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闻评论 | 宋志标:瓷器店里的成龙

成龙在全国两会上的一番心声吐露,又将成为“经典之作”。就像他在录像厅发达时代,他成为香港电影的代名词一样。十年来,成龙以自豪中国人的身份,在台湾、香港和大陆不断地评论敏感的话题——在这些显然不是他专长的领域,他积累了越来越多不屑于他的人。

对香港,他说:什么可以游行,什么不可以游行,要规定;只有强的国,才有富的家。对台湾,他说选举好乱;对大陆,他说:中国人还是要管的。你们记者太多,扭曲我的话,有记者在没法讲真话。凭借这些发言,他在大陆的形象正在经历转折。

对于大陆人来说,成龙是香港电影大巅峰之一。尽管他无法与张国荣比拼文艺,无法与周星驰比拼喜剧,但他凭着滑稽的动作片,塑造了大陆底层观众的香港电影印象。在录像厅时代,成龙还不是大哥。但是任意时代,剩下来是很重要的,成龙就是如此。

成龙在大陆的政治语境中曾经有过非常受欢迎的阶段,这是因为在那个时代的政协,对委员象征性的追求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任何一个行业就要去“拔尖”,以造成统战最漂亮的阵型。可以说,成龙从演员过渡到政协委员,见证了大陆政治协商制度的时尚化风潮。

大陆的政协身份对成龙而言,从前看是一个风光的事,他以早年经历贴近“中国人”的自我定位与自我塑形,与大陆政府要对外宣介推广的价值是一致的。但是风水轮流转,随着政协乃至于两会在大陆人心中的恶评渐趋集中,成龙作为其代言人的角色也就受到牵累。

政协委员非富即贵,成为一种精英俱乐部一样的东西。近年来,随着政治高压环境一步步成为现实,成龙就像是闯进了瓷器店的大象,一旦动弹就会搅得一团糟,可要是让他站着不动,视自己如无物,又难办到。吸纳成龙的政治系统与成龙毁誉参半的形象愈发违和。

在大陆人的心目中,谈论政治的方法与香港不一样,前者更多是曲折的,说一半藏一半,或者说凡事不明讲。具体到成龙身上,他被编排进与宋祖英有关的政治索引中,而宋祖英又被编排进与“长者”的政治玩笑中,这是成龙形象在大陆被撕毁的标志。

时至今日,无论成龙如何辩解剖白,都无法阻挡大陆的知识阶层将其视作政治笑话的元素——人们对演员的好坏印象可以改,但对政客的印象一旦变坏,就会强化而不会减轻——成龙不是政府中的“政客”,他是两会上的荣誉“政客”,这就是问题所在。

随着中央强化党的领导之上这一根本原则,两会作为政治象征的意义基本上被掏空了。政协正在变得不是一个政治机关,而成为类似于政治“粉饰团队”的社会形象,成龙在这个政治观感的变迁中,依旧坚持过往,依旧展现“爱国”的路径依赖,大陆人迟早将其形象毁掉。

还要看到的是,大陆政界对具体人物的社会评价相当敏感。如果他们发现有的委员代表被热烈议论,而且负面评价多,他们也会有警觉,从而收缩对这个人物的“政治庇护”和特殊关照。成龙在现时的舆情趋势在,正处在好坏过渡期,今年两会他的发言,打破了两会的潜规则——要做足讲真话的样子——这种微妙的变迁是演员成龙无法体会的。‘

越来越多的演员被牵扯进政治事件中,要做出政治表态。大陆演员也曾经这样做过,但是在遭到政治敏感的反弹后,迅速收回表态,低调做人。即使是表达爱国情怀,也会在早已尖锐对立的舆论场中树敌。成龙不了解这些细密、潜在的政治图景,被“倒转红轮”是可以想象的。

2015年3月14日星期六 23:37

2015年3月17日, 2:2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