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历史评论|李光耀:辉煌与梦想:中国的未来

lgy2

3月23日,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去世,享年91岁。:论中国与世界》(中信出版社,2013年10月出版)一书浓缩了李光耀40多年的国家治理经验以及对全球各国的观点。以下内容选摘自该书第一章《辉煌与梦想:中国的未来》。

liguangyao

中国领导人真的准备取代美国,成为亚洲乃至世界的第一大国吗?

当然,为什么不呢?中国通过经济奇迹把一个贫穷的国家转变成了当前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正如高盛集团曾经预言的那样,在当前这个发展轨道上,中国将在20 年后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紧随美国之后,中国发射了载人飞船,有能力用导弹击落卫星。中国有长达4 000 年之久的文化,有13 亿人口,他们很多都是非常有才华的人,有一个巨大的人才库可以使用。他们怎么能不渴望成为亚洲第一,继而成为世界第一呢?

今天,中国是世界上发展速度最快的发展中国家,其速度在50 年前是无法想象的,这是一个无人预料到的巨大转变……中国人的预期和抱负已经提升。每一位中国人都渴望一个强大、富裕的中国,一个与美国、欧洲国家和日本同样繁荣昌盛并同样具有科技竞争力的中国。这种重新唤醒的使命感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

中国人想和美国人平等地分享这个世纪。

中国有成为世界强国的实力。所有政府的对华政策,尤其是中国邻国的对华政策,都已考虑到这一点。这些政府正在重新调整自己,因为它们知道如果侵犯了中国的核心利益,将承担一定的后果。中国市场有13 亿人且他们的收入和购买力不断上升,中国只需禁止外国产品进入中国市场,就能实施经济制裁。

中国与其他新兴国家不同,中国想按照自己的方式被世界接受,而非作为西方社会的荣誉会员。

中国第一意味着什么?如果成为亚洲主导力量,中国对其他国家的行为方式将如何改变?

在中国人的思维中,处于核心位置的是他们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之前的世界以及殖民者给中国带来的剥削和羞辱。我认为,“中国”也可以理解为“中央王国”的意思,让人回想起中国主导东亚的时代,当时其他国家是中国的附属国,纷纷前往中国进贡。比如四个世纪之前,有一位文莱苏丹带着丝绸到中国进贡,不幸病逝于中国,今天北京还有这位苏丹的陵墓。

一个工业化的、强大的中国会不会像美国在1945 年之后那样友好地对待东南亚国家呢?新加坡不确定,文莱、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等国都不确定。我们已经看到一个越来越自信并愿意采取强硬立场的中国。

美国的担忧是,当中国能够挑战其主导地位时,它将面对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亚洲很多中小型国家也对此表示担忧,它们担心中国可能想恢复几个世纪前的帝国地位,它们担心可能再次沦为不得不向中国进贡的附属国。

随着中国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中国希望新加坡更加尊重它。中国告诉我们,国家无论大小,都是平等的,中国不是霸权国家。但是,当我们做了中国不喜欢的事,他们就说你让13亿人不高兴了……所以,请搞清楚你的位置。

中国成为第一的战略是什么?

中国已经得出结论:它的最佳战略是创造一个强大和繁荣的未来,利用大批受过教育、技能日益熟练的工人赶超其他国家。中国会避免任何损害中美关系的行为,挑战美国这样一个更加强大的、技术领先的国家将毁掉中国的“和平崛起”。

中国正遵循的方法与电视纪录片《大国崛起》的理念是一致的。这部纪录片是由中国共产党制作的,意在影响中国精英对这一问题的讨论。德国和日本的错误就在于挑战既定的秩序。中国人不笨,他们已经避免了这个错误……国内生产总值(而非人均水平)才是国家实力的关键。中国不会很快追上美国的军力水平,但是它正迅速发展非对称优势武器以反制美国军力。中国清楚其增长依赖进口,包括能源、原材料和粮食的进口……中国还需要开放海上航线。中国政府担忧对马六甲海峡的依赖,正在采取措施削弱这种依赖性。

