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部】《路标》对“区伯嫖娼案”近况的采访

全网查删《路标》(微信公号)对“区伯嫖娼案”近况的采访,严控和此事相关的有害信息和评论,对借机恶意攻击中伤我司法有关部门和体制的要采取技术过滤,特别加强搜索引擎监管和互动环节的管理,避免形成恶性炒作。

【“真理部”是网民对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宣传部和其下属的各省宣传部,以及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中央文明办,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文化部等一系列言论出版审查机构的总称。】

附:路标:他们怕什么?陈老板的多家公司已“无法显示”

“区伯嫖娼案”迷局仍在持续发酵中

近日,区伯向媒体确认,“设局陷害”的陈老板,与网上热传的陈检罗相貌极为相似。2015年4月10日,另一名参与饭局的区伯同伴冼耀均也向《路标》君确认,网上所传陈检罗照片,就是他在长沙见到的陈老板。

《路标》君梳理发现,陈检罗控制或有关联的公司在长沙市至少有4家,业务涉及舆情监控、潇湘通卡、及向警方销售执法记录仪。其中,仅其担任总经理的湖南潇湘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潇湘通公司),2015年的营收保守估计就将达3000万元;另一家他担任总经理的公司,曾在竞标长沙市交警支队执法记录仪采购时被投诉以及取消竞标。

《路标》君通过调查发现,区伯饭局上的“”,与担任潇湘通公司总经理的陈检罗有着诸多交集。4月10日下午起,《路标》君发现,陈检罗任职的潇湘通等三家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湖南)和湖南信用网上均已查询不到。

潇湘通垄断长沙驾考培训IC卡业务

《财新网》报道,陈检罗确实不仅有长沙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四大队队长的身份,同时身兼长沙万兆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潇湘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湖南和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三个公司总经理(经理)职务于一身,且这三家公司均与长沙腾创有密切关联。

4月10日下午,《路标》君发现,上述陈检罗任职三家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湖南)和湖南信用网上皆已查询不到。

《路标》君留意到,在陈检罗管理的公司中,2014年才成立的潇湘通公司,垄断长沙驾考培训IC卡业务,2015年仅潇湘通卡销售一项,营收就有望超过3000万元。

2015年1月1日,长沙驾校实施计时计程培训管理系统(达到规定学时才能参加考试),市民学车必须拥有一张“学员卡”(潇湘通卡),由湖南潇湘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独家负责运营。潇湘通网站介绍,公司主营业务潇湘通卡开发、制作、发放、充值等业务,公司已发行潇湘通卡量达到25万张。

《潇湘晨报》报道,潇湘通公司IC卡管理部刘姓负责人介绍,按照长沙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管理处相关文件要求,老学员IC卡每张30元,新学员每张98元。

据湖南《红网》报道,从2014年初到11月份,长沙市各大驾校总共招收学员30万人,领取驾照的共有25万人,比2013年增加了70%。而近几年,长沙市驾校的每年积压学员在10万人以上。即使不算积压学员购买IC卡的收入,仅以每年30万新学员、每张潇湘通卡98元计算,潇湘通公司2015年的营收预计就能达到3000万元。

潇湘通网站还介绍,潇湘通卡可用于公交、地铁等公共交通服务,公司将致力于发展潇湘通卡在停车收费等领域应用,实现一卡多用。近日,有网友称,潇湘通公司还应该对长沙公交IC卡4000万押金糊涂账负责。《路标》君梳理发现,长沙市新版公交卡已发行300多万张,远远超过潇湘通卡目前发行25万张的数量,且4000万元公交卡押金由长沙市公交投资公司下属的公交IC卡管理中心管理,与潇湘通公司并无直接关联。

湖南和嘉竞标执法记录仪采购被投诉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湖南潇湘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5月8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地址位于长沙市雨花区沙湾路300号五楼(长沙市公共交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在地),法人代表和董事长是长沙市公交投公司党总支书记万继梅,陈检罗担任董事兼总经理。

