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马臣: 我与老高和老夏的江湖传奇

 [新浪个人认证] 北京来美利科技中心经理马臣

北京来美利科技中心经理马臣

@生命财富安保专家马臣 :这些天,这个逼楼火了。我是从它打地基到竣工一直看到完,历时七八年时间。一开始叫摩根七星,后来烂尾,再后来改为盘古大观。其实它真正的主人既不是郭文贵,也不是,真正的属主没人敢报。另外,郭文贵花绝最后的1.2亿从谁手里买的二手飞机,也没人敢报。北京的很多事情,就那么基巴回事吧。

4441032djw1eql442h3vkj20hs0npab2

@天快亮了1965:故弄玄虚

@生命财富安保专家马臣:有人说我故弄玄虚,有人说我捕风捉影,那好吧,五年前写的博文,幸好还留着,供赏读。看不看随你。@逆风蝴蝶 @飞鱼罗罗 注意看照片噢,几次出现摩根七星,很漂亮的! |【侠商经典…

【侠商经典战例之二】京华轶事:我的江湖,我的梦。。。。。

(2010-09-22 11:04:23)

4441032dt90d06944a51a&690

静谧的中秋节早晨。图左侧是凯迪克大酒店。

一转眼已是深秋时节,飒飒秋风带来不尽的凉意和清爽,一年当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就这样准时的为我们送来了中秋的贺礼。俗话说,每逢佳节倍思亲。在这个中秋,我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他不是我的亲人,但是他比亲人带给我的利益更多!今天早晨,老麦照例到鸟巢广场去锻炼,当我走在鸟巢的“D3”柱附近的时候,老夏的面影即刻浮现在我眼前。老麦在北京十几年,遇到过很多对我的生活和事业有重大帮助的恩人,老夏不能算给我帮助最早的人,但他却是对我帮助最关键的人。

晨练结束,回到家里,我决定把我跟老夏的一面之交,写在这里,算是对京华往事的一段追忆,也算是一杯薄酒,端给各位博友,供大家中秋小酌。。。。
【我与老高和老夏的江湖传奇】

4441032dt90d069725f24&690

中秋节早晨,奥林匹克公园运河里,园丁乘船在打捞杂物。

【老规矩:只讲能讲的,不讲不能讲的。本文中的人物姓名以及时间地点与事实略有出入,谢绝对号入座】

一、我遇到高老板的时候,是1999年夏季,刚刚到北京一年多,正是生活无着、奔波劳累的心碎时节。那时候我在给一家搞体育比赛的体育公司拉赞助,每天满世界跑,到北京城内一些小有名气、有可能给我们的比赛提供资金或物品赞助的大小公司去磕头作揖。高老板是做家具的,他是老北京,年龄大我10岁左右,人很敞亮,也很城府、很江湖。高老板的办公地点在南城,我去过几次之后,他不但给我提供了赞助,也成了无话不说、无酒不喝的好朋友。时至今日,高老板在我心中的位置也非常高,这不仅仅取决于高老板本人的素质,更在于他有一位非同一般的弟弟。我们管他这位老弟叫九哥,因为他排行老九,而高老板排行老大。

九哥是一位领导身边的工作人员。这位领导有多大,这么说吧,你喝半斤白酒,让思维奔腾起来,往大了想。能想多大就想多大。

话说有一年,我已经在亚运村的利康饭店办公了。忽然有一天傍晚,大约7点多钟吧,高老板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带上我的传真机,赶快赶到他办公室去,原因不要问,照着做就是了。高老板是我到北京之后所遇到的最早期的恩人之一,他给过我重要的帮助,所以他的话,我必须照着做。于是,我抱起传真机,想也没想,就打车赶往高老板的办公室。

几年之后我才知道,我在赶往高老板办公室的时候,我怀里抱着的,应该是人类历史上最贵的一台传真机!