中国已经计算出需要三四十年,也可能是五十年的和平与宁静,以奋起直追,完善制度,稳步向市场经济制度转变。中国必须避免德日两国的错误。20 世纪,围绕权力、影响力以及自然资源的竞争把德日两国拖入了两场可怕的战争……俄罗斯的错误在于军费开支过大,民用技术投资欠缺,因此它的经济崩溃了。我相信,中国领导层已经认识到这样一点,即如果你和美国开展军备竞赛,你就会输,相当于自寻死路。所以,避免这一点,避免麻烦,微笑着迎接未来四五十年。

为了提升竞争力,中国集中力量为年轻人提供教育资源,遴选最聪明的人去学习科学和技术,然后就是经济、工商管理和英语。

我对“和平崛起”这个词语的第一反应就是对他们的智囊团说:“这个词语本身就是矛盾的,任何崛起都是令人感到恐惧的事情。”他们说:“你会怎么说?”我回答:“和平复兴,或演进,或发展。”恢复古代的辉煌就是让一个一度伟大的文明再放光彩,中国已经做到了这一点,现在中国人必须对此做出最佳诠释。一年前,一位70 多岁的中国领导人问我:“你相信我们在和平崛起上的立场吗?”我回答:“是的,我相信,但有一点要说明。你们这一代人经历过抗日战争、‘大跃进’运动、‘文革’和‘四人帮’,还见证了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过程。你们知道陷阱很多,而且知道如果中国要一帆风顺地不断发展,内部需要稳定,外部需要和平。然而,你们给中国年轻人灌输了太多对民族复兴的自豪感和爱国主义思想……这可能导致不稳定。”这位中国领导人说他们会确保年轻人明白这一点。我希望他们做得到。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年青一代可能在成年之前就觉得自己已经长大成人了。

中国对东南亚的战略是很简单的:中国告诉这个地区的国家“跟着我共同发展”。同时,中国领导人想要给人留下这样一种印象: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避免的,各国需要决定是跟中国交朋友还是与中国为敌。中国还会调整它的承诺以得到它想得到的东西或表达它的不满。

中国有一个巨大的市场且购买力日益提升,正在把东南亚国家吸收进其经济体系内。日本与韩国也将不可避免地被吸收进去。中国无须动用武力就能对其他国家产生极强的影响力。中国的邻国希望美国保持在亚太地区的存在,以避免自己成为中国的“人质”。30 年前,也就是早在中国这块磁石开始把东南亚国家吸入它的轨道之前,美国就应该在东南亚建立一个自由贸易区。如果当时美国这么做了,则其购买力比现在要强得多,而且所有东南亚国家就会依赖美国经济,而不是中国经济。经济因素决定了根本的趋势,其他国家很难抵制中国日益增强的经济影响力。

中国的着重点是通过经济拓展其影响力。从地缘政治意义上讲,它目前在对外政策上更加注重运用外交手段,而不是武力。

中国实施民族复兴的主要障碍是什么?

从内部看,主要挑战是文化、语言以及不能吸引、同化他国人才,今后还会面临治理方面的挑战。

在接受有才华的移民的问题上,即便中国和美国一样开放,未掌握汉语的人又怎么能进入并融入中国社会呢?汉语有很多单音节和声调,是一门非常难学的语言。口语或许几年就可以掌握,但想快速阅读却很难。

我不知道中国在雇用外国人才时能否克服语言障碍及由此带来的困难,除非让英语成为主导语言,就像新加坡一样。在新加坡,孩子们先学汉语,然后学英语。他们可能十几岁就去美国了,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但他们的头脑里仍流淌着4 000 年的汉语名言警句。

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的绝对额将不可避免地赶上美国,但其创新能力可能永远无法与美国匹敌,因为它的文化不鼓励进行思想的自由交流和碰撞。不然如何解释一个人口4 倍于美国的国家(可能中国人才的数量也是美国的4 倍)却少有技术突破呢?

