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雾霾天安门一景

【编者注】任志强原文最初发表于新浪微博并迅速引起热议。目前该微博文章已被删除。以下内容来自Google缓存

@任志强:潘潘昨天晚上从香港回京就打电话过来。我从卫生间出来才发现小潘来过电话。打回去后,小潘的第一句话是:为什么不接电话?我以为你被抓了。我:去个卫生间,你就怕成这样。只不过微博被删了。潘:删了好。安全。

自柴静的“”播出之后,听到、看到了各种各样奇怪的批评、指责的言论,其中也包括各种“谩骂”和带有强烈政治色彩的恶毒攻击。为此不得不说几句。

当然也看到了许多正面的支持和维护的声音,说明社会中大多数人还是有最基本的辨别能力和正义感的。

我和柴静不是朋友,但也是老熟人了,很有幸曾接受过她的多次采访,印象尤其深的是零八年汶川大地震之前的一次采访。采访在央视播出时完全变了味道,我想说的内容都不见了,我的原意被断章取义的扭曲了。看到播出后,我怒气冲冲的给柴静打了电话,并提出了强烈的抗议。那时我才知道,柴静在编完片子之后,没等到播出就第一时间赶往了地震最危险的第一现场。而片子播出时已被领导重新编辑和修改了。

从那之后我很久没再接受柴静的采访,再见面时已经是《看见》面市的时候了。

柴静不是个神,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但柴静努力在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一个敢于面对困难和挑战,而绝不出卖良心和正义的人。努力在做着许许多多普通人应该做而没有做、不敢做的事情,为的只是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一个活着有尊严的人,一个有自己的想法和选择,活出自己个性的人。

人总会有缺陷和不完美的地方,总有与他人不同的个性和选择,但这些都与我们共同生活在一个“穹顶之下”无关。有关的只是每个人都应为自己生存的环境而知情,而努力的保护和治理。让我们死去的时候,这个生存的环境比我们生的时候更好!水更清、天更蓝!不要让我们死后仍让子孙后代要在我们的墓碑上刻上“你们是世界环境的破坏者”的耻辱。

我是本届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会长,也是刘晓光发起成立这个环境治沙协会的第一批发起人之一。这十多年来的环保经历中,许多的企业家们不但投入了数亿的资金,投入到治理荒漠化(防治沙尘暴)的环境保护之中,也投入了大量的时间、智慧。同时资助了中国400多家环保组织的环保活动。柴静的片子中引用了许多数据和环保案例都是阿拉善SEE资助的项目。比如用手机查阅身边污染源的项目等。也包括阿拉善SEE的会员们积极参与和推动的环保法立法工作等。

但这十多年我们的环保行动,既得到了社会和一些政府部门的支持,也同时面对许多的指责。也包括环保与当地居民生活的冲突,包括环保限制了地方政府为追求GDP而忽略了污染问题的对立。包括许多仇富心理作怪,认为这是一场富人的游戏。也有许多人指责我们没有将这些钱用于救助贫困家庭,没有用于救病救命,而用于短期内看不到明显效果的环境保护。还有人会说为什么只治理沙尘暴与沙漠,不去治理垃圾分类或救助被拐儿童。总之,无论我们做什么,都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反对意见!

就像这次对柴静的各种人身攻击与谩骂,甚至到了丝毫没有底线的地步。也有许多不是无知而是无耻的恶毒摧残。

相关阅读:

一是对柴静的个人行为攻击。完全不涉及“穹”文中的任何内容,而用一个人有或可能有某些个人行为中的话题,“如去美国生孩子”而否定其影片的真实性或正义性。

那么请问讨论“马克思”的资本论时,有谁用马克思的私生子来否定“资本论”和马克思主义吗?有人用比尔·盖茨没有大学毕业否定微软吗?有人用乔布斯的吸大麻否定苹果吗?有人用毛的多次婚姻,特别是死后不足一个月夫人就被抓并判刑来否定毛的思想吗?有人用此理由而要求将毛的头像从城墙上摘下来吗?那么你们有什么理由在讨论“穹顶之下”时去挖掘与攻击柴静的个人隐私或个人与家庭行为的问题呢?