二、命运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你说不上在人生旅途中的哪一刻,在哪个地方,会遇到哪个人,而这个人可以给你带来人生的转折。对于高老板,对于老夏,对于我,都是这样。

先来个倒叙。在我抱着传真机赶往高老板办公室那天晚上的大约一个月之前,某个周日的早晨,高老板清晨遛弯之后,在南城老宅附近的一个早点摊子上吃早点。身边一起吃早点的人不多,稀稀拉拉的,三两个人而已。就在高老板正大口的往嘴里招呼着美味的早餐的时候,忽然,一个人来到他身边,向他问路。老高板很热心的给这个人指点了路线,事情本来就应该到此结束了。但是,故事偏偏就延续了下去,而且延续出了奇迹。

这个人问完了路之后,并没有马上离开。他也要了一份早点,坐在了高老板身边。他们就这样认识了。一段人生传奇,就此拉开序幕。故事的主角,是高老板和这个问路的人,而我,只不过因为他们交往过程中的一个小小的卡壳事件,而被牵扯了进来。

长话短说,这个向高老板问路的人,就是老夏。他曾经是南方某著名城市里的一位重要领导,按官场上的说法,就是班子成员,而且还排在前三位。这个南方城市著名到啥程度,还是那句话,你喝半斤白酒,让思维奔腾起来,往大了想,能想多大就想多大。老夏原本应该是一个牛逼闪闪的实权人物,但是,在他手端一碗老北京豆腐脑在北京南城的早点摊子上遇到高老板的那个时候,他已经落魄了。

我们此时此刻在这个早点摊子上所看到的景象,本来应该是两个陌路人之间擦肩而过的一幕寻常情景。但是这个寻常情景之所以有了一个极不寻常的结果,原因在于,高老板有个很不寻常的弟弟,就是他九弟。正是这个九弟,让这个本该很寻常的故事,有了一个震撼人心的结尾。

三、书接上回。我怀抱着传真机打车来到高老板办公室,他正心急火燎的等着我呢。高老板的办公室面积很大,分里外间,外间是会客室,里间是他个人的私密地方,我从来没进去过。我赶到老高的办公室之后,把传真机递给他,老高则拿着传真机直接走进了他的密室,而把我留在了外边的会客厅。只几分钟的功夫,只见九哥从高老板的密室里走了出来,跟我点了一下头,便匆匆忙忙的走了。然后高老板也从密室里走了出来,手里端着我的传真机,递给我之后说道:“谢谢兄弟,改日我请你喝酒,今天我还有事,就不留你了!”于是,我跟高老板告辞,抱起传真机打车返回我的办公室。

事情本应就此结束。促使这个故事继续往下进行的原因,来自于我强烈的好奇心。老高自己也有传真机,但是他说他的传真机坏了,而他恰恰在此时有一份极为重要传真需要接收,于是他让我拿我自己的传真机去他办公室用一下。这理由似乎说过得去,但是,问题在于:是什么重要内容的传真不能让我在办公室里替他接收一下?把传真发到我办公室之后,再让我把收到的传真给他送去岂不更简单?

九哥在老高进入密室几分钟以后即从里面出来,然后离去,看来他应该是和高老板在密室里一起用我拿去的传真机接收到了一份传真,而当他们接到传真之后,九哥看到了传真内容或者他干脆就直接拿着传真,走人了。这是问题的关键。考虑到九哥的特殊身份,我觉得高老板和他九弟一定是接收了一份极为重要的传真,那份传真的内容,应该跟一件秘不示人的事情有关。否则的话,即便高老板的传真机真的坏了,他完全可以让我代他接收到传真之后,把传真内容转交给他即可。

强烈的窥视欲,使我决定搞到那份传真的内容!有什么办法吗?我想应该有。如果在别的地方,我可能会素手无策,但是在北京,在中关村,我觉得办法很可能会存在。我对那种想象中的办法不是很确定,但是直觉告诉我,办法应该有。毕竟,我对电脑、对芯片、对存储器方面的知识并不陌生,在这些方面所掌握的基本常识告诉我,如果想想办法,我的目的有可能会实现!

于是,我在第二天早晨直接打车去了中关村。

4441032dt90d06990e9de&690

故事就发生在这里。“D3”号柱子,就是我当年办公室所在地,利康饭店7号院。

四、我来到中关村的海龙大厦,在密密麻麻的攒机大军中随机找到一位看起来很机灵的小兄弟,告诉他:我使用的是某某牌子某某型号(在这里就不给它做广告了)的传真机,我昨天接到了一份非常重要的传真,但是我把它丢失了,我又不能让给我发传真的人重新给我发一份,请问我有什么办法把昨天收到的那份传真从传真机里再弄出来一份吗?

