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在纪检系统老干部新春团拜会上,王岐山引述习近平的话说,有人说一党执政解决不了腐败问题,“我们中国共产党人还就不信这个邪”。王岐山说,“我们应该有这个自信,就是我们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我们自己能够解决。”

、王岐山这两句话引起很大争议。争议的焦点自然是中共的一党执政能不能解决腐败问题,共产党自己的问题共产党自己能不能解决。我以为这样争论恐怕还是不得要领。我认为我们首先应该弄明白这两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我们首先需要对中共所谓的“一党执政”和共产党“自己的问题自己能够解决”这种说法的含义作一盘剖析。

中共宣称,中共的一党执政制是中国实行的政党制度,它不同于西方国家的两党或多党竞争制。这话给人一种感觉,好像世界上有很多种政党制度,而中国则有中国自己的一套政党制度。严格说来,世界上并没有不同的政党制度。比如说,世界上并没有一种特殊的制度叫两党制,也没有一种特殊的制度叫多党制。平常有不少人说美国是两党制。其实这话不准确。翻遍美国的独立宣言、宪法、宪法修正案和其他法律文件,你都找不到有哪一条规定美国实行两党制的条文。事实上,美国也远远不是只有两个政党,除了民主党、共和党,美国还有绿党、社会党、改革党等等。

其实,在民主国家,政党不过是公民行使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的一种自然结果。持有不同政治理念的公民为了更有效地参与政治,竞选公职,分别组成不同的政党。民主国家对政党的数量并没有限制。至于说在有些国家主要是两个党在竞争,有些国家则是有三个或三个以上的党在竞争,那并不是这些国家实行不同的政党制度,那主要因为这些国家实行了不同的选举制度。一般来说,在实行单一选区制的国家,容易形成两个党竞争的局面,在实行比例代表制的国家,则更容易形成三个或三个以上的党竞争的局面。

所谓西方式的两党制或多党制,其实不过是在政治领域内,公民行使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的自然结果。也就是说,一个社会只要有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就自然会产生不同的政党,就自然会形成所谓两党制或多党制。中共宣称中国实行的一党执政制度,其实就是不准中国的公民发表不同政见以及根据不同的政见组成不同的政治组织,也就是说不准中国公民有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所谓共产党自己的问题共产党自己能解决,意思就是共产党的问题只能共产党自己去解决,不准别人去解决;共产党犯的错误只能共产党自己去纠正,不准别人去纠正。

如此说来,当习近平、王岐山声称“不信邪”、“有自信”,那或许表明他们有决心进一步反腐败,但那同时也表明他们要坚持一党专政,继续打压人民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事实上,在过去的两年中,当局反腐败、打老虎、拍苍蝇,固然战果辉煌,但与此同时,当局对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打压,对媒体和网络的控制也远远超过以往。众所周知,在毛泽东时代,官场的腐败情况要比现在轻一些,但当局对民众的控制对人权的镇压则比现在更严重。我们与其担心习近平、王岐山能不能有效地反腐败,我们更应该担心的是,他们会不会在反腐败的旗号下,进一步强化极权专制,进一步强化对社会的控制和对人权的打压。

至于说专制制度下的问题靠专制制度自己能不能解决,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因为我们反对专制,主要还不是因为专制自己解决不了自己的问题,而是因为专制自己就是问题。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下载翻墙软件:萤火虫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