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坐出租车,从市区出去,一路都是夺目的房子,不禁发出了‌‌‌‌“还没有房子‌‌‌‌”的担忧。出租司机听了后,很不理解的我和算了笔账,大体是,如果租房子,按照一年一万的租金来算,再活四十年,也就四十万,比起按揭买房来,压力要小很多。‌‌‌‌“而且,完全可以随着心意更换心仪的房子。‌‌‌‌”听出租司机抱着很不解的态度算完这笔账后,倒是弄得我无法辩驳。是啊,当我们按揭买房,首先首付是一笔不菲的付出,这笔费用很多人事先是没有准备充足的,这样就不得不计划下一步寻找债权人的烦恼。在物价飞涨,信用降低的年代,要从一位朋友那借点钱,不算是容易的事。

除此外,首付款搞定后,更沉重的还在后面,那就是将来的几十年,将被每月的还贷压力捆绑,这种捆绑比起任何训诫都管用,它完全不用痛心疾首地告诫你需要节省开支,你便会自动的节衣缩食。当我们走上了漫长的还贷之路时,未来的路,一望便知——道路两边一定是布满荆棘的。

‌‌‌‌“是的,我倒是同意你的说法,但为何还是那么多人相继的变为了心甘情愿的房奴呢?‌‌‌‌”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那是他们想不通,观念的问题。‌‌‌‌”

自此后,车里一片宁静,直到下车,再没有能回答他的。也没有告诉他,其实这趟车的目的地,就是一处小区,我想去哪儿选一套房子,按揭。

观念的问题。我想我大体是尊重出租车司机的想法的,但就个人而言,却没有同样的勇气做一辈子租客。对于从外地来到一座城市的人,比如我,当我们有了孩子,自然牵涉到他的上学问题,就目前而言,城市还没有完全做到教育资源公平。比如,没有本市户口的孩子,等待他的,就是打工子弟学校。当然,教育部门一般不会将这样的学校称呼为打工子弟学校,他们的统一称呼是打工子弟就近入读某某学校,然后在后面的说明里罗列出几所可以容纳打工子弟的学校。当我们有兴趣进行研究时,就会发现,所谓的就近入读的学校,无论硬件还是软件,相比本市其他学校,都相去甚远。所以,这种资源的划分,实际上还是极不公平的。

但我们能做什么呢?挂靠一个户口,或者买房。这是我能想到的办法。

至于其他的房奴们,他们到底为什么买房呢?我还记得在和出租车司机聊天的时候,我说过一句话:为了安定。当我们租房的时候,对安定的理解会更加深刻一点。每到交房租的时候,房东会掐着时间堵在门口,平常还会定期到房间里巡视一番,看你是否将他的房子弄得一塌糊涂。如果房间被你不小心弄出一点不符合房东心意的东西来,他大概就要发出警告甚至下逐客令了。所以,当我们租着房子,交着房租,租住永远不属于自己的房子时,安定感还是来得轻飘飘的。

你看,单单从读书和安定两个方面来谈,就能促使好多人狠下心来买一幢并不华丽,但属于自己的房子。我在想,如果再将思路拓宽些,是否还能找到房奴们买房子的更多原因呢?

但即便这样,我还是无法说服自己。当我租房住着的时候,总是为没有户口和不安定而担忧;但当我成为房奴,住在自己的房子里时,安定感却仍旧不是那么强烈——因为我无法不时刻想着那笔还要还几十年的房贷。

——这样看来,租客和房奴其实都蛮惨的。

关键字: 北漂 买房 栏目: 社会透视 作者: 拉莫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火狐浏览器扩展,可穿墙阅读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