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现,很快成为传说。

一些质疑柴静的人与一些维护她的人,已经吵得一塌糊涂。针对这个奇特的景观,我有些不太适应。然后发现,这实属正常,毕竟,人民与人民火并,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特色矛盾之一。

这一次的矛盾在于,有一些人感动,终于有人替我们呐喊了,有一些人担心,这是‌‌“第四种权力‌‌”在进行‌‌“议题收割‌‌”。有些人认为,这是为民请命,有些人认为,这是真体制与假民间的合谋。

就这样,在舆论场上,人民的炮火被人民拦截,最后,多了一地鸡毛做的炮灰。

尽管大家呼吸的空气一样,但对一件事情的看法,可以天壤之别。至于我,站在哪一边呢。我只能说,坚持一贯的原则:不站队,不吵架;对事不对人;不问动机,不搞诛心之论,不搞阴谋论,不搞道德批判。

毕竟,没有人义务让我满意,没有人有义务说某些话做某些事儿需要经我同意和批准。

问题的关键就是,争吵的人,都认为自己代表了真理,恨不得自己是真理部的掌柜。他们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以及对于与自己观点相悖的人的不齿或痛恨,让我担心,如果他们手里有枪,后果将不堪设想。

时间这么宝贵,总有人热衷于让别人按照自己的道理看待一个人或一个事情。真理的贩卖者,往往会自取其辱。

最近有人在朋友圈分享鸡汤:日本人有一颗,只要你不影响别人,随便你怎么变态的包容之心;中国人有一颗,只要你和别人不一样,就觉得你需要教导的温暖爱心。

难免有人会认为,这鸡汤抬高了日本鬼子,贬低了中国同胞。

中国人就是这么有性格,即便不赞美,至少也不应该贬低。——多年前,好像是龙应台有一个质问:中国人,你为何不生气?

其实,中国人不仅经常生气,而且愤怒。比如,一些网民对一些网民愤怒,一些大陆人对一些香港人愤怒,一些中国人对日本帝国主义愤怒。每一个愤怒,都天经地义,气冲斗牛。

这些愤怒,也引发了另一些人的愤怒,认为这国的人民实在是没救了,于是这国也实在没救了。于是,随时火并一家伙。

对于柴静团队引发的一些人与一些人的火并,我觉得还是要淡定。拥护她的,尽管去拥护,批判她的,尽管去批判好了。只要这些拥护者和批判者手里都没有枪,双方之间的争执,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我写这些,不是要批评哪一方,更不是对哪一方表达愤怒。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一方总想说服另一方?为什么一方总想让对方认同自己?

当然啦,具体到雾霾的问题上,对柴静的争议,倒并非是坏事,只要是平静地讲自己的道理,都是对雾霾问题的传播,甚至都是在扩大柴静团队的影响力。最大的隐患是,其中的一方有枪,突然禁止另一方说话,那就杯具了。事实上的格局是这样的,甲乙都没枪,吵得不可开交,而丙有枪。

火并的人们,总有被收割的命运。只需DUANG!DUANG!两枪,甲乙就都会闭嘴。

如前所述,这种撕逼大战,也没有什么坏处,枪响之前就任性地撕吧。既然无坏处,就可能有好处。那就是,它掩护了某些人。

比如,穹顶之下里,那位中国石化集团前总工程师曹箱洪先生说,‌‌“石油产品标准,环保部门不懂……石油生意,不是阿猫阿狗谁都可以来搞经营的……‌‌”你看,人民被称作阿猫阿狗了,似乎人民并没有觉得不妥。因为人民太忙,忙着互相撕逼呢。

这就是火并的好处,它看似人民之间充满矛盾,却在实际上酿造出了醇厚的和谐。至于雾霾,上帝会保佑我们呼吸上干净的空气的。2014年11月,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曾公开表示,到2030年,中国的大气污染问题会大大改善。

也就剩下15年了。15年,很快的。在人民与人民的火并声中,时间,将如白驹过隙。我仿佛看到,一群曾经火并的人们,坐在夕阳下,怀念从前……

关键字: 污染 栏目: 社会透视 作者: 王海涛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穿墙网站镜像索引 (墙内可直接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