这位攒机的小兄弟有些鄙夷的看了我一眼,默不作声的从柜台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扔给我,语气急促的对我说:“80块钱一个,回去看说明书!要买就快点,不买拉倒,我忙着呢,你别磨叽!。。。。”

我操!中关村真是遍地奇迹。我简直是大喜过望!长话短说,我跟攒机那小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然后拿起那个神物一溜烟的赶回办公室。

话说我所使用的那个牌子、那个型号的传真机里面,有一个记忆芯片,或者叫记忆棒。这个传真机的工作原理是:传真内容从电话线上输入进来之后,传真内容先在记忆芯片里缓存一下,然后才在传真纸上热印出来。正是这个缓存过程,使得我破译那份传真的想法具有了可行性。这个缓存芯片的容量不是很大,每接收一定页数的传真之后,前面接收到的传真内容就要被覆盖掉。但是这无所谓,老高他们接收过的传真内容,无论如何都不会被覆盖掉,因为从老高那回来之后,我没有使用过这个传真机。

我从中关村买回来的那个小盒子,是一个自制的线路板,并且附带了一个光盘,里面是解密程序。用现在的话说,就叫“山寨”品,它唯一的功能,就是破解我使用的那种传真机的记忆棒里面的缓存资料。这要是在其它任何地方,这属于间谍器材了,但是在中关村,他仅值80元人民币,普通得就如同一根冰棍。

我回到办公室,先把光盘里的程序安装在电脑上,然后按照说明书的指引,把买来的线路板的一端连接在传真机上,另一端链接在电脑上,重新开机之后,奇迹出现了!最近接收到的前50页传真内容,全都出现在电脑屏幕上!——

五、事实上,头天晚上高老板和他的九弟,共接收到了两份传真,总共6页。第一份传真共5页,抬头是写给领导同志的,第二份传真1页纸,抬头是写给九哥的。第一份传真的内容,前3页都是写自己的经历和遭遇,第4页写自己的想法,也就是愿望,第5页表忠心,用毛毛的话说就是事成之后感谢八辈祖宗、下辈子当驴当马万死不辞之类。而在给九哥个人看的那份传真里,主要写了对成败两种可能的分析以及应对办法,表明发传真的人一颗红心两种准备。

这两份传真,使老夏这个未曾谋面的人,在我面前活龙活现的站立了出来。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是条汉子,他在为自己的前程和尊严而做最玩命也是最危险的一搏。他的传真里披露了大量官场内斗和高层纷争,他是被牺牲的人,但是他很想翻盘。

传真的内容显示:老夏原来是南方某著名城市的党政主官,排名前三位。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被安排到党校学习,这本来应该是好事,因为去党校学习对于有发展潜力的官员来说,往往是提升的前奏曲。但是对于老夏来说,结局却未遂心愿。他结束了党校学习之后,他原来的位置被别人顶替了,他无法再回到原来那个肥缺位置上去主持工作,最终被平级调动到省里某厅局做局长。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局面,因为他的志向是从原来的位置上一直向上走!而他被平行调动到厅局委办做领导,这等于是把发展道路走偏了,未来的前景将非常暗淡,或者说干脆就没有前景。

老夏丢掉了原来的职位,这是一场宫廷内斗的结果,他是一场阴谋的牺牲品,所以他心怀不甘,但却回天无力。他拒绝到新的岗位报到,可是原来的工作又被别人顶替,它的组织关系已被调走,以前的那个城市已经与他彻底无缘。这就是他目前所面对的局面。

老夏并没有被驯服,他没有去担任新职。两个月前他带足了盘缠离家出走,自身一人来到北京,准备拼死一搏,扳回局面。但是两个月以来他被人骗光了钱财,没办成任何事情,而身上的盘缠却所剩无几。他从刚开始居住豪华酒店逐步降级到低挡旅馆,从费用高昂的北城逐步搬到费用低廉的南城,最后,在他从精神上到钱财上都已经几乎接近于彻底崩溃的艰难时刻,在他这个以往养尊处优惯了的高级官员不得不在北京南城的早点摊子上去买一碗豆腐脑充饥的时候,他与高老板相遇了。苍天见证:他与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超级贵人的相见,竟然是以这种方式。真是令人感叹、令人唏嘘!

