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井悠佑。摄影师:谢德辰。图片来源:《男人装》

浅井悠佑。摄影师:谢德辰。图片来源:《男人装》

(F=《男人装》,浅=浅井悠佑)

F:哟,小伙子看着挺眼熟啊。

浅:往后翻,翻到后面时装栏目你可能还会看到我,最近经常给你们当模特。

F:怎么?不演日本兵了?

浅:最近不演了,还是当模特好,鬼子演了几十次,从来落不着好下场,基本都要死,有时候一天死好几回。

F:都是怎么死的?

浅:被刀砍死、被枪射死、被绳子勒死、被石头砸死、被炸弹炸死、被气功震死、被骂得吐血而死……

F:没有手撕鬼子,差评。

浅:这个……挺有想象力的,不过这也不算什么。我还听说过用弹弓把战斗机打下来的,也是醉了……我觉得鬼子的各种死法,其实已经可以写一本书了。

F:鬼子鬼子叫挺溜啊,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鬼子这个称呼的?

浅:刚来中国的时候就知道了,电视里老播抗日剧,我没事就看。

F:你喜欢看这个?什么心态!

浅:我也不是故意的,你懂的,有时候这种剧特别多,躲都躲不开。而且这些电视剧演得都是和自己国家有关的事,便忍不住多看了点,有一些剧其实拍得还好,但大部分都挺夸张的。

F:那你为什么要拍?

浅:只是工作而已,当时朋友认识的一个经纪人找到我,说剧组里需要日本演员,让我去试一试,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去面试了。

F:高富帅中文说得这么好,应该很容易选上吧。

浅:去之前我也是这么想的,结果那次楞就没选上,后来又去了好几个剧组面试,也是输多赢少。我就纳闷了,按说我形象还可以啊,中文日文也都很流利,但在面试时却老被刷掉,很多平平无奇的男子却能选上,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F:是啊,这是为什么呢?

浅:后来我认识了一个在横店老演日本兵的中国朋友,他告诉我剧组选演员的时候,会专门挑一些长得丑的、看上去有点凶的人演“鬼子”。每次面试时只要把背蜷缩起来,眼睛眯起来,做出一副凶残猥琐样子大喊大叫,就容易被选上。

F:管用吗?

浅:我想作用肯定是有的,但你看我,第一条就不合格了,所以和别的演员竞争时还是很吃亏,导演不太需要我这种形象的鬼子。

F:前途如此黯淡,该如何突围?

浅:从小兵和翻译开始演,用努力来慢慢证明自己吧。我虽然不是专业的演员,也没有经过任何地表演训练,但我真的很想演好每一个角色。原来别人老是对我说:你不够凶,你太瘦了,你太高了……不像个鬼子,但鬼子到底应该什么样,也没人告诉我。我只好去看很多经典的抗战片,导演也会推荐了一些片子给我看,让我学习里面的表演。

F:什么片子?

浅:《地雷战》、《地道战》、《铁道游击队》是最经常被提及的。其实我知道我演的是反面角色,但我一直都想把反面角色演出人性,但看过几部片以后,我才知道导演根本不需要人性啊……

F:憋屈!你演戏的事家里人知道吗?

浅:父母是知道的,他们也理解演员的本职工作就是要演好自己的角色,不过他们如果真得看到我演的电视剧,应该也不会开心吧。他们知道我演的鬼子都经常要“肮脏地死去”,他们有时候会问为什么要演这样的东西,我只好说“我喜欢悲剧”。

F:日本国内又是怎么看待你们的呢?

浅:事实上大部分日本人并不关心这件事,年轻人的兴趣也不在于此,在各种社交媒体上你几乎看不到关于这件事的讨论。但一些激进分子是非常讨厌我们的,他们认为我们做这样的表演这是在侮辱国家,会在网络上写文章骂是卖国贼。

F:和其他一些日本同行会保持联系吗?

浅:是的,老乡见老乡嘛……我和很多在中国发展的“鬼子”前辈都有联系,大家也会分享彼此演戏时遇到的趣事。

F:什么趣事?

浅:有一个故事在我们之间传颂很广,是发生在另一个日本演员冢越博隆身上的,他曾经拍过一场雪中行军的戏,导演要求博隆在村口看到一个女人后迅速从马上跳下去强奸她。他说导演你别闹,零下27度啊,这么冷的天没人想干这种事吧。导演说你懂个屁,那个时候的日本人就这样。没办法,为了像一个真正的日本鬼子,博隆只能硬着头皮演下去。结果裤子刚脱下来,蛋就冻上了。

F: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浅:是啊,笑中带泪崩……其实我们在演鬼子的时候也是很有压力的,当你穿上那套日军军服后,甚至可以感觉到四周群众的态度在发生变化,在演一些动作戏的时候,我甚至会担心自己的安全。我有一个演“鬼子”的朋友,在演一场被民兵抓获的戏中被一个老太太勒得住了院。后来得知这名老老太太是当地村民,她曾经历过日本侵华时期,当时完全入戏了。

F:理解一下嘛。

浅:我特别理解她,真的。只是越想改变这件事,自己就显得越无力,这也是我不再演戏的原因之一。

F:你是要彻底告别影视圈吗?

浅:不一定吧……最近很多经纪人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演戏。我觉得很奇怪,问都这么久没联系了,为什么突然同时回来找我?他们说抗战70周年就快到了,有很多新戏要演,鬼子又不够用啦。

小档案:

浅井悠佑

籍贯:

年龄:30

身高:193

代表作:《雪鹰》、《东方战场》、《邓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