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少问广州:区伯“嫖娼”被抓的意外

按:昨天的文章被屏蔽,重发一次。很奇怪,这文章在新浪微博阅读早就过万,也没被删除。

广州区伯据说在长沙嫖娼被抓了。

我突然想起了祥子。

祥子是中山大学医学院的学生,刚准备毕业。最近因关注环卫工问题而成为焦点人物。前两天,他告诉我,年前一直催他签约的广州某医院,在他完成入职体检后,医院突然以医院的项目未获卫生局批准不需要医学人才为由要求解约。祥子担心这事跟他关注环卫工人有关。

还有那早已经被公众遗忘的举报广州地铁五号线延长线验收涉嫌造假最后失去工作的“冒死爷”钟吉章、那举报出租车行业“茶水费”却因聘请“非编司机”而被解聘的的哥老王……

所以的一切,都是在法律、规则的名义下进行的,你甚至丝毫找不到破绽。

这大概就是“异议者”的宿命。

这样的表述,很容易被理性的人们斥为偏执、不可救药的阴谋论。然而,如果考虑那份有区伯个人信息的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是如何“巧合”地被好奇的“网友”看到并发上网上,事情就未必那么简单了。

只是,以苏少对区伯的了解,这事恐怕没完,甚至只是开始而已。尽管首发这份行政处罚决定书的“网友”已经删了微博,对区伯来说,他个人要弄清楚这位“网友”是谁,成本太高。但是,这份包含有区伯个人信息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是刊发于新浪微博平台的,不排除区伯未来会起诉新浪微博及那位首发的“网友”。老网虫@厦门浪分析,按现在的互联网管理规定,一旦立案,新浪微博就需要提供那位“网友”的登记在新浪后台的真实身份信息,那个时候,我们可能就能更加清楚了解到,这位“网友”是如何“巧合”地看到长沙公安的这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并“好奇”地把它发到网上的。

个人隐私信息被肆意发布传播,对区伯来说早已经是见惯不怪了。一直有人试图在道德上摧垮区伯,从精神病、劳改犯(强奸犯)、假离婚,骗低保等等,从因监督公车私用出名后,这些指责和诋毁就从没间断过。

区伯的过去,与他现在无关,无论他过去因为什么原因而坐牢;区伯是否骗低保、个人婚姻问题,也与他监督公车私用无关。权利优先于道德这一命题,应该是不言而喻的常识。很奇怪的是,那些关于区伯个人的极其隐私的证件,人们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因为申请低保需要递交这些证件,那么这些证件是从民政部门复印传播出来的吗?

人们从某些蛛丝马迹中去发现他们对待“异议者”的规律:把事情复杂化,如强调背景很深甚至有别有用心最好是境外敌对势力介入;或在道德上污名化当事人,如把上访者定义为精神病。对待监督公车私用的区伯,同样有类似的招数。只是,非常奇怪的是,所有的这些招数,至少从目前来看,对区伯通通都不管用。

那么,因嫖娼而被行政拘留的区伯,会不会像类似薛蛮子一样,从此消失隐退呢?

这实际上是个多余的问题。连强奸、精神病等都无法击倒区伯,区区嫖娼对区伯来说,算得了什么?我一直认为,区伯是真正的“流氓无产者”,流氓无产者是不需要道德的。因此,污名化的策略,在区伯身上根本不管用。当然,需要说明的是,说区伯是流氓无产者,没半点不敬的意思,我只是在描述一个事实。区伯监督公车私用时夸张的肢体语言和声调,包括大闹民政局等,体现的都是底层民众生存的智慧。

这似乎挑战甚至冒犯了某些人的道德感,他们认为区伯是在表演。当然,他们不会觉得,蓄胡须倒逼广州政府神秘文件“39号文”公开的广东省政协常委孟浩以及搬小板凳到听证会现场的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也是在表演,或者至少认为这完全不一样?

在这些人的意识深处,区伯的行为有“非理性”的成分,因此本地电视台主持人在节目里提醒区伯要“注意方式方法”,而在2012年区伯接连被打之后,南方电视台甚至还专门组织过“区伯是否该歇歇”的讨论。

当然,可以理解的是,也许在许多人看来,让接连被打、弱小的区伯继续去监督公车私用是残忍的。然而,如果我们认定,监督公车私用是一种公民行动,是公民参与公共事务的方式,是履行宪法赋予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的话,那么,我们就会发现,对于区伯监督公车私用方式的判断,从来就不是一个立场以及策略的问题,因为所有的这些方式和策略,不过都是公民权利真实状态的表现。

想象一下,如果把问题变换为:公民对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批评和建议,是不是在某个时候该歇一歇?这该是怎样的一种荒谬?