潇湘通公司的股东,分别为长沙市公共交通总公司(国有独资)和湖南和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湖南和嘉)。据《财新网》报道,陈检罗是以湖南和嘉总经理的身份担任潇湘通的总经理,“负责潇湘通的全盘工作”。

《路标》君注意到,2014年,湖南和嘉公司竞标长沙市交警支队执法记录仪采购曾发生投诉风波。

长沙公共资源交易监管网上2014年的一则通告显示,湖南和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曾参与了长沙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执法记录仪采购的竞标(项目预算88.2万元),在此项竞标中,湖南和嘉公司投诉中标人虚假应标,导致最后重新开标。随后在2014年10月第二次开标中,湖南和嘉公司中标,但旋即被其他供应商投诉产品“偏离招标文件的技术参数”,最终长沙市财政局责令重新采购。

公开资料显示,湖南和嘉公司的前身是长沙和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长沙和嘉公司)。一则宣传资料称,长沙和嘉公司注册资本700万元,历年销售量约达15000万元。

长沙万兆公司大股东

2013年8月,长沙和嘉公司增加注册资本至1000万元,并正式更名为湖南和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借此契机,陈检罗得以正式进入这家公司。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湖南和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王桦,经理为陈检罗。公司股东包括自然人刘煌、佘慎、王桦、杨杰和企业法人长沙万兆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长沙万兆公司)其中长沙万兆公司出资300万元,拥有30%的股份。

《路标》君留意到,陈检罗是长沙万兆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检罗在工商登记资料中留下的最早痕迹,即为他担任长沙万兆公司的法人代表。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长沙万兆公司成立于2012年4月23日,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皆为陈检罗,另有担任监事的股东彭芳。公司经营“投资咨询;计算机软硬件的设计、研发、销售;办公用品、工艺品、文体用品的销售。”招聘广告显示,该公司“专业从事网络信息安全技术研发和产品行销的高新技术企业。致力于为政府、电信、金融、能源、交通、教育等国内高端企业级客户提供信息安全保障产品和服务。”

长沙万兆公司注册资本50万元,其中陈检罗出资30万元,彭芳出资20万元,陈检罗为长沙万兆公司最大股东。

长沙腾创股东与陈检罗控制公司股东同名

4月2日凌晨,区伯获释,被广州警方连夜接回。接受媒体采访时,区伯否认嫖娼,并称被陈姓老板“设局陷害”。据多家媒体报道,“陈老板”在饭局上给的名片名字为陈佳罗,是长沙腾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长沙腾创公司)总经理。

近日,长沙腾创公司接线员多次向来电者称,公司总经理既不是陈佳罗,也没有陈检罗这名员工。但《路标》君查询发现,陈检罗却与长沙腾创公司有着诸多交集。

其中,潇湘通公司的网站称,长沙腾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其唯一指定运营机构。湖南潇湘通手机app的开发商,也正是长沙腾创公司。

此外,长沙腾创公司注册地址为长沙高新开发区桐梓坡英才园6栋101房,公司网站上的地址为“长沙市车站北路凯旋国际写字楼B座1501”。在多个网络招聘广告中,长沙腾创公司的地址为:长沙市芙蓉区韶山北路维一星城卧虎座1401。网络招聘信息显示,同一地址的公司还有湖南和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及长沙万兆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而后两家公司都由陈检罗担任经理。

《路标》君还注意到,在陈检罗实际控制的长沙万兆公司中,其股东与长沙腾创股东或存在重合。工商登记显示,长沙腾创公司成立于2010年1月21日,法定代表人为李涛,另有股东钟婷、余志伟。而湖南和嘉公司《2013年度年度报告》显示,当年7月3日公司股权发生变动,变动前余志伟持有70%的股份,余志勇持有30%的股份。目前,《路标》君尚未确定湖南和嘉公司前股东余志伟与长沙腾创股东余志伟是否为同一人。

