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东步亮:哪一个中共官员是干净的

蟹农场:如狼似虎的反腐败

过去共产党总是在它党内的大会小会和各种党外的公开场合声称,共产党的干部,总体上都是好的,少数党员干部违纪违法,败坏了党的声誉和形象,这是他们个人的问题,极个别人的贪污腐败,不代表整个干部队伍,更不能代表组织,绝大多数党员干部还是好的。

后来中共自己也意识到,总是把贪腐归结为个别现象,这是掩耳盗铃,不符合事实,于是不再讲贪腐是“个别现象”和“个别人的问题”了,甚至开始公开承认“反腐斗争形势严峻”、一个地方“政治生态存在不少问题”。他们大概进行了深刻检讨,认识到整个系统的腐败确实到了非反不可的时候了。

十八大以后,王岐山高举反腐大旗,以凶猛的动作开始抓“老虎”。目前,全国省部级的“大老虎”已经抓了超过100人,相比以往中共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这一级别的贪腐官员抓得已经足够多了。但是,在老百姓看来,这仍然只是下了点毛毛雨,他们完全没有特别的感觉。因为现实中、他们的身边,贪官仍然肆虐,相对于多如牛毛的贪官,抓这百十来个“老虎”,根本无足轻重,丝毫改变不了他们对中共官员的整体印象。事实上,中共贪腐官员仍然活跃在高级岗位上的人数之多,也是目前的客观存在,所以才常会有刚刚还在台上人模狗样地主持会议,过一会儿就见人被带走了的戏剧性场面。

当年汪精卫对付共产党,曾喊出口号“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人”。今天这个口号恰是中国老百姓对反贪腐的要求。但是现在如果把中共的全部官员都杀了,错杀的机率要小得多,绝对不会错杀一千,连错杀一个的可能性都很小,因为在现在的中共官员队伍里,确实很难找出一个干净的人来。

主持反贪腐工作的中共官员应该干净吧?广东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厅厅长、省预防腐败局局长钟世坚,一个多月前还在广东省政协的分组讨论会上,批评万庆良等广东落马高官“明目张胆”、“不收敛不收手”,揭露万庆良出入会所21次、罗欧“把出国当待遇”、潘胜燊“在万庆良案发后还收了1200多万元”,并且振振有词地表态:“自己受监督才能监督别人,我们纪检监察干部在监督别人的同时,必须把自己摆在受监督的位置上。”可是转眼间,他就落马了,从他家随便一搜,就搜出每只价格数万元的金钱龟十多只。而他的这个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厅厅长和省预防腐败局局长的官位,很有可能就是找原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朱明国买来的。可笑吧?

王岐山干净吧?我们当然都应该相信他是干净的,老百姓也都愿意这样相信。可是就在前几天,一只名叫“东晶电子”的股票公布最新股东变化情况,一个名叫“王岐山”的人成了这只股票的第四大流通股股东。当然,这也许真的只是同名而已,可是,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王岐山就是清白的呢?他对外公开财产了吗?有谁可以调查他吗?没有。你自己澄清,会有人信吗?

前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被认为是改革派官员,形象清新,可是毫无征兆地,他也落马了。理由同样是贪腐。

那么,我们心中的红太阳、当今的圣上习总书记,总是一个好官、一个干净的官了吧?可是纽约时报在对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的最新报道中,点出他和习家关系密切。

无论是王岐山,还是习近平,即便他们真的与这些企业毫无瓜葛,即便他们真的是冤枉的。可是,因为他们过去规定只有他们自己才是权威、是至高无上的公正,现在已经没有第三方可以帮他们说明他们的清白。他们没有给自己留下后路——假如当初他们能公示他们的财产,假如他们放开管制,允许媒体作为第三方自由地去进行调查、监督、报道,让媒体作为第三方说话,都能帮他们澄清事实。可是,他们过去堵死了这些路,现在要打开这条路似乎也已不可能。

他们妄图靠党内和体制内的监督来维持运转。但事实是内部的监督从来不可能有真正的监督。

所以,我相信中共党内不可能有一个真正干净的官员。

相关阅读:1,东网|東步亮:「道德姐」們擅長「此地無銀」

2,东网| 喬木:中共官場又添亂象

3,东网|白非:武警還有老虎!

4,荆楚网|乔志峰:三问“夫人俱乐部”

5,东网|章文:官员性欲为何这样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火狐浏览器扩展,可穿墙阅读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