小平】

鄧是革命家 , 改革派 , 是現實主義者,又是當前中共利益的堅定的維護者。

1957年他主管抓右派,打擊知識分子, 文革後反對精神污染,反自由化,堅持四項原則。  六四開槍鎮壓,不容忍對黨不利的言行。但是三年困難時期,他認識到了毛主席的錯誤,和劉少奇一起對毛主席陽奉陰違,推行三自一包,立刻見效。

文革中 邓 被打倒,對 毛 主席保證永不翻案,復出後實際上搞全面翻案。有骨氣,是為了人民,為國家敢跟領袖對著干。文革結束時,國家的經濟快崩潰了,從上到下又背著馬列毛這些沉重的包袱,必須改革。

誰敢挑頭干?只有鄧小平集權威,權力,見識,魄力于一身,擔起了歷史的責任。還有誰行?國鋒,劍英,陳雲,先念都不行。所以我還是十分敬重 他这位 老爺子的。

我和耀邦都是拉大旗作虎皮,沒有老爺子的令箭,當時要改革是寸步難行。當時高層中、 元老中,保守勢力很強大。中國的國情就是這樣,沒有合法的反對黨,大家就只好在一個黨內搞內斗,還要靠一個太上皇來壓住陣腳。

鄧的改革有底線,一是不能觸動老一輩革命家和他們子女的利益,二是馬克思毛澤東的旗幟不能倒。所以只準許搞經濟改革,政改不動。用舊的政體保護特權,用馬克思毛澤東旗幟以示合法。這是鄧的局限性,為腐敗設立了溫床。在他看來,耀邦和我都踩了底線,而且要越過底線。六四以後,鄧將人們的注意力轉移到發展經濟, 增加收入,改善生活方面上,確實有效果。

人們說毛主席晚年內心很淒涼,狡兔死 , 走狗烹 , 身邊的人眾叛親離。我看鄧也有相似之處。

原來的老戰友都指望不上,而且常扯改革後腿。我們這些改革干將都靠邊站 。 軍中老帥們,老將軍們 都 不滿 人民军队居然能 對人民開槍 !  剩下圍著他轉的人 , 都想利用他的權威達到個人或小集團的利益,他心 里很 明白。

如果當時他不管事了,經濟改革和政治上的松動都會停滯不前並且後退。 因為在台上的人迫不及待地打出了防止和平演變的旗號,重提階級斗爭 。老爺子沒辦法,只好親自出馬, 安排南下, 發表講話,嚴厲警告台上的人,誰不改革誰下台。

江澤民是別人推薦,小平同意的,他自己找不到合意的人了嘛。我看鄧選接班人第一條就是不能重新評價六四,這是他的心結 。 知道黨內黨外絕大多數人是不同意開槍的,最不願意死後不久便翻案 。

江在這點上是沒問題的。但是 鄧觀察了不長的一段時間,毫不猶豫地指定了 党内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 隔代接班人 ”。其 用意很明顯, 就是 防止江之後的政壇烏煙瘴氣, 拉幫結派。 当然 隔代接班人也不能為六四翻案,經濟改革不能往後退。 按着邓的标准, 胡錦濤是個合適的人選,能左右逢源,格守前人定下的規矩。 不管人們說鄧小平是太上皇, 他這步棋不得不走,說明他心里很清楚 ,不糊涂 。

鄧制定了刑不上大夫的規矩 , 又家長式地指定兩代接班人 , 接班人在上層沒有人事基礎 , 權威不夠 , 就要用特權腐敗來拉幫結派 , 掌控人事。你怎麼能指望他們徹底反腐呢?鄧種下了禍根, 後人澆水施肥,搞到現在樹大根深,盤根錯節,後人想改也難。

【關于經濟前景】

三中全會確立改革開放,經濟狀況有了極大改善,確實不容易。當年不是不知怎樣干,是不知怎樣說服那些拒絕改革又掌握權力的人,真正的阻力是政治上的阻力。改革的巨大動力來自基層,來自百姓。上面頂不住壓力時才放一下手,改革就前進一步。像一個被壓到極限的大彈簧,只要壓制它的力量放松一點,它就快速反彈一下。不容易的另一方面是公有制幾十年,官僚體制龐大,還把資本主義批倒批臭,整體經濟嚴重畸形,積重難返。

從最上層開始往下,每個層面的人都有一定的特殊利益,每個層面的人都想在保有既得利益前提下收入,生活再有明顯提高。這在中國不是不可能,但有限度,因為中國除了人力,是一個人均資源短缺的國家,中央政府看似有錢,但人均並不多。照現在這個模式搞下去,不久就會面臨環境污染,資源枯竭,缺乏高端產業,兩極分化,勞資糾紛問題。再有就是對這個大彈簧壓制不大了,內在彈力減弱,中國經濟不是放手問題了,而是引導問題了,那時就是考驗領導人的智慧和膽略了。

