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五四 | 1983“严打”岁月 杭州城里的那些“小流氓”

下面的文章是1984年杭州警方对一起“流氓事件”当事人的询问笔录,根据真实资料誊写,输入员任女士,案中人物化名。在当时的社会意识中,交际舞就是耍流氓,邓丽君是靡靡之音,现在看来很可笑,其实很可怕,可笑的是居然还有“”,这是一个笼统而抽象的罪名,可怕的是它被写进刑法,无数人的命运因此改写。三十多年前的“”已经消失了,但时至今日,权力还在耍流氓,也就是说“”随时会回来。不多说了,请看看“组织上找你谈话”的内容吧:


杭州市公安局(具体单位)______

询问人林中安,包崇义,陈勇宣,杜德法,高峰

自1984年__月__日8:50时在(某宾馆)会议室询问刘木生至1984年__月__日10:50时结束

被询问人姓名刘木生 别名______

性别男 年龄22岁

籍贯绍兴 民族汉

职业,服务处所(某宾馆)服务员

文化程度初中

住址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家庭成员及经济状况父:葛意平(某纺织厂工人, 输入员os姓咋跟儿子不一样),母:刘海霞(某棉花厂工人),一个姐姐服装厂,一个姐姐塑料厂。

问:组织上今找你谈谈,你自参加工作以来及以前干过哪些不该干的事情。

答:我是80年参加工作的。82年下半年,在餐厅开票台谈天,我与林洁萍俩人。又过了几天,当时宾馆有一个会议,林洁萍在餐厅叫我去看电影,我说要开饭了不去。这以后又过了几天,有一天晚上我和她看完电视后,到她的值班室,坐在沙发上,开始我们讲了一些笑话,她叫我坐过去,我坐过去了,坐在一张沙发上,我抱住她,她也抱住我,我摸了她的胸部,大约半个来小时。这以后我回自己值班室睡觉了。又过了两个星期,还在她值班室里,是晚饭以后,我到她的值班室。她坐在床上,开始也说了些找对象方面及电车上听到的笑话等,后我抱住她,俩人睡在床上,开始从接吻,摸上身胸部,我再将她的裤子脱掉,摸弄她的下身,时间大约1个多小时,我用一手指伸进她的阴部。11点多我也回到自己的值班室睡觉了。83年春,有一天,饭开好,我买点老酒吃好后,八时多,林洁萍来,我讲:“你怎么电视不去看。”她说:“没看头的。”这样,我们就到餐厅值班室,我俩坐在床上,我接吻,摸了她胸部,九点不到就结束,她回去了(这次是在餐厅值班室,上两次在她客房值班室)。83年秋,有一天晚些时候,我和唐生可在唐房间俩人吃老酒。我买的丙灶菜,酒是我拿上去的,等一些林洁萍上来,我说吃点啤酒,我给她倒的,她吃的。李刚上来也吃了几口下去洗衣服了,吃到八点多。吃好以后去看电视了。吃老酒时,林洁萍坐在我旁边,我先摸她的胸部,后我将她裤子脱掉(全部脱下,上身没有脱下,胸罩解开),我先摸她上身,唐生可摸她下身,后我摸她下身,唐摸她上身。我和唐坐在床上,林洁萍睡在床上的,玩了二十多分钟。李刚来敲门,她(指林洁萍)将自己裤子穿好。开门那个记不清,林洁萍先出去,我和唐一起去看电视。我和林洁萍开始是想找对象,后考虑她年纪比我大,后来不想谈的。我要求领导给予保密,从宽处理,看我的工作,对饭店作贡献。

问:你社会上还有什么没?

答:社会上我没有什么,学校毕业,做了一段时间临时工(纺织厂,塑料电线厂),其它没有什么,后到饭店工作。

问:其它还有什么?

答:没有什么了。

问:以上谈的是否都事实?

答:都是事实的。

刘木生

1984年初


杭州市公安局(具体单位)______

询问人林中安,包崇义,陈勇宣,陈贵义

自1983年__月__日13:30时在西湖刑侦队询问

至1983年__月__日______时结束

被询问人姓名林洁萍 别名______

性别女 年龄23岁

籍贯杭州 民族汉

职业,服务处所(某宾馆)服务员

文化程度初中

住址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家庭成员及经济状况_____________

问:你叫什么名字?

答:林洁萍。

问:你本人有什么要向政府讲清楚的?有什么要揭发检举的?

