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

(2015,4,8)

听说毕福剑喝酒砸毛,还听说毛孙新宇为此伤了心。

我先对毕福剑同志叨叨两句。

职业人要有职业道德,吃东家饭为东家分忧解难。我作为党的总书记,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心里要清楚,即使是饭桌上聚会时,也要注意职业守操。吃饭砸锅不行。

你作为一个央视主持人,私下聚会时演了一出“吃酒砸毛”,实在有点那个。精彩演出不上网则已,既然上网了,中宣部就要出面管管,管管你那张臭嘴。其兴也嘴,其亡也嘴。当然,与芮同志相比,毕同志的道德品德要高尚得多。

然后我要安慰安慰新宇将军。

毛将军你别跟一个文艺工作者计较。文艺工作者的素质你应该知道。我已经命令公安局把毕福剑的剑名字改成“贱”。如果这样你还不解气,再把他姓改成“逼”。央视存在问题不是一天两天了,女的这样,男的那样。唉,别提了。新宇将军,我想征求你的意见,去央视主持那里的深化改革工作,如何?噢,喜欢啊,那就好。不过,我要给你立个规矩,不许你单独找女主持促膝谈心。哦,你不想去了?那就算了。

毕福剑的吃酒砸毛给我们两个警示。

首先除了警示各位吃党饭的同志们,要谨防祸从口出外,也警示了一个普遍存在的大问题,就是广大党员干部“三个不一”,心口不、一表里不一、和言行不一。

单说咱八千万党员和七千万大大小小的干部公务员当中,有多少白天为党唱赞歌晚上骂党的有多少?毕福剑是一例,党内高级干部当中亦不乏其人。以赵紫阳同志为例,他晚年软禁时,说了也写了不少关于民主法制宣扬西方自由人权观念的话。可见,一位中共党的总书记,一旦不在其位,嘴里也能吐出西方那一套说教。老实说我也会讲。理论这东西,不一定要发自内心,只要理解熟悉套路,也能夸夸其谈头头是道。大庭广众之下,胡诌一套自己也不相信的理论着实不难。就好比阿宝背书,书里的内容全然不知,照样能一五一十通顺地背下来。

所以啊,体制外海外那些异议人士民主斗士们呀,你们这伙反共反专制提倡民主法制的口炮党啊,整天叨叨的所谓西方民主基本理论,我们都会。不信?毕福剑慌腔走板的“喝酒砸毛”一曲,便是明证。他工作时荧屏上为党宣传弘扬马列毛邓三科,私底下却是另一套疯言疯语,似乎也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异议人士甚至是民主斗士。可想而知,若某天我党垮了,那些吃嘴巴饭的主持人公知,摇身一变,口若悬河叨叨西方民主理论,绝对不会比你们所谓的异议人士差多少。

心口不一,表里不一,言行不一,是这是时代的中国人,尤其是吃党饭领党票这伙人的特色。

毕福剑砸毛,气坏了毛新宇同志,气坏了毛左同志们。我却不生气。生啥子气嘛,我三年早知道了,早知道无论是拥共还是反共的,内心想的都差不多。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