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伯雄徐才厚习近平

徐才厚死得很及时。在宣布被调查整整一年后,在从中央军委副主席任上退下整整两年后,他在二○一五年三月十五日,因病去世。

很难解释他所有的重大变故,都与三月十五日有关,这样的离奇现象,只能说,冥冥之中一个人的生与死、荣与辱,大概是有一个定数的。所谓他死得及时,是因为他的死实现了一了百了,既让他自己从未来难堪的、耻辱的提审庭审中解脱出来,更使得查处他的官方松了口气,那些因他卖官鬻爵造成的大面积腐败,已使得军方蒙受了巨大耻辱,他的死,恰好给了官方不起诉他的理由。同时,徐那些尚未被挖掘出来的馀党们,以及被动地与他有染的人,也可以定定神,徐的死,将所有未查清的线索都带到了另一个世界。

但是,他的死同样引起人们的猜疑,甚至,不排除有人会以「」来看待如此离奇的死亡日期。徐才厚生前曾贵为军委副主席,铁定掌握了军队难以想像的秘密和丑闻,可以肯定地说,现实世界中的不少人,无比希望他尽快地从这个世界消失。

这起死亡,势必将成为中共历史上无数没有谜底的公桉中的一起。官方之前所做的一切,已经充分暗示了徐的死亡随时可能发生,但官方第一时间就给出不起诉的态度,又总是令人感觉当中存有蹊跷。

官方第二天以署名文章的方式,认定徐才厚「因贪腐而身败名裂,在被监管的病榻上结束了他可悲可耻的一生」,这样的断语,与中国「死者为尊」的传统格格不入。因此,人们无法不将徐的死和前政治局常委黄菊的死联系起来。黄当年据说也问题重重,但因在被查之前死去,官方最终仍尊其为「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

反观徐才厚,身患绝症仍然被调查,继而在监管中死去,正应了一句话:「早死一年国葬,晚死一年国妖。死,原来是一门艺术。」(耿炎直 传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