但现实就是如此残酷。我曾不止一次跟朋友说起,如果不是“脑子”有问题的话,谁会去干这监督公车私用的事?连军车都不放过。换了别人,都不知道被打死多少回了。

是的,换作是你,你敢吗?你内心会恐惧吗?

可是,那些头发梳得油光可鉴的人们,驾轻就熟地用“理性”或道德洁癖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犬儒、懦弱和猥琐,然后对那些人以“神经病”为名凌辱区伯保持了高贵的缄默。

我并不是想把区伯推到公民典范或者英雄的高度。无论是在私下有限的接触,以及公开的表达,我从来都不讳言区伯自身的问题。区伯有底层民众那种特有的狡黠,一开始与他接触,也许因为我是媒体人及多次表达对他赞赏和支持的原因,他对我有那种让我完全无法接受的“客气”。当然,这老头非常聪明,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如果你认真去看他这些年微博发言的变化,你一定能感受到他的进步。

因为长期被“粪桶军”(厦门浪语)谩骂诋毁,区伯对任何质疑都非常敏感,他会本能认为这种质疑有恶意。而作为一个长期生活在底层的市民,突然因为监督公车私用被媒体镁光灯聚焦、被市民热捧,区伯内心多少会出现一些微妙的变化。我相信,这正是有不少媒体同行对区伯颇有微词的根本原因。

也有朋友曾质疑,媒体是否在消费区伯,比如周末愁没新闻做时,就拉上区伯上大街监督公车私用。这种质疑只具有行业伦理的意义。因为,从更为宽泛的角度来看,要看到,谁才是制造这种市场需求的渊薮。换句话说,若公车私用得到了有效的抑制,区伯还有消费的价值吗?

如果区伯因监督公车私用获得额外的利益,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好事一桩。问题就在于,即便区伯获得多少名声和利益,恐怕难以吸引多少效仿者。原因很简单,人们普遍会觉得,做这事风险太大了。区伯不一样,他在监督公车私用上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找到了久违尊严和满足。我相信,这才是老头即便遭遇各种诋毁、威胁,根本不会停下来的根本原因。

因此,无论事情最终结果如何,或者区伯最终是如何的不堪,有一个事实是永远无法抹杀的,区伯用他自身的公民行动,在反衬我们内心的犬儒和恐惧的同时,证明了公车私用问题的严重性,以及那些声称有效的监督体系的形同虚设。

这就是我支持区伯的全部理由。

实际上,我自己都记不起来,有多久没有关注或转发过区伯监督公车私用的微博了。微博上那些反对区伯的“粪桶军”,即便我们可以认为他们不过是跳梁小丑而不予理会,但还是必须承认,他们这种毫无底线对支持区伯的人的骚扰的策略,是有效果的。本地不少支持区伯的意见领袖、媒体同行,都曾被“粪桶军”谩骂骚扰过。他们无休止的谩骂,即便你把他们拉黑了,他们还是会重新注册ID,这确实让人觉得不堪其扰。之前一直对区伯十分关注的本地意见领袖,也逐渐不再对区伯的事情发言。

当然,这对有着惊人战斗力的区伯构不成真正的困扰。区伯这两年已经逐渐远离了本埠媒体的视野,这里面当然不仅仅只是新闻疲劳的原因,而官方不再像以前那样待见区伯,在面对区伯的监督,也已经逐渐形成一套诸如“领导批准”等的说辞,区伯遭遇体制性的阻击,尽管还有微博,监督公车私用,区伯陷入了一个人的缠斗。

所以说,事情确实是戏剧性的:陷入苦斗已经得不到多少关注的区伯,因为嫖娼而刷屏成为头条,与黄海波等遭遇相似,没多少人去谴责老头嫖娼本身,反而他监督公车私用的行为重新被聚焦。如同朋友@珠海老周所说的,原来都要慢慢退市了。这下可好了,高开高走,连续是个涨停板都止不住了。所有陈年业绩全都拿出来狂炒一遍。

这大概是个意外。同行的冼村村民也因嫖娼被抓,冼村拆迁的故事也再次被翻起。嘿嘿,谁都知道,冼村拆迁故事多!

舆论的反应,也许会加剧某些人对中国社会道德状况的焦虑,不难想象,如果再考虑那些落马官员通报中的“与他人通奸”、“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以及那些有多少名情妇等的传说,某些人是不是该因此彻夜难眠了?

我就是为了利益,就是炒作!打赏一个呗!

 

2015年3月30日, 12:24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