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新一代领导集体展开了“打虎拍蝇”为目标的反腐败斗争。党中央以零容忍、全覆盖、无禁区、不封顶、不设限、无例外的原则,持续的高压 反腐,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利剑高悬、压力常在的态势。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徐才厚等高级干部纷纷落马。在感慨党中央反腐败的巨大成绩时,很多人也困惑为 何海外媒体在打老虎的新闻战中总是能遥遥领先,以至于出现了“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言论”等说法。

官方色彩浓厚的全国政协委员施芝鸿在两会期间承认,大陆有关部门会向海外媒体“喂料”。全球眼观察员注意到,这是中国官方首次证实向海外媒体“喂料”的存在。

在参加“两会”期间,施芝鸿向媒体朗读一份材料。

1间接证实猜测

据财新网报道,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施芝鸿3月5日在参加“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有关反腐打老虎的提问时做出了上述表 态。当日下午,施芝鸿出席政协社科组分组讨论后被大批记者包围。施芝鸿明显有备而来,他询问了在场记者的主要问题,获知均与反腐相关后说:“好,那我准备 得没错。”随后,施芝鸿转身取出一份几页纸的打印文件,开始大声朗读。

在近15分钟的朗读时间里,施芝鸿最引人瞩目的观点是谈及海外媒体在打虎报道中的爆料问题。施芝鸿的原话如下:

“爆料要有根据,没有根据就不要硬爆,也不要编造。海外的媒体关心中国的反腐败斗争,我们从来都是持欢迎的态度。在中国的纪律检查部门和司法部门正式公布的基 础上,海外媒体进行的有根有据的各种解读,哪怕是非常尖锐的解读,所进行的评论,哪怕是非常尖刻的评论,我们是欢迎的,还欢迎你们继续。但是任何可能搞乱 人心的八卦式、竞猜式的评论,或者瞎编的爆料,都是要不得的。特别是有的海外媒体在没有根据,又未获得大陆有关部门喂料的情况下,硬要抢先爆料,只能继续瞎掰编造。最 新出现的情况是,抓住中纪委网站一篇文章点名某一个清朝亲王的名字大做文章,竞相猜谜,明天我两篇,后天他三篇,明明是无中生有,又非要说得好像煞有介 事。什么中纪委剑指某亲王,真是可笑之至。有的文章对老虎持实用主义态度,昨天还歌颂他足智多谋,现在又说他毫无才能,自相矛盾,自打耳光。所有这些都背 离了新闻规律和新闻从业者的职业伦理。”

当记者质疑,海外媒体报道的传闻最后总是成为事实。施芝鸿进一步回应说:“这是我们党早就已经立案还没有公布的程序过程中,被一些人泄露出去,比如’新四人 帮’的问题,这不是尽人皆知、大家都懂的问题。你以为证实以后就说明传说有那么大威力吗,恐怕不是这样。如果把住这样一个案例来证明谣言是遥遥领先的预 言,就你们肯定会犯我刚刚提醒不要犯的错误。”

大家仔细推敲不难明白,施芝鸿提到的“有的海外媒体在没有根据,又未获得大陆有关部门喂料的情况下,硬要抢先爆料,只能继续瞎掰编造。”其本意是抨击部分海外媒体的爆料并不准确,但他也间接证实了此前不少人的猜测——大陆有关部门有选择得向海外媒体提前爆料大虎的最新进展。

2谁是施芝鸿

如果你了解了施芝鸿的身份,你恐怕必须要重视他的这番最新表态了。施芝鸿的现任职务是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他还曾担任过中央政策研究室的副主任,是现任中央书记处书记王沪宁的副手。

据百度百科显示,施芝鸿是上世纪90年代初因鼓吹改革而名震一时的“皇甫平”三人组之一,时任上海市委政研室处长。后奉调入中共中央办公厅,曾担任国家副主 席曾庆红秘书。2007年1月,施芝鸿升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十七大之后,施芝鸿成为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的助手,习的出访、会见、调研考察,施芝鸿 几乎都陪同参加。早在十七大时,作为大“笔杆子”的施芝鸿就是报告起草组成员。十八大报告起草工作,习总书记担任报告起草组组长,施芝鸿更是重要参与者。 十八大报告向党内外、国内外宣示了关系党和国家工作全局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际问题,得到了各界的高度评价。

施芝鸿这次在两会期间忽然谈及海外媒体的打虎报道是有所指的。按照他的说法,某些海外媒体抓住中纪委网站一篇文章点名某一个清朝亲王的名字大做文章,竞相猜 谜。全球眼观察员注意到,清朝的这位亲王其实就是上周朋友圈热议的“”。上月下旬,中纪委网站发文,指清朝的庆亲王不务正业,有大量海外存款,并参 与卖官。文尾指出,“庆亲王是一本居安思危的好教材,是我们应该照一照的镜子。”

文章一出,海外媒体即不断质问,庆亲王指代的是下一个被查的高官。全球眼观察员发现,确实如施芝鸿所言,海外媒体在本轮传闻中的报道均以猜测为主,某退休高官仅仅因为名字中有一个字与“庆亲王”相同而“躺枪”。这样的报道确实是不够严谨的。

3海外媒体如何接受喂料

很多读者会感兴趣,海外媒体是如何接受喂料的。在王立军事件中多次提前做出报道的海外媒体明镜新闻网的总编辑何频,曾详细描述过自己是如何得到喂料的:

2012年2月2日,我正在台北出差。一大早,我约好朋友在台北君悦大饭店的前台大厅会面。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你是明镜新闻网的老板吗?”一个低沉、略显紧张的声音问。明镜新闻网是我在美国所办的中文网站。我回答是的,那声音悄声说道:“给我另外一个私人号码,我有很重要的事告诉你。”

这 个情况我以前也遇到很多。那人声音像是个中年人,我把正巧在我身边的一个同事手机号码给了对方,他马上拨了过来。我们的通话很短,他没有自报姓名。他披露,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刚刚被解职,并因腐败问题接受内部调查。我感觉难以置信。来电人觉察到了,激动中提高了声音:“相信我,这是百分之一万的准确 了。”

……

根据无名氏电话中提供的线索,加上我自己的判断,我向我的网站编辑口述了王立军的消息。这位编辑在北京时间2日上午11点把这一消息放上了明镜新闻网。报道 中,我提到了王立军有可能已经因腐败问题呗调查。我万万没有想到,那条一百字左右的新闻稿,拉开了一部政治连续剧的序幕。

4早知道晚知道不影响打老虎

正如施芝鸿在回答记者追问时所言,“你以为证实以后就说明传说有那么大威力吗,恐怕不是。”全球眼观察员认为,确实如施芝鸿所言,早知道晚知道都不影响打虎 的结果。“在反腐斗争中,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发现多少查处多少,绝不封顶设限,没有不受查处的‘’。”3月2日首场新闻发布会上,政协发言人吕新 华的一番话,成本次全国两会首记反腐“强音”,“”成为中国政治语言中的新热词。

人民日报的官方微信号“学习小组”也关注到官方多次提“铁帽子王”的背后深意,这其实不是传递哪一个大老虎将会落网的讯息,而是释放习近平等中央领导层誓与寻租护租等利益集团做斗争,坚定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信号。

(注:本文在写作过程中参考了中纪委官方网站、人民网、新华网、财新网等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