二是对柴静拍片经费来源的攻击。且不论柴静的钱是否是自己的书稿费支付的。但绝不能用境外势力支付为由而诋毁。更可恨的还要说是“美国中央情报局”!

请问:列宁的“十月革命”花的不是境外势力的钱吗?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与坚持花的不是境外势力的钱吗?中国的抗日战争没有花境外势力的钱吗?中国抗战的胜利没有美国势力的支持吗?中国解放战争东北军的胜利没有苏军的支持吗?中国对外输出的革命与援助不是境外势力的钱吗?

要问的不是钱从哪来,而要问的是钱干了些什么?比尔·盖茨的公益事业进了中国,进了世界许多国家与地区,也是境外势力吗?世界各种公益资金办了中国的协和医院,培训了中国的许多科学家,救助了许多贫困儿童和教育。难道都因为是境外势力的资金而应治罪吗?

柴静为了炒作而出名吗?请问柴静的《看见》一书卖了六百多万册,还不够出名吗?又何需再用这种办法去争名争誉,更无需用境外势力的钱以此为动机去费力做这种有利于全民觉醒的事!

三是片子的科学性?任何科学的论文都可能存在着不科学性!因为社会的进步与科技的发展,一定会建立在超越原有科技的基础之上。熊彼得的“创造性破坏”大约就是这种原理。

在现有民众可能的科学性调查中,柴静的调查和引用已经尽可能的做到科学了。但非专业人员的研究要解决的是有没有霾?如何产生?要不要治?如何治理?或者政府应拿出更好的治理方案的探讨。许多并非是最终的结论,而是一种可能。

真正要科学说明、认真治理的应是政府,应是社会共同的力量,而不是应归罪于提出、揭示这个事件的人!

四是类似中石油、中石化的这类利益集团。你们要做的是首先你们应提出治理的方案,你们应该反对的本应是你们的垄断与不作为,而不是反对一个提出治理雾霾的个人!如果你们有本事去反对柴静提出的治理方案,不如你们能拿出更好的治理实践来证明自己!

五是这本是一件与所有人个人健康相关的事情。和大众相关的事情也历来都是离不开政治的背景。但非要指责柴静回避了中国政治体制上的问题,非要把个人生命健康和生存环境的问题带上政治帽子,无非是想剥夺普通人说话的权利。

关心人身健康并非只是一个人的事,没有解决温饱之前,社会与民众在发展中过多的依赖于对自然环境的掠夺。但解决了温饱之后,社会与民众开始更多的关注于生存的环境。就像段子中说的,年轻时为了赚钱而失去了健康,年老时为了健康而花了更多的钱一样。这个时代变化的过程中,人们开始关注于环境!这本身就是政治!又何需去带个政治的帽子?

六是每个人都在产生着不利于环境发展的元素。为了生活人们不得不去破坏环境。这不仅是认识上的错误,而且是一种转移罪行的耻辱。每个国家都会让公民去当兵,以保卫国家的利益。但战争中打死人并非士兵的罪过。如果战争是正义的士兵的行为也是正义的。如果战争是非正义的,但士兵并不为这种非正义而承担责任,而是发起或指挥战争的决策者应对战争的对错负责!

尤其是个人的行为是为了生存,无组织的一种行为。而制造污染的企业是为了发财,有组织的一种行为。两种对环境的污染与破坏是不同的,组织者应对此负责,政府应对此负责。而并非个人应对此负责,更不是柴静应对此负责。

媒体中已经看不到柴静的视频了。但环境保护的问题却像一座大山压在我们的头上。两会中有更多的代表、委员们提出了提案。政府报告中也提出了要求与治理的任务。更多要做的是全社会都行动起来,爱惜和保护我们生存的环境,留住碧水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