4441032dt90d069dd2fe7&690

老夏当年办公地点:凯迪克大酒店。位于鸟巢正东60米。我们的办公室相聚只有百米。

六、老夏的故事告诉我们:凡事坚持一下或许就有完全不一样的结局!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丧失信心,即便是在最接近于绝望的时刻,顽强的意志和生生不息的战斗力,也是你扭转战局赢得胜利的最重要保证!

下面的内容,是多年以后组合各种信息碎片才得以理清的故事脉路,现在一并整理打包提供给读者——

话说高老板在那个早点摊子上遇到老夏来问路之后,继续埋头吃早点,对眼前的这个人并未当个事。但是老夏在向高老板问完路之后,却并未离开,而是要了一碗豆腐脑,坐在了高老板吃早点的那个餐桌的另一边,跟高老板面对面。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让高老板明白,眼前这个南方人,既非凡人,又很落魄。他一定是正走麦城,但是这人又面带刚勇,气色非凡。在这一刻,与生俱来的豪侠本色,促使高老板问了对面这个喝豆腐脑的南方人两个字:“贵姓?”

这两个字,日后为高老板带来了几个亿的回报,平均每个字,包括标点符号,都价值上亿!

老高问:“贵姓?”老夏答:“姓夏。”

老夏问:“您呢?”老高答:“姓高。”

他们就这样认识了。长话短说,相识之后的某晚,高老板把老夏领到了王府井的一家豪华酒店,那时候还没有洗浴中心的概念,要想洗浴就得去酒店。高老板领老夏在那家豪华酒店的客房里洗去了风尘,然后在三楼酒店里摆上了一桌丰盛的酒席。简单的说吧,酒过三巡之后,二人抱头痛哭,相见恨晚,这种情景在古书里有很多描绘,自己去想象就是。

高老板决定帮助老夏。老高有这个能力。如果他想做,他一定能做到。于是,几天以后,他把老夏接到了自己家里,然后打电话,下死令把由于工作繁忙很少能见到人影的九弟,喊到了自己家里。老夏在高老板的家里见到了九弟,他跪下了,磕了三个头,然后说:我先磕了,你们磕不磕,自己看着办。九弟没有磕头,他的特殊身份不允许他这样做。但是高老板跪下了,他也磕了三个头。事情至此,未来的一切都已不可更改。

毋庸讳言,九弟的手里握有重要资源。这个资源的恐怖性在于,他可以成就一切,也可以毁灭一切。毁灭一个人,一个团伙,一个省,甚至整个国家。九弟的精干品质,使他以很冷静的头脑对待眼前的这个人。他认真听了老夏的述说,然后通过内部关系验证了老夏所说的一切,得出完整的结论之后,他告诉老夏:你回家去吧,在家里等我消息。你准备一下自己的材料,写一份详细的个人经历介绍,包括能证明自己任何才干的证书啊奖励啊什么的,越齐全越好,然后寄给我。就这么办,你回家等我消息好了。

老夏按照九弟的说法,回到了自己在南方那个著名城市的家里。他悄无声息的准备好了一大堆材料,等待着九弟的召唤。哪成想,在他还没来得及把手中的材料寄往北京的时候,某天傍晚,九弟突然从北京打电话给他,让他马上把原准备邮寄的材料用传真的方式给他传到北京高老板处,因为那天当晚九弟正好有机会可以跟领导谈这件事情!跟领导办事,不是随时随地都能谈任何事情的,要看时机,要看火候,要看领导的时间是否宽裕,还要看领导的兴致是否顺畅。在九弟看来,那天傍晚是他跟领导同志谈老夏的事情的最佳时机,于是九弟赶到了大哥也就是高老板的办公室,给老夏打电话,让他在20分钟以内尽快传真一份完整的材料过来,他拿到传真之后立刻就走,他必须在晚八点之前赶到领导同志家里,他只有10多分钟的时间可以跟领导同志谈这个事情,成功与否就在此一举!