2015年2月4日,长沙腾创公司将注册资本由50万元增加到100万元,显示公司业务欣欣向荣。长沙腾创公司一则宣传资料称,公司经营业务有引擎营销、社会化营销、舆情监控、危机公关等。其舆情监控业务“融合最新的海量信息搜集、全文搜索和数据挖掘技术可以24小时监控成千上万的网站、论坛和博客的变化,帮助用户及时、全面、准确地掌握各种商业信息和网络动向,从而提高自身的竞争力和事件追踪能力。”

或许正是长沙腾创公司的舆情监控业务,使得宴请区伯的“陈佳罗”与潇湘通总经理陈检罗神秘的交织在一起。

截止《路标》君发稿前,无论是陈佳罗还是陈检罗,都还处于失联状态。

unnamed

附:来自路标的另一篇文章 区伯获释这十日:有人用钱诱惑让我闭嘴

2015年4月2日,(区少坤)获释。这位广州监督公车私用的草根市民,并没有因为“嫖娼事件”而一蹶不振。相反他指证“嫖娼”是构陷,于是10天来风波不断:“被旅游”、“被扣派出所反复问话”,甚至“被封口”。

4月12日晚上,《路标》君拨通了区伯的电话。区伯说,“被嫖娼事件”也是挺好的一件事。相信从他这次以后,“的事件会杜绝,毕竟网友都在那里盯着。

区伯还向《路标》君介绍,这几天有政府官员当面叫他不要管那么多事,并暗示给他物资资助。“我不但不会被打垮,也不会受物质上的诱惑。我不会倒下去,请相信我。”

4月12日,区伯还在微博写道:当静心回过头来看那些被“卖淫嫖娼”,被“寻衅滋事”,被“扰乱社会秩序”,被“非法上访”,被“逼迁强拆”,受屈辱而又申诉无门倍感无助的人,就会感受到他们受的压力。

区伯:湖南长沙警方应该出来辟谣 

20150413111302f971a

路标君:4月10号,看你微博说在派出所呆了一天?

区伯:是啊,上午九点二十分,就被广州民警带到海珠区江海派出所。四名警察围着我,一个姓冯,一个姓李,还有两个不知道名字。越问越离谱:你有没在长沙怎么怎么样,有没发生性关系,你认不认?我就说没有。我没有义务告诉你,因为这个案子不关你们广州公安的事。

他们就说,湖南长沙把案卷调过来了,让广州公安再问一次。还说是为了更好处理现在的與情。我说这关我什么事,他们说怎么没关系,这是由你引起的,你要注意言行。

后来我说要走,他们就用手抓住我,拖着我的手,说:不准走。我说我有心脏病,他们就马上叫救护车来派出所门口守着,还带了(心脏)急救药来,反正不让我走。直到下午律师来了,才给我走。

他们这也不是传唤,反正有权就可以任性,可以随时叫你。

路标君:当天除了问有没发生性关系,还问了别的问题吗?

区伯:反复都在问长沙的事。我说就是那个陈老板(设的局)。他们就问我能不能证明陈老板是公安系统的。我说我没说过陈老板是公安系统的,反正网上都这么说。我没有去调查,是网上很多人根据他的名片人肉出来的。

他们说,媒体的东西都是乱讲的。我说那湖南长沙警方应该出来辟谣啊。如果媒体报道是假的,网友人肉是假的,那你马上出来辟谣嘛。

舆论压力太大区伯被“旅游”两天

路标君:4月3号,你从长沙释放回广州第二天,发了条微博“被旅游,在路上”?

区伯:4月2号,我刚回来(广州),各地方媒体都来采访,我也是照实来讲。派出所民警就问,能不能出去旅游一下。现在媒体的舆论压力太大了,想避开一下。

第二天,两个民警就带我去(广州)从化区一家宾馆。没有旅游啦,就是呆在房间,聊聊天,喝喝茶,一步路都没出去走过。我就发了条微博,地址位置有自动显示。第二天他们看到了,就说赶紧转移,不然媒体又杀到了。就马上转移到从化一家温泉山庄,也是在房间里呆一整天不让出去。打电话、发微博也不限制,就是不让回去。呆了两天,我说一定要走了,还有个案子马上开庭,他们就把我送回来了。 

路标君:“被旅游”时,车辆、住宿和各种费用都是对方提供的吗?

