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

(2015,4,12)

毕福剑一句“人格分裂是中国国情,无人幸免”,使我耿耿于怀。

我急召精神病学家心理学专家,向他们请教有关人格分裂综合症相关知识后,安排几名催眠大师,对毕福剑进行催眠。

毕福剑进入催眠之后,我问:“你是谁?”

:“。”

“社会定位?”

毕福剑:“中国共产党党员。”

我用平和的语气说:“不对吧。仔细想想。”

透过眼皮,可以看到毕福剑的眼球在翻飞:“社会名人。”

“再想想。”

毕福剑沉默了许久:“带路党。”

我换了一个问题:“毛主席是谁?”

毕福剑麻溜回答:“伟大领袖和导师。”

“仔细想想。”

毕福剑回答:“大救星,红太阳。”

“再想想。”

毕福剑眼球翻飞:“老逼养的。”

我又换了个问题:“共产党是什么?”

毕福剑只想了三秒钟:“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

我耐心地:“再想想。”

毕福剑想了一分半钟:“贪官培训中心。”

我被吓了一跳。喘息片刻问:“再仔细想想。共产党是什么?”

毕福剑眼球左右上下活动得厉害,额头沁汗,约莫三分钟后,他说:“黑社会。”

我当然生气了:“毕福剑,好好想,想仔细了再回答。”

毕福剑没出声。脑电波显示器上显示他进入更深睡眠中。

催眠师示意现阶段不利提问。

二十分钟过去了,脑电波显示器没有出现适合提问的波形。我等得不耐烦了,低声在毕福剑耳边问道:“习近平是谁?”

毕福剑脱口而出:“习仲勋的儿子。”

我转向催眠师,用手势表示他回答得很好啊。催眠师点头示意,那你就问吧。

我俯身小声问:“习近平除了习仲勋的儿子,还是谁?

毕福剑花了两分钟:“毛主席的孙子。”

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回头示意催眠大师出去。昏暗的催眠房里只剩下我和毕福剑。

我问毕福剑:“好好想想,认真想想,习近平是谁?”

毕福剑眼球转动无数次,犹犹豫豫地反问道:“也是那个老逼养的?”

我随手一巴掌打过去,“啪-”地一声,嘎嘣脆。

毕福剑被打后,紧闭双眼皱着眉头问道:“不是那个老逼养的?那么是哪个老逼养的?”

第二个巴掌更用力,“啪–”。

门口的催眠师听到声响,进来问:“习总,他醒了?”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