中国人能摆脱他们自己的文化束缚吗?这不符合他们5 000年的历史。当中央强大时,国家就会繁荣;当中央虚弱时,各省、各县就会出现很多小皇帝。这是他们的文化遗产……因此中国的传统催生了一种官僚制度。

中国领导人最大的担忧就是贪腐的腐蚀作用以及贪腐在公民中激发的反感。他们从来都不确定它什么时候会崩溃。

鉴于中国幅员辽阔、问题棘手、设施落后、制度薄弱,中国将承受巨大的压力。

中国还存在难以忽视的经济问题:富裕的沿海城市和内陆省份之间悬殊较大,而且沿海城市之间也存在悬殊。中国领导人必须重视这个问题,否则可能引发严重不满和骚乱。

技术将使中国的治理制度显得落伍。到2030 年,将有70%或75%的人口居住在城市、小城镇、大城镇以及超级城镇,他们将拥有手机、互联网和卫星电视,他们的信息获取将更便捷,能够自我组织起来。现在,你安抚、监督一些人就可以了,但那时你不能再用现在的方式治理,因为到时候需要安抚、监督的人的数量将非常庞大。

日益廉价且易于获得的技术和农村居民大量涌入城市的现实使人们逐渐认识到中国迄今仍然闭塞的农村地区的真实现状。此外,中国人知道由于工业化,每年都有上千万的人进城……如果他们像以往那样做出务实的改变,加强安全控制,不允许暴乱,不允许反叛同时采取缓和措施……把更多的权力下放给各省市与基层,那么中国是能承受住压力的。

中国是一个帝国的时候,不必担忧其他国家的动态。但现在,它不得不考虑其他国家,因为如果没有他国的资源,包括石油和镍等,它的增长就会停滞。

当今的中国面临着非常发达的北美、欧洲、日本和颇为发达的东南亚和印度……30 年后,中国领导人将明白,虽然到2050 年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将成为世界之最,但就人均水平而言,它仍是小国,就技术角度而言,它仍然非常落后。因此,要有所成就,他们必须有务实的想法……他们一定要清楚地知道什么能够实现、什么不可能,他们一定要知道中国是不可能主导亚洲的。

根据中国当前的辉煌成就直接进行推论是不实际的。中国在前进的道路上存在的劣势和需要克服的障碍比大多数观察人士意识到的都要多。在中国的治理问题中,最主要的问题之一就是缺少法治,在巨大的国家里,仍有一些黑恶势力在当地横行霸道。文化习惯束缚人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而奖励顺从;汉语通过名言警句和4 000 年来的文章塑造人的思维,这些文章说每一件值得说的事情都已经被说过了,而且之前的作者说得更好;汉语对外国人而言极其难学,很难学到自由融入中国社会并被中国社会接纳的水平;汉语给中国吸引、同化其他国家的人才增添了巨大的阻碍。

虽然新加坡和中国都学习核心的儒家思想,但新加坡在过去40 年间努力把英语确立为第一语言,把汉语作为第二语言。为什么呢?肯定不是偶然的,也不是没有激起强烈的反对。我们这么做是为了向世界开放自己,使我们自己接触并利用那些促进发现、发明与创造力的主要力量,这些力量不仅存在于英语这门语言中,还存在于英语的思维方式中。

在新加坡这样的小型国家,我们可以运用强势的领导力做到这一点。虽然我曾经建议一位中国领导人把英语作为中国的第一语言,但对于一个自信的大国和文化而言,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但语言的确是一个严重的障碍。

中国领导人对实现亚洲乃至更大范围主导权感受到多强的紧迫感?

中国并不急于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也不急于承担那个位置上的重负。就当前而言,中国对大型国际组织(如20国集团)的成员身份很满足,在这里,中国的意见受到重视,经济利益得以维护,但责任却由20 个成员共同承担。

虽然肯定有一些声音呼吁中国加快建立主导地位,要求与其身份相匹配的尊重,扮演好大国角色,但是中国领导层的重心依然偏向谨慎和保守,他们以共识为基础,着眼长远。尽管有人可能设想21 世纪属于中国,但也有人希望在建立“中国世纪”前能和美国分享这个世纪。

中国成为第一大国后将如何看待美国在亚洲角色的变化?

中国领导层意识到,作为亚洲地区“二战”之后70 年间的主导力量,美国提供了一个稳定的环境,促进了日本、亚洲四小龙以及中国等国家和地区的高速发展。中国知道它要利用美国市场、美国技术以及留美学生带回的前沿思想。因此,未来二三十年,与美国对抗对中国来说毫无益处,可能还会损害目前这些利益。

中国的策略是在这个框架下发展,等待时机,直到变得足够强大,可以重新定义政治经济秩序。

在安全领域,中国明白美国对华优势明显。在技术发展和应用上超过美国前,难以想象中国会选择在军事上与美国抗衡。

中国无须争夺东亚。中国会逐渐加强与东亚国家的经济联系,向它们提供一个有着13 亿消费者的市场。再有一二十年,中国将成为东亚最大的进出口国。

我不认为美国会从亚洲撤离,但是我认为中国的国力在增强。中国的态度是:“我们不反对且欢迎美国在亚太的存在。”在经济发达水平和军事方面,在百年内中国不可能追上美国,但中国可以通过不对称的发展给美国施加巨大的压力。

未来几十年,中国能否保持30多年来的两位数增长?