区伯:当然啦,他们开了一辆私家车。我都说了,你用公家车我就不去了,他说是自己的车。我说汽油怎么算?他说开发票报销咯。

陈老板涉嫌犯罪不应放任不找

路标君:前几天司马南在视频节目中公布“区伯嫖娼现场”图片,是怎么回事?

区伯:我起初以为是我的(照片)。后面又一看,当时不是那样啊。再一查,是2010年广西南宁扫黄的图片。无根无据造我的谣,根本站不住脚。我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你官员也有去嫖娼,法官也有去嫖娼。为什么上海五个法官去嫖娼,没有人强迫他们在电视上说“对不起,我错了”。为什么我这么一个普通人,没有嫖娼,却被要求就嫖娼“认错”? 

路标君:据说你准备起诉长沙公安?

区伯:有两条路来走。一条是要求长沙公安协商,我不想把政府推向对立面。错的不是政府,错的是政府里面、公安里面某些官员、个别官员。他们滥用职权来构陷我,也不是整个公安(都有问题),整个公安是好的。如果长沙公安能够跟我协商,去掉我的“帽子”,那我就不诉讼了。如果真的解决不了,那就依照法律程序(起诉)。

路标君:4月9日,你在微博说,跟长沙公安局一名副局长通了电话,强烈要求长沙公安迅速将“陈老板”和小王缉拿归案,但对方老强调你不要被他人利用?

区伯:这个电话我有录音的,需要时可以公开。我问他,你们为什么不找陈老板?为什么不找小王?他反过来问我,你有没有嫖,为什么不检讨下自己。我说我有权要求你们把这个事情弄清楚。因陈老板和小王是整个“被卖淫嫖娼”链条中的开始。如果我区伯真的嫖娼,那陈老板就构成了“介绍、教唆、引诱、容留他人嫖娼、卖淫”罪。就算我真的嫖娼了,顶多是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58条,陈老板和小王触犯的可是刑事法律,比我罪名大。

陈老板所设饭局一晚花费过万

路标君:你从长沙回来后有没尝试联系过陈老板?

区伯:我打了小王电话,他呼叫转移;打陈老板电话,他关机了,全都人间蒸发了。那晚饭局上,陈老板说自己在长沙做广告生意。我说正好认识长沙的记者,可以介绍给他。

当时他就说,坤哥(区伯)到长沙,要好好招待,一定要大家玩高兴。当时他开了卡拉ok,没唱一会就三番五次提出,坤哥坤哥,去房间休息一下。当时帮我开的是单间,我就说不要不要,两个人一间好些,可以聊聊天,晚上太寂寞了。他说不行,一人一间方便点。我都不知道他话中有话。

我喝了点酒,后来上去休息,他也给女孩房间号上来敲门,那你说是不是(构陷)啊?现在想来肯定是一个局,证据链条已经很清晰了,证明是一个构陷。

我现在才知道,陈老板一晚上要花一万多。那里一个大房KTV要三千块,一顿饭几千块,一个小姐一千二,我区伯是你的什么朋友啊,需要这么大手笔。这个钱是从哪里来的?后来在拘留所里,我就听民警私下说,这次针对的就是那个老头,就是我。

路标君:网上传的陈老板的两张照片,分别说是陈检罗和陈佳罗的,你看过没?

区伯:网友人肉出来两张照片,问我是不是(陈老板)?我说是啊,因为我见过这个人,一起吃过饭。第一张照片肯定是他,百分之一百。第二张照片年轻一点,但根据样貌、眼角、脸上斑点各种比较,有80%多可能是同一个人。

路标君:你现在还在继续监督公车私用?