【中國的政治改革】

經濟發展,社會進步是趨勢,但在中國像腐敗這種阻礙發展的因素何時能鏟除就很難說了,反正在我有生之年是沒希望的。不要以為不公正的事物很快會消亡, 清政府腐敗了大半個世紀才滅亡, 有的朝代能腐敗一兩百年。中國現在矛盾重重,特殊利益集團從上到下盤根錯節, 雖然民眾呼吁政改, 但是還不具備條件。上層沒有領軍人物,這個政體是不允許銳意改革人物升上來的, 希望將來陰差陽錯, 偶然有這樣人物出現。另外就是多數人的生活還過得下去並且還有提高。打個比方, 不管官場多腐敗, 老百姓的實際收入每年還能增長1%,這就比沒有強,而且大家還抱著增長2% 的希望。因此,對上層來說還有拖延政改的時間, 少數人還有繼續斂財的可能, 還可利用子女, 秘書, 司機發財, 有時間向國外轉移財產, 移民。因為現行體制為此留有大量空間和模糊地帶。總的來說,腐敗蔓延是由上而下的, 上行下效,對腐敗治理不力, 必是與上層利益相連, 古今中外,無一例外。

還有, 一些知識分子對政改有明確想法, 但老百姓對什麼是政改還不太清楚。中央從來不許百姓討論什麼是自由民主法制, 中央也說不清中國特色的自由民主法制是什麼樣,只好一口咬定不照搬西方的,誰要是再要求, 對不起, 進監獄。無情的鎮壓總是有效果的, 使老百姓感到自己無能為力, 就盼望清官,青天大老爺出現。國內的電視歷史劇宣傳的也是這個,老百姓看的津津有味。

我們的政權一方面非常強大,幾千萬黨員, 百萬軍隊, 武警, 警察, 宣傳部, 文化部,組織部等,從各方面維護著這個政權 。 大量的政工人員, 政治教師從兒童開始, 向人民灌輸維護當政的必要性。

另一方面,對切實實行自由民主法制又擔心政權頃刻瓦解。從1957年起就怕人提意見,建政五十年了還怕,何時是個頭?搞到現在, 領導人一听國際歌就緊張, 不讓提當年國民黨貪污腐敗, 甚至連說晚清的腐敗都是忌諱, 因為老百姓會說, 跟共產黨比起來是小巫見大巫。1949年以前, 我們拼死拼活將國民黨政權推翻,因為它不給人們自由民主,輪到自己了, 只說不做, 五十年不變,弄到現在, 連說都支支吾吾了。 (完)

 

 

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对学生发表的谈话 :

“ 同学们,我们来得太晚了。对不起同学们了。你们说我们、批评我们,都是应该的。我这次来不是请你们原谅。我想说的是,现在同学们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绝食已经到了第七天,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绝食时间长了,对身体会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这是有生命危险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希望尽快结束这次绝食。我知道,你们绝食是希望党和政府对你们所提出的问题给以最满意的答复。我觉得,我们的对话渠道是畅通的,有些问题需要一个过程才能解决。比如你们提到的性质、责任问题,我觉得这些问题终究可以得到解决,终究可以取得一致的看法。但是,你们也应该知道,情况是很复杂的,需要有一个过程。你们不能在绝食已进入第七天的情况下,还坚持一定要得到满意答复才停止绝食。

你们还年轻,来日方长,你们应该健康地活着,看到我们中国实现四化的那一天。你们不像我们,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了。国家和你们的父母培养你们上大学不容易呀!现在十几、二十几岁,就这样把生命牺牲掉哇,同学们能不能稍微理智地想一想。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你们都知道,党和国家非常着急,整个社会都忧心如焚。另外,北京是首都,各方面情况一天天严重,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同学们都是好意,为了我们国家好,但是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失去控制,会造成各方面的严重影响。

总之,我就是这么一个心意。如果你们停止绝食,政府不会因此把对话的门关起来,绝不会!你们所提的问题,我们可以继续讨论。慢是慢了一些,但一些问题的认识正在逐步接近。我今天主要是看望一下同学们,同时说一说我们的心情,希望同学们冷静地想一想这个问题。这件事情在不理智的情况下,是很难想清楚的。大家都这么一股劲,年轻人么,我们都是从年轻人过来的,我们也游过行,卧过轨,当时根本不想以后怎么样。最后,我再次恳请同学们冷静地想一想今后的事。有很多事情总是可以解决的。希望你们早些结束绝食,谢谢同学们。 “

 

【1989年5月19日临晨5时】

—— 来稿照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