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日报|余杰:习近平读了多少大毒草

中共教育部部长袁贵仁早前语出惊人: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教材进课堂。随后,教育部下发多份文件,落实部长大人的讲话。

在习近平权势熏天之际,国务院的部长们都定睛于习近平身上,而对弱势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视若无物。李克强是让西方价值观念教材进课堂的始作俑者:当年,李克强作为北京大学法律系的学生,翻译过艾弗烈·丹宁(Alfred Denning)的《法律的正当程序》(The Due Process of Law),丹宁是一位以独特个性著称且颇有影响力的英国法官。李克强还参与他的老师、法学家龚祥瑞主编的西方法学教材《比较宪法与行政法》的编辑工作。

袁贵仁斗胆批评顶头上司李克强,剑拔弩张地说狠话,是要讨好习近平。听了之后心花怒放的习近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举废掉碌碌无为的李克强,自己出马兼任国务院总理。这样做并非没有先例,毛泽东的接班人、同样是“伟大领袖”的华国锋,一度身兼党主席、军委主席和国务院总理三个党政军最高职务。可惜,兼职再多,华国锋也敌不过老谋深算的邓小平,没过几个回合就被邓小平掀翻在地。习近平不想重蹈华国锋之覆辙,弄出一大堆“小组”来,自任“组长”,以“小组治国”的模式将原本各自分管一摊的其他几名常委架空。如是,习近平可以接着成立“教育工作小组”,提升袁贵仁做副组长——这个副组长,比教育部长还风光。

习近平和袁贵仁仇恨西方价值观,因为西方价值观中蕴含了民主、自由、人权这些普世价值。不过,习近平还不敢像毛泽东那样在全世界面前宣称“我是流氓我怕谁”,他“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到了西方文明世界,就把自己装扮成文明人。习曾经造访巴黎,在中法建交五十周年纪念大会发表讲话,表示自己青年时代读过许多法国近现代书籍: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圣西门、傅立叶、萨特、蒙田、拉封丹、莫里哀、司汤达、巴尔扎克、雨果、大仲马、乔治·桑、福楼拜、小仲马、莫泊桑、罗曼·罗兰等等。

这张书单精采纷呈。姑且不论习近平是否真的读过这些书,这些书中的价值观不都是西方价值观吗?习近平的青年时代,这些西方文学和学术名著都是“大毒草”,是内部发行、凭证购买的“白皮书”。作为延安知青的习近平,要搞到一本这样的书,不知要费多少心力。如今,他想让今天的年轻人再来过那种文化知识极度贫乏的生活吗?

吊诡的是,中国平民百姓的孩子,必须与有毒的西方价值观隔绝开来,单单被灌输官方钦定的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尽管马克思主义也是从西方来的,却已“中国化”了。反之,那些高官显贵的孩子,包括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却跑到美国哈佛大学去接受西方价值观的熏陶。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下载翻墙软件:萤火虫代理。

2015年3月3日, 7:47 上午
编辑:
分类: 星港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