老夏那边火速赶写了两份传真,共6页纸,前5页纸是写给领导同志看的,后1页纸是给九弟的。当老夏要把这两份传真传到高老板的办公室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操蛋事情发生了:高老板的传真机不转了!无论如何调试,就是失灵!时间已经不允许他们再耽搁,无论是修理传真机还是现去城里买一个新传真机都来不及了。

老夏这两份传真内容,涉及到大量机密信息,而且传真抬头是写给领导同志的,所以这两份传真不允许转发到别的地方去。事实上这两份传真除了九弟或者高老板亲自过目以外,不可以让任何外人知道具体内容。这两份传真的内容一旦走漏风声,那将立刻在老夏所在城市里引起强烈的官场地震,让老夏的官场对手对老夏痛下狠手甚至直接让他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所以,当老高自己的传真机卡壳了之后,在心急火燎之际,他立刻想到了我,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于是他打电话让我火速带上传真机赶往他的办公室,照令执行免探讨!

七、事后我回想这件事,深深的感到,我让高老板失望了。当他在那个傍晚让我带着我自己的传真机火速赶往他办公室的时候,他觉得我这个小兄弟是完全可以靠得住的。他对我没有丝毫怀疑,但是我却恰恰以一种很不正确的方式,破译了那两份传真的内容。事实上,在九弟从高老板的密室里把老夏从老家发来的两份传真拿走之后,高老板把传真机还给我的那个时候,高老板满以为事情办得天衣无缝,他至始至终也没有想到这里会存在一个巨大的漏洞。天知道:如果我拿着那两份破译出来的传真到老夏所在的那个南方城市去找老夏的政治对手们做一个交易的话,我会发财,老夏会死。

日子静悄悄的过去了,很多天以后,高老板请我喝酒。三杯以后,大家酒酣耳热,开始海空天空满嘴跑船的瞎胡扯,在谈到一个市井话题的时候,我脱口说道:“人啊,就得知足!老百姓最操蛋的地方往往就是不知足,人如果不知足,就得去死!有什么好办法呢?老夏怎么样?那么大的官,不也是满腔怨恨不知足吗?。。。。”

我的话音未落,高老板突然用非常凌厉的目光直视着我的脸,眼神中充满了惊愕!一瞬间,我知道自己说走嘴了,脑袋里嗡嗡响,巨大的尴尬使我僵直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你怎么会知道老夏?!”高老板神色严厉的问我。

是的,我不应该知道老夏。这世界上有老夏这么个人,我确实没机会知道。高老板的问话我没法回答,命运在这一刻以血淋淋的判笔检验着我的机智和运气,机会不多,没时间让我思考。

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我给了高老板一个真实的答复:“我看到了那两份传真!。。。。”

“你怎么会看到那两份传真?!”高老板继续神色严厉的问我。

事已至此,如实回答好了。高老板这个人,对我有恩,即便受到他最严厉的责怪,我也必须如实跟他讲,不能隐瞒。高老板听完了我对自己破译传真内容的高超技法的描述之后,只问了一句话:“这件事你对外人讲过没有?!”我答:“高大哥,我对天发誓:我不是不懂轻重的人,此事我对任何人都没有透露过半个字!”

沉默,举杯,碰杯,一饮而尽。高老板最后说了一句:“你算条好汉。我喜欢敢做敢当的人!我从未被人骗到过,但是这个事情的漏洞太大了。科技,太可怕了!。。。。”
。。。。。。

4441032dt90d852abd8e8&690

中秋节的早晨,水立方广场喷泉出现的彩虹。我感谢命运的恩赐,全国人民需要

              背包掖伞挤火车挤飞机才能来到这里看上一眼的场所,是我每天早晚遛弯的地方。

接下来的事情,是多年以后高老板对我讲的。那天傍晚,九弟从高老板的密室里拿到老夏的传真之后,去见了领导。但是结果并不理想。领导毕竟是领导,他对工作,对时局,有通盘的考虑。老夏那个城市的人事任用,归省委负责。既然省委已经定局了的事情,上层领导在没有很特殊理由的情况下硬给扳过来,也不是那么回事。况且,从上到下的势力划分,决定了领导同志不可能为老夏官复原职而说话,这里有很深的玄机,一言难尽,也无法挑明。

但是,作为一个有真才实干的人才,老夏毕竟还是通过这件事而被领导同志注意到了。最后,在另外一个场合里,领导同志叹着气对九弟说:“告诉那个夏XX,官场上,没什么意思的。既然已经出来了,那就索性彻底跳出来好了。现在房地产市场很好,就去盖些房子吧!。。。”

其实领导同志这句话,只是一句敷衍,表明他不再愿意过问老夏这件事情了。但是,领导同志这句话,对于老夏而言,却象指路明灯一样,为他瞬间照亮了宽阔的前程!

