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戈:成龙为什么“不敢讲话”?

成龙

案:“无论作为明星,还是政协委员,都必须接受舆论的监督。这一点,应是常识,成龙不该不懂。倘真不懂,那么以其心智,大概只配做明星,不能当委员。”回头想想,最后一句反过来讲,似乎更能成立。

成龙为什么“不敢讲话”?

两会即将闭幕,成龙终于开口。憋了这么多天,不免牢骚满腹。他本来准备了讲稿,见现场记者云集,镜头聚焦,于是抛开讲稿,向记者和媒体开炮:

“你看,这么多记者,我是讲什么话好呢,我都不敢讲话。真的,我们打拼了几十年,由一个穷小子打拼到今天,有这个地位,真的想为国家或者为人民、为香港做点事情。讲一句真心话,完了,不只是我,我一家人都受累,都不敢讲话。”

“真的有时候不放记者进来,我们可以讲一些真的是真心话,如果现在这样子讲,我会面对他们讲很多假话。现在我讲来讲去我就不敢讲,你看我一讲话八百多个机器对着我,讲完了。”

成龙这番话,论水准,与他以前的大多言论一样,如兑了毒素的鸡汤,完全不上台面。譬如他主张政协开会不该放记者进来,可见他对政协的误解之深,堪比申纪兰对人大的误解之深——也许谈不上误解,问题更多出在人大和政协身上,所谓有什么样的人大,就有什么样的代表,有什么样的政协,就有什么样的委员,这本是针对那些奇葩提案而言,却也适用于成龙此刻的发言。

无论作为明星,还是政协委员,都必须接受舆论的监督。这一点,应是常识,成龙不该不懂。倘真不懂,那么以其心智,大概只配做明星,不能当委员。

把自己不敢说话,尤其是不敢说真心话的责任,推诿到记者和媒体头上,成龙这一招,名曰“倒打一耙”。这些年来,他因一些言行而沦为众矢之的,甚至连累家人,饱受舆论煎熬。究其缘由,记者断章取义,媒体夸大其词,诚然是一面,却非决定性的一面。成龙为什么不去想想,那么多明星,为什么唯有他的一言一行抑或沉默不语,都会举世瞩目,为什么唯有他沦为万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何况他早已遍身裂缝。就拿最近流行的“Duang”来说,出自2004年成龙代言的洗发水广告,这款洗发水,曾被工商部打假。数数看,出道至今,成龙代言了多少假货或劣质产品?

6416

除了“讲一句Duang就写了这么久”,成龙还感慨,“抱了一下宋祖英就上头条”。这也能怪媒体么?《三国演义》第五十九回,许褚裸衣斗马超,话说许褚杀得兴起,索性卸了盔甲,赤膊上阵,乱军之中,臂中两箭,鲜血直流。金圣叹批曰:“谁叫你赤膊?”对成龙而言,谁叫你抱宋祖英呢?这年头,除了那寥寥几人,谁抱宋祖英,都得上头条。成龙算是幸运了,记得他的一位同道,不仅因此丢官,还遭拘留。如果连这一点政治意识都没有,恐怕还是心智问题。

成龙此番炮轰记者和媒体,其实对记者和媒体毫无伤害,反而便宜了他们:成就一则新闻,也许还是头条。这便是名人效应,赞成是新闻,反对也是新闻,不去表态,更是新闻。

最大的输家,当属成龙本人。他亲手把自己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旧账被翻出,心理被解剖。“真心话”云云,正折射了他的困境:讲真心话,观点被质疑;讲假话,品行被质疑。一个人沦落至此,不去反省自身言行,依然诿过于舆论,这暴露的不是内心的强横,而是虚弱。

话说回来,作为明星,成龙有权保持沉默,有“不言论的自由”;作为政协委员,倘若不敢讲话,不敢讲真心话,毋宁是失职的表现。这自然不是成龙一人的症状,而是中国两会政治的一大通病。有多少代表、委员,继承了历事乾隆、嘉庆、道光三朝的大佬曹振镛的为官秘诀,据朱克敬《瞑庵二识》记载:“曹文正公(曹振镛)晚年,恩遇益隆,身名俱泰。门生某请其故,曹曰:‘无他,但多磕头,少说话耳。’”今人与时俱进,则遵行“多举手,少发言”的潜规则,任满一届,从无提案。

曹振镛曾教诲入职御史的门生后辈:“毋多言,毋豪意兴!”殊不知“多言”正是御史的天职。而今亦然。代表、委员的职分,恰恰在于发言,畅所欲言,直言不讳,失语或沉默,便是渎职。

相比那些三缄其口的举手机器,我对奇葩提案的主人,有时则生出一丝谅解。他们至少在履行职责,哪怕说错话,却胜于说假话、“不敢说话”。

对于“不敢说话”、只知举手的代表、委员,真希望成龙飞身上前,当头棒喝:Duang!Duang!Duang!

当然这样的情节,只可能出现在成龙的电影当中。与现实周旋的成龙,何其老于世故,炮轰过后,还不忘安慰一句:“记者们你们辛苦了。”

2015年3月12日

供“有难度”

谢谢阅读和传播。欲关注敝公号,可点页面右上角按钮,选择“查看公众号”,再点关注;或搜索“”、“yuge830”;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羽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