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日报|贾荃:可悲的中国官场

徐才厚徐才厚因膀胱癌逝世,消息一出,民众的第一反应却是:“官方有没有怠慢徐的病情,有意导致他死亡呢?”会这样猜测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徐才厚一死,很多线索断了,关于他这一线的贪腐案就查不下去。所以,《解放军报》不得不翌日刊文辟谣,称“救治不力、政治迫害、同党灭口”均为不实指控。

但是,民众对官方的不信任又是多么合情合理!因为所谓的“高调反腐”,明眼人都知道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假如你觉得中共目前的反腐是有希望的,那么只能说明你对中国历史认知不足,或者你对中国的官僚制度了解不够。

目前中国的官僚制度,和过往数千年实际上没有本质区别。那就是:最高领导人集所有权力于一身,地方官员只能依靠自上而下的权力授权维系统治。由于没有获得广泛的民意授权,在民众眼中,官员的统治没有合法性,导致官员也人人自危。所以,在中国当官只有一个目的,那便是:在敷衍上级的前提下,竭尽所能寻找为自己谋利的空间。有人说今天的中国官场腐败,其实从古至今皆然。

晚清有一本奇书,名叫《道咸宦海见闻录》,作者是道光九年进士张集馨。这本书,是根据他一生的经历撰成的自叙年谱,中间为官一段尤其精采。

张集馨中举后,便在北京当官。有次忽然获得一个肥缺,是去陕西当督粮道。按照当时的规矩,走马上任前,张集馨要给各位在京的大老爷送“别敬”(表达离别之情的红包)——这是典型的中国官场陋规,京城的官员在天子脚下,无处贪腐,京官贪腐自古以来都是靠地方官员“孝敬”实现的。张集馨四处借钱,搞好“别敬”,这时候惟有去地方搜刮民脂民膏,才能填补亏空。

张集馨到了地方任上,依旧不能摆脱各种陋规——陋规者,虽然丑陋得见不得人,但仍旧是规矩,必须遵守。例如,凡有各地官员途经陕西的,张集馨都要负责接待,准备宴席。上席五桌,中席十四桌,上席必须有海参鱼翅,每桌都要有一尺大活鱼一条,这些全都有规定。万一有任何一道菜马虎,就会传扬出去,说陕西督粮道小器。就这一句“小器”,等于给整个陕西官场抹黑,所有地方官就会把张集馨排挤走。甚至任意加菜也是不允许的,因为但凡上来的鱼多了二两,被外省官员知道,又是破坏陋规,将来的官员只能因循多二两处理,他们也会回过头来搞掉你。所以,新官员刚刚到任,往往要花重金购买前任官员的那本“账册”,上面对各种腐败陋规写得清清楚楚,明码标价。

那么,如果你是个道德高尚的人,有没有可能在官场独善其身呢?贪污腐败跟道德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只要选择进入官场,如果你不参与腐败,根本干不下去。比如说,张集馨来到陕西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孝敬”陕西巡抚大人。而当时的陕西巡抚是谁呢?正是曾经写下“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民族英雄——林则徐。林则徐不是坏人,但他有办法做清官吗?如果他不收张集馨的红包,拿什么“孝敬”更高阶层的官员呢?他自己的官又怎么当下去呢?

中国的官场,是自上而下的层层盘剥系统。除非中国的权力结构发生反转,彻底实现民主,令官员的权力来自民众,让官员真的惧怕民意,才有希望。如果这种权力体制不改变,腐败就根本没可能根治。当你掉进官场这个血色大染缸,被染红,难道还有商量的余地吗?政权来到今天这步,早已无人不贪。真要尽除天下贪官的话,也是亡党亡政权的命运。更何况,“反腐”从来都是官场用来党同伐异、打击异己的手段而已。作为平头老百姓,若真心相信习近平能救中国,岂不好儍好天真?不想玩这个游戏,唯一的办法,只有别加入官场。

徐才厚已死,对他个人来说是一种解脱。惟那些活着的人,是提心吊胆的——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要被调查。接下来的重头戏,应该轮到郭伯雄登场了。但《解放军报》给徐才厚盖棺定论,称他的一生“可悲可耻”。徐才厚或许可耻,真正可悲的,应是中国官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穿墙网站镜像索引 (墙内可直接点击)

2015年3月19日, 12:40 下午
分类: 星港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