在过去30年里,中国经济以大约每年10%的速度快速发展,有时甚至超过12%。中国能不能至少在下一个10 年里维持如此高速的增长?我认为可以。中国起点低,加上13 亿国内消费者的可支配收入不断增加,这个增速可以维持。

中国会成为西方式民主国家吗?

不会。中国不会成为一个自由的西方式民主国家,否则就会崩溃。对此,我相当肯定,中国的知识分子也明白这一点。如果你认为中国会出现某种形式的革命以实现西方式民主,那你就错了。中国人要的是一个复兴的中国。

中国会成为一个议会民主制国家吗?在农村和小城镇有这种可能……中国人害怕混乱,总是表现出过分的谨慎。那将是一个漫长的演变过程,但考虑一下这些方面的变革还是有可能的。交通和通信越来越快、越来越廉价,中国人将通过旅行、互联网和智能手机接触到其他制度和文化,了解其他社会。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当前的制度在今后50年里不可能维持不变

为了实现中国的现代化,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愿意尝试一切办法,但多党制下一人一票的民主制除外。他们的两个主要理由是:其一,中国共产党必须掌握权力,以确保稳定;其二,他们对多党制下的不稳定怀有深深的忧虑,这将导致中央失去对地方省份的控制,从而引发可怕的后果,就像军阀混战的20世纪二三十年代那样。

我认为,你不可能把一些外国的、与中国的过去完全不符的标准强加给它。让中国变成一个西方式民主国家也是一样,在其5 000 年的有记录的历史中,没有过民主制;所有统治者都是皇帝的代表,如果你反对,你就会丧命,而不是遵循民主制。但是,我同意在这个即时通信和卫星技术迅速发展的世界上,你不可能一边做出野蛮的行为,一边说这是你的内部问题……但是现在中国人已经开始谈人权问题,而且他们认识到如果他们想得到世界的尊重,如果想在世界舞台赢得一定的地位,不仅仅在发达国家,甚至在发展中国家,那么他们就不会用野蛮的方式对待自己的人民。

中国已经发现,要管理一个现代的国家,它需要法治。到2035年,它将建立一套全面的法典,并且制定一个稳定的法律体系,加上清廉的行政法则,事实上强化了中央的权威。如果地方政府犯了错误,就可以根据相应的法律程序让其进行解释或加以惩戒,用这种方法约束地方政府,比之前惯常采用的无休止的会议有效得多。而且由于实行了法治,也可以保护普通公民免受官员武断行使权力造成的伤害,企业也可以规划大型的、长期的投资。司法独立还需要20 年才能在实践中实现,因为中国的历史传统是地方法官以皇帝代表的身份执行皇帝的命令,这个传统给中国官场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中国真的会成为第一大国吗?

中国的最大优势不在于军事影响力,而在于经济影响力……中国拥有的廉价劳动力超过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它的影响力只会提升并超过美国。

如果中国领导人是务实的、现实的,没有被意识形态眯住双眼,那么中国出问题的概率大概是20%。我并没有说这个概率是0,因为中国的问题比较严峻:制度变革、商业文化变革、反腐以及新思想体系的形成。

中国领导人明白,如果希望继续“和平崛起”,在经济和科技上争取第一,他们不能输。

21世纪,人们将见证亚洲恢复其世界地位。中国等东亚国家在过去30 年里取得的进步使东亚国家对未来非常乐观。如果没有难以预料的重大灾害给中国带来混乱或者使中国再度分裂成多个军阀领地,中国民众接受再组织、再教育、再培训并充分利用现代科技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中国将利用发达国家和新兴工业化国家的成果加快发展步伐,建设成一个全面工业化的高科技社会,即便50年不够,100年足矣。

2015年3月23日, 3:11 上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