八、自古有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老夏虽然在官场上走了麦城,但是,在他所在的那个城市里,靠着以往春风得意时积累下来的人脉,老夏毕竟还有几个实心弟兄可供差遣。几个月以后,老夏带着一干人马直入京城,在凯迪克大酒店安营扎寨,成立了一家房地产公司。一年以后,老夏的楼盘项目在城东三环外正式开盘,首期项目达到了**万平方米,每平米售价为7500元人民币,是当时全北京楼盘的最高价。

这个楼盘开盘不久,有一天下午,我接到了高老板的一个电话。高老板让我到凯迪克大酒店的**层去,说老夏在那里等我,有话要跟我讲。我放下电话,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凯迪克大酒店,在老夏的那间豪华办公室里我见到了他,这就是我们之间的一面之交。握手寒暄之后,老夏满脸堆笑的把一个信封递给了我,告诉我说:“去楼盘看看吧!到售楼处去,找**经理,把这个信封给他,然后你就按照他说的做好了!就这样,我还很忙,你去售楼处找小*去吧!。。。。”

在售楼处,我见到了销售部经理,这个年轻人接过我递过去的信封,看过里面的信笺之后,恭恭敬敬的对我说:“夏总跟我吩咐过了,我知道您的事情!您和高总,都是夏总的大恩人,夏总经常当着我们的面提到你们”

年轻人边说便把一串房门钥匙递到了我的手里,语气诚恳的说:“这房子面积不是很大,但是楼层是最好的!您上去看看房子吧,房款已经交过了,全款!您不需要做别的,只需做两件事:一是找物业办理入住手续,二是拿自己的身份证件办理房产证明。。。。。”

我觉得有些头重脚轻,浑身都是往上飘的感觉!我晕晕乎乎的跟着年轻人上到7楼,进了那个事实上已经属于我的房间。这是一个小套间,建筑面积70平方米,按照当时的价格,值50多万元人民币。

这就是一部传真机的价格!人类历史上最贵的一台传真机,就是这个价格了。

九、尾声——

1、老高的房子,在我楼上,300个平方,是楼王,老夏送的;
2、在那个时节,房子对我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我急需的是现金。于是我找了个朋友,以50万元人民币现金,把房子转给了他。
3、奥运会前夕,老夏那个楼盘的第三期正式开盘,每平方米售价为3万元人民币;
4、去年底,老夏当年送给我的那套房子已经涨价到了每平米3万元。70平米,值200多万人民币。可惜我已经转手了!
5、去年夏天,老夏变卖了全部房地产项目,携全家移民北美。临走时他又送给了老高一套楼王,面积400平方米,市价1200万元人民币;
6、今年初,老高死于心肌梗死。他生前凭着给老夏的建筑项目提供家具等材料,大赚三亿多人民币;
7、领导同志已经退休。九哥现在服务于新的领导。
8、老夏从落魄乞丐到身价百亿再到移民北美,所有这一切奇迹,都是在短短的10年间完成的!
9、在中国富豪榜上,你查不到老夏的名字。但是在维尔京群岛,你却有可能查到穷鬼老麦的名字。
10、老舍的《茶馆》里有句经典台词:如果有来生,即使托生为一条狗也要托生在北京!这是真理。

就这些。大家中秋节快乐!

4441032dt90d655d8cb5e&690

办公楼下面,今天来了一辆挂欧盟牌照的奔驰600,从字母上看应该是从法国来。

4441032dt90d06a75dcfd&690

全北京所有重要地点都有这样的安检口。里面的安检设备上都有四个字:威视股份。

知道这台设备是谁生产的吗?你喝半斤白酒,让思维奔腾起来,使劲往大了想。。。

延伸阅读:维基百科:威视腐败案

2015年3月28日, 11:14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