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泥马语词典”(英文版翻译为 Grass Mud Horse Lexicon)是中国数字时代的一个中英双语项目,自2010年以来持续收集了许多在网民中热传的种种时政词汇,比如“天朝”、“这是一个奇迹”、“法律不是挡箭牌”等等。我们在不断完善和补充词条内容的同时也希望能将新出炉的“草泥马语”与大家一同分享。

2015年3月26日,长期关注公车私用的“广州区伯”区少坤,在湖南被当地警方以“”罪名行政拘留5天。长沙市公安局官方微博透露案情称“3月26日晚11时许,天心区公安分局新开铺派出所接到群众举报后,将正在从事卖淫嫖娼活动的区伯等4人抓获。”而当日区伯在微博发帖称自己到湖南两日已监督到公车私用两起。事发后,对于区伯是否涉“”一事,有媒体及网友提出怀疑,例如新京报发表评论质疑“区处罚决定书是谁曝光的?”,而有网友则表示“区伯被捕时机蹊跷,不排除警方有下套报复嫌疑”……3月30日,赴长沙拘留所探视区伯的网友证实,区伯不仅指整个事件遭长沙国保陷害,更称因拒绝承认嫖娼而受到虐待。由于双方各执一词,又无可靠证据的公布,至2015年4月1日,“区伯嫖娼”事件仍无所谓“真相”,区伯是否受到构陷暂无定论。但在网络上对区伯报以同情支持的态度者占相当数量,他们从一开始就质疑事件的真实性,坚定认为区伯是遭遇报复是,受到公权力构陷,甚至有网友结合薛蛮子、向南夫等人的经历质问,是否“顺我者昌,逆我者被嫖娼?”

WKUt5

相关阅读:

美国之音 | 广州区伯指称遭“嫖妓”构陷及虐待

新京报 | “区伯嫖娼”处罚决定书是谁曝光的?

咋整 | 微博大V嫖娼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朱学东:“群众”能举报中国最糟糕的性事么?

苏少问广州:区伯“嫖娼”被抓的意外

南方人物周刊 | 广州区伯,真伪公民?

环球社评 | 谁嫖娼被抓都得认栽 这里没有区分

澎湃新闻 | 广东区伯首次讲述“嫖娼事件”全过程

以下为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友评论:

重庆雷登峰律师:【无奇不有】有人不相信被嫖娼之事,我讲三个案例,一男(敏感人士)与某人喝酒(此人系特殊买通人员),被灌醉之后,被找来的一小姐上床(嫖资自有人准备),拍照后劳教两年,另一男被塞白粉,但因有邻居作证,构陷未成,还有一人院子里被丢猎枪(被定非法持有枪枝罪)……

xiucai1911:区伯的所谓嫖娼,很大可能是“被嫖娼”,所以请不要说“就算区伯真的嫖娼,我也支持他。”他很可能是冤枉的,你说“就算……”,就认可官方的一面之辞了。如果别人抹黑你,说你根本没做的事,我说“就算你是这样的人,我也支持你”,你觉得公平吗?我甚至怀疑有些这样说的人动机,在配合官方引导與论?

余耕:我发现,敢说官府坏话的人都会去嫖娼。而敢说百姓坏话的人,则都会包养情妇的习惯。

老子口又曰:一个出租车司机说:文革后,俺对“大右派”都心存敬意。过些年,俺们会对“大嫖客”心存感激。

战争史研究WHS:《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合刑初字第82号刑事判决书》2011年11月12日,薄谷开来让其…与王立军商议以毒品栽赃的方式在重庆控制尼尔·伍德。之后其让王季倬匿名向重庆警方举报尼尔·伍德贩毒并给王立军手机发短信举报。

作家崔成浩:假如,一切只是假如。假如我住在酒店房间里,有人敲门,我简单地问了一声谁就开了门,结果一个妙龄女郎推开我就冲进房间里,二话不说脱光衣服就躺到了床上。这时又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我从门镜一看,走廊里挤满了警察、记者、摄像机……请问,此时我该怎么办?

QienKuen:當年有人託我聯繫廣州區伯,意欲送去善款,助其改善生活。我與區伯電話聯繫,他激動莫名,然百般謙讓,且囑咐於我:有此善款,資助老朽不如資助貧困學生,可造福者眾矣。

记者朱菲 :昨天,拒绝律师会见,今天,继续拒绝律师会见,一宗芝麻大的嫖娼案,长沙警方、司法局、律协等有关部门联合起来,阻止律师会见区伯,这说明了什么?拒绝会见是不是违法?

赵楚读书:广州区伯嫖娼消息是否真实,我不知道,我看到的是公权部门对此大肆宣扬。此前区伯到处监督公车私用,这与所谓嫖娼消息相比,社会的正面意义明显大很多,除了被监督者慢慢吞吞、扭扭捏捏的回应,从不见官媒官人们有什么动静。这一鲜明对比是理解这一新闻的最好背景。

作家崔成浩:柳永嫖娼,千古流芳; 蔡锷嫖娼,推倒帝墙; 中正嫖娼,一统华邦; 独秀嫖娼,建立新党; 省长嫖娼,为了健康;书记嫖娼,发票别忘; 市长嫖娼,理由正当; 县长嫖娼,引资招商; 警察嫖娼,消除紧张;法官嫖娼,轻拿轻放; 百姓嫖娼,罚个精光, 区伯嫖娼,全国曝光。

张雨来:今晚和老婆去餐厅吃饭,见门口停一公车。这不明显公车私用吗?我正准备拍照 。我老婆问我:你干什么?我说:举报公车私用!我老婆啪的给我两耳光。她骂俺:难道你想嫖娼?

gongminyaoyao:广州监督公车的区伯,去长沙监督公车使用情况,发了广州公车在长沙的图片。然后,老人家就嫖娼了。花费1200,好有钱,好及时。

xiucai1911:广州区伯是我的老朋友,他热心公益、疾恶如仇,被广州等地公权力部门视为眼中钉,多次遭到灭口恐吓与人身报复。我绝对不相信区伯嫖娼,区伯在长沙举报公车私用,被曝光的官员,自然会恼羞成怒、咬牙切齿、打击报复。更何况,在天朝,“被精神病”、“被嫖娼”“被吸毒”屡见不鲜。顺我者昌,逆我者嫖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