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的《》3月底一期登出深度爆料文章《权力猎手郭文贵》,负面报道与国安部官员马建等人有关,又与北大方正李友打官司的“政商土豪”,该文立刻引起当事人郭文贵的反击。郭文贵于3月30日上午通过盘古大观的官方微博发出公开声明,声称胡舒立以权谋私和“私生子”等内容。

《财新网》过去两年间对中国贪腐大老虎家族的报导,采用特殊的爆料手法屡试不爽,无论涉及到周永康还是令计划,当时仍未被双规的这些贪官都无力反击。而据说已经四次出逃国外的郭文贵不同,如今他在美国的反击爆料暴露出:中国反腐运动已经接近和触动最高层,在马建的身后是谁?否会对中国当下的反腐产生影响?我们今天采访法国巴黎蓬图兹瓦大学副教授张伦先生,请他进行分析:

法广:网上舆论对郭文贵爆料反应不一,关与他对胡舒立的爆料,您的直觉是怎样的?

张伦:就像对所有爆料的中国反腐消息一样,在没有得到正式的证据前,我们只能是听其言和看其报道了,究竟事实如何,我们还不能做最后判断。但有一点,从郭文贵的反击可以看出:中国反腐已经进入真正白热化状态。像郭这样有广泛的政商关系,《财新》报道触动他神经的也是说他利用各种关系将官方作为保护伞,从而经商和摆平各种关系。他反过来对胡舒立进行充满人身攻击的反驳。这背后是什么?我们现在不清楚,但这种背景肯定不简单,肯定牵扯到各方利益。中国反腐已经到了生死相搏,各方势力进行决战的关头,这可能是郭文贵这次反击所暴露出的最重要信息了。

------

财新网过去两年间对中国贪腐大老虎家族的报导,采用特殊的爆料手法屡试屡爽,无论涉及到周永康还是令计划,当时仍未被双规的这些贪官都无力反击。而据说已经四次出逃国外的郭文贵不同,如今他在美国的反击爆料,暴露出是中国反腐运动已经接近和触动最高层,在马建的身后是谁?否会对中国当下的反腐产生影响?我们今天采访法国巴黎蓬图兹瓦大学副教授张伦先生,请他进行分析:

法广:中国没有新闻自由,反腐两三年来,几乎只有财新网在以特殊方式爆料,而且最后都被证实。这种配合政治的新闻方式是否有其短板和不合理之处?

张伦:这些年非常遗憾的,甚至让人为这个国家悲哀的是:中国社会现在的状态,在各行各业都存在政商领域的勾结腐败和黑社会的状态,已经到了非常深重的地步。郭文贵和胡舒立互揭事件和许许多多的事件都让人毛骨悚然,让人觉得这些事情连好莱坞大片都不能相比。

再回到您刚才的问题,这就是中国媒体的不透明,社会缺乏知情权,司法不独立,没有一个公开透明机制能让许多事情摊在阳光下,能有一个反对力量监视督促执政者。连这样的机制都不存在,当然是黑里来,黑里去,都是关起门来自己在弄。我们没有办法知道真实情况。这种情况不改变,即使随着反腐取得一些成果,我们没有办法相信这些反腐的人会不会借反腐来清理政治对手,也在搞重庆“唱红打黑”时的黑打黑,搞出很多冤案。我们怎么能确信今天的反腐不出冤案呢?机制问题不解决,以“黑打黑”的方式,中国终究走不上法治的轨道。

媒体不能独立,以政治的依托来进行一些报道,这个我们能够理解,比如《财新》这些年的一些报道。作为一个读者来说,我们当然希望他们有报道,最好还是有嘛,有总比没有好,我们还是希望看到这些报道。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仅是这些爆料,事实上也扮演了某种政治工具的角色,从新闻自由的发展来讲,实际上有其不健康的东西。今天有郭文贵的反击方式,明天还会有别人的反击方式,最后还是有问题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需要真正的新闻自由,需要媒体的公开,需要权力得到监督。

尽管这种揭短揭隐私的方式已经到了非常低下的程度,极其恶劣到了败坏民族道德的地步,但它的一个好处是逼着所有当事人把事情说清楚,这可能有助于公众将来得到更完整的信息。这是通过不正常方式出现的一个结果,但这个结果或许对民众将来得到更多知情权会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