区伯:(长沙)回来后,我还监督了三部。都已经向广州市纪委监察局举报,有一部车是铁路公安的嘛。我昨天见律师回来,就又拍了一部车(公车私用)。我是最讨厌公车私用的,你这个公车私用,那个公车私用,一年下来老百姓的血汗钱不见了多少啊?这不是小偷小摸,是盗窃行为。但是我总觉得,我监督公车私用,给家人、给朋友带来太多麻烦。你看我这一次把我两个朋友都抓了,律师过问才放人。

嫖娼上电视道歉是“污名化”

路标君:很多人一被公布嫖娼,就声誉扫地,抬不起头了,你这次会受影响吗?

区伯:我就觉得,他们一心用这些污名化来搞垮你的名声。法官嫖娼,你为什么不对着镜头说“我错了”。 普天下这么多人卖淫嫖娼,区伯也只是一个普通老头,我们在拘留所里面,旁边关的很多都是卖淫嫖娼的,他们为什么都没有惊动媒体。3月29号你为什么一定要逼着我在拘留所里见媒体,给我又是买烟,又是买炒牛河,一定要我对这镜头说“我错了,请原谅我”。

当时我就说,要采访,就把事情原原本本说出来。后来我见到长沙政法频道的记者,就喊冤啊冤啊,还哭起来。当时我还坚持,你只叫一家媒体过来我不接受采访。他说,我还可以叫一两家“指定”媒体过来。你“指定”好的,这样肯定不好嘛。

路标君:这次事件有没受到一些打击?

区伯:区伯要吸取教训,太容易相信人了。我从网上认识小王,只是一个网友,吃过几次宵夜,后来叫我去湖南,我就去了。

整个(嫖娼)事件,我都是给陷害的。如果我的防范意识强一点,也不会这么容易上当。但现在坏事开始变成好事。以前动不动就“嫖娼”、“上电视道歉”,我知道都不止薛蛮子一个。都是用这个手法,抓了你,让你对着镜头说,“我错了,原谅我。”都是用这个,把他污名化,用这样的手段扳倒对方。

所以我这次“被嫖娼事件”也是挺好的一件事。相信从我这次以后,“被嫖娼”的事件会杜绝,不会这样干了。毕竟网友都在那里盯着,都明白怎么回事。

私德不影响监督公车私用

路标君:现在广州区伯有变成中国区伯的趋势,怎么看?

区伯:长沙公安这次让我从广州区伯变成中国区伯。其实区伯只是一个有个性的区伯,我做的就是一个公民应该做的事情。

监督公车私用十年来,我经常被人骂,整天“区伯精神病”、“区伯骗低保”之类的。如果我真是为了鲜花和掌声,为了荣誉,人言可畏,我就会退缩。我是想通过自己的行动,推动社会有一个更好的监督机制,帮助我们的政府。

我曾经表达过,就算我会遇到打击报道、遇到灾难,我都会留在中国,用我的行动推动法治中国的建设。为了我的下一代,我的孩子,我的孙子,不要生活在恐惧之中,能够自由自在,生活在一个法治社会。

路标君:有网友认为,私德和监督公车是两回事,你怎么看?

区伯:监督公车私用、监督政府,都是法律赋予公民的一个社会责任,也是合法的行为。就算区伯在私德上卖淫嫖娼了,也是我个人的私德,不代表我就失去了法律赋予公民监督的权利。我们去监督,不是说要证明我完全没有问题,完全是一张白纸才可以。你看现在一些领导,也犯了一些错误,但也还在领导岗位上啊。

监督公车私用不需要完人,只要区伯没有公车私用行为,我就可以监督公车私用。

我现在给你透露,我回来之后,有政府部门,某些政府部门,叫我不要管这么多事。真的是这么跟我说,不要管这么多事,给你物质上的资助。但是谁讲的、什么领导讲的我就不说了,他确实第二次了,叫我不要管,给我物资上的资助。这次是当面跟我讲的,是真的。

路标君:这次区伯有没可能被打垮?

区伯:区伯真的没有被打垮。就算我真的犯了严重错误,嫖了娼,判了刑,出来以后,我依旧会监督公车私用。即使我被处罚了,我还是一位公民,我依旧享有法律赋予我的监督权利。我不但不会被打垮,也不会受物质上的诱惑。我不会倒下去,请相信我。

2015年4月25日, 1:57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