答:今年六月中旬的一天下午4点多,我和李刚在客房值班。大约五点多,唐生可,刘木生(唐是楼层服务员,刘是餐厅服务员)在一楼值班室提出要喝酒。六点多刘买了丙灶菜到楼上一个仓库喝酒,这个房间原来是唐生可住过的。他俩先在房间喝酒,叫我把没有拿完的菜送上去。当时李刚和我一起上楼,上楼后不久李刚因为楼下没人值班先下来了。我就坐在床上看他俩喝酒,他俩为我准备了酒要我一起喝,我答:“不要吃。”他俩为我倒了酒,我始终没吃。他俩见我不吃,就管自己喝酒了。我仍坐在床上。这时,他俩就问我有没有小姐妹,有的话给他们铺铺(铺铺的意思就是给介绍女朋友)。当时我开玩笑地说:“可以的。”这样他俩一边谈天一边喝酒地又过了十多分钟,开始唐生可是和我并排坐在床上的,后来刘坐到床上,唐坐到了凳子上,我们三人继续谈天,不久刘把手放到我的大腿上,这时房门是关着的,刘把手放到我大腿上后,我把他的手拉开,叫他不要疯,他说不要紧的,并再次把手放到我大腿上,然后摸我的下身。我站起来要离开时,刘把我拉住了,我说:“我要下去值班了。”刘说:“不要紧的,李刚在下面。”说着刘又拉我坐下了。刘坐在我的左边,唐坐在我的右边,我被他俩夹在中间,唐一手吃酒,一手搂着我的脖子,刘又摸弄我的下身。接着唐把我按倒在床上,我想挣扎起来唐搂着我的脖子半躺着不让我起来。刘又抱住我的双脚不让我动,这时,我叫他俩不要,被人看到不好的。他俩说:“不要紧的。”“又没人看到。”接着刘解开裤子把我脱到膝盖处,我里面穿着一条米色的三角裤一起拉下,刘就用手指头伸进我的阴道捅我,唐就把手伸进衣服里摸我的胸部,摸的时候唐先将我的胸罩解开,再伸手摸我的。我当时上面穿着棉毛衫,细绒毛线衫和一件两用衫。他俩这样持续了20多分钟,这当中他俩都提出要和我发生两性关系。我说不好的,我还要在单位呆下去。过后,他俩又调换着抚摸我,由唐摸我的下身,也用手指捅我的下身,刘摸我的胸部,这样又大约持续了五~六分钟。李刚在外面敲门,唐和刘马上将我松开,我赶紧起来穿好裤子。李刚进来谈了会天以后我就跟李刚一起下楼了,这时大约是晚上九点多了。

刘木生平时经常在我身上动手动脚的,在我单独值班时刘摸弄过我的上身1~2次,同时隔着裤子摸我的下身也有1~2次。

问:刘唐两人在你身上还有过什么行为?

答:那天晚上唐生可上半身压在我身上的,他俩没脱裤子,口头讲了要和我发生关系,我没回应。

问:这件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答:刘平时常和我接触,葛莉曾开玩笑说:“小林没有朋友(男),刘木生就蛮好的。“从这以后刘就常在我面前嬉皮笑脸的。

问:你和哪些人发生过不正当两性关系?

答:李建国(剧院工作)李刚介绍给我的,我与他在今年过年后发生过两性关系。

问:以上所谈的都是事实吗?

答:事实的。

以上看过是事实。

以上抄自林洁萍询问笔录

84年春


杭州市公安局(具体单位)______

询问人林中安,包崇义,陈勇宣,高峰,李魏弘

自1983年__月__日14:10时在西湖刑侦队询问唐生可

至1983年__月__日15:40时结束

被询问人姓名唐生可 别名______

性别男 年龄24岁

籍贯杭州 民族汉

职业,服务处所(某宾馆)服务员 文化程度高中

住址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家庭成员及经济状况父:唐峰,工人,母:潘莲,收发员;妹,钢铁服务公司工作

问:今传唤你到刑侦队,将你以前所干哪些不该干的犯法事情讲清楚?

答:我80年参加工作的,83年我调到宾馆没有多少时间,3月左右,我和董成庆、陈留封三人,那天我值班,在我的宿舍里,开始是董成庆赌下,开始来香烟,以后讲来钱,他们两人来,我在旁边看。陈留封看到我的抽斗里有钱,提出借给他,我想他是老工人,我刚调来很难推脱(人民币40元)。83年春,一天晚上,李刚跟林洁萍值班。刘木生他买了二个丙灶,请我吃老酒。在我的小房间我们俩人在吃老酒,小林上来,坐在床上谈谈笑笑。快吃完了,刘木生跟我讲:“把她(指林洁萍)的裤子脱下来。”我讲:“这种事情不好做的。”他讲:“不要紧的。”这样过了一些,他先动手了,脱了她的裤子,我也抱了她的上身,帮了帮忙。刘木生将她裤子脱下来,林洁萍也没什么反应,刘木生用手摸弄她的下身,我抱牢她,摸弄她的上身,衣服没有脱掉,我把衣服拉上,解开胸罩,大概摸弄了四五分钟(林洁萍坐在床上,我俩也坐在床上的,后来刘摸弄她上身,我摸她下身)后来李刚上来敲门,过一点时间,林洁萍下去了,李刚上来开门后,问我们在干什么,我们讲在吃老酒。我当时没有发生关系的想法。

问:这件事情还有什么补充的?

答:没有。

问:其它还有吗?

答:我就和林洁萍、刘木生是第一次,其它平常是我讲讲的,玩点有的,但没有越规的。

问:对别人还有什么要检举的?

答:没有什么。

问:以上说的是否事实?

答:是事实的。

以上看过对的。

唐生可(指印)

84年春

以上内容转自我的朋友们:梦想家微信公号(dreamingmachine),梦想家是一个青年公共空间,旨在为当下青年提供更多精神交流的机会与平台,长期举办各类文化活动、艺术展览等,有限的运作资金由众筹以及团队成员个人投入组成,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项目追求多样的价值观与多种不同的生活方式。

2015年3月10日, 7:42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