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守魚:高瑜的坦誠與畢福劍的猥瑣

bkncn-20150423000316917-0423_05411_001_01p
高瑜與畢福劍,二者行為對比一看,高下立判。

71歲的高瑜女士因為對外界公布七不准文件,正式被政府一審以非法提供國家秘密判 處有期徒刑七年。判決一出,世間嘩然,又一位良心犯出現了。而伴隨高瑜判決出台的 ,還有一段高瑜女士的講話,視頻上,高瑜女士侃侃而談,縱論國是,點名道姓,一針見血,批評的痛快淋漓。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_Fherum-SE&w=560&h=315]

這段視頻是高瑜女士在海外主動接受採訪並公開的視頻,對於中國政策的批判,毫不做任何保留,也並沒有因此而含含糊糊,以降低言論的敏感性。

雖然這段視頻據說和高瑜女士入獄沒有直接關係,但判決中所提到的洩密內容,恰恰在這個視頻中都提到了。而這段視頻公開播放,也是在高瑜女士入獄之前。

對高瑜女士的重刑處罰,沖淡了此前剛剛結束的另一樁公案。不久前,央視主持人畢福劍在一個私人飯局上,即興表演了一段,並戲謔了毛臘肉,最終引起軒然大波,毛派猛烈進攻,畢福劍低頭認錯,央視開刀處罰。

而隨後,大量的評論憂心忡忡的圍繞畢福劍事件是否是告密文化的產物,或者是否會引來又一輪的文革。這些評論嚴肅的令人髮指,忍俊不禁。

回頭來看高瑜女士的視頻演講,對核心政治問題不帶任何迴避,對時政的批評不做任何保留,劍指當今一把手。不僅如此,高瑜女士對拍攝和接受採訪也不做任何迴避,將自己的言論公之於眾,不做保留。

二者行為對比一看,高下立判。面對公共事務的討論,一位在央視做著肉喇叭,白天吹捧毛澤東,晚上調侃毛澤東,一位主動求證中央文件與傳聞是否屬實,並主動對外媒公開和點評。

這裏不用做任何道德評價或者裹挾,也並非苛求每個人都能夠勇敢地公開批評政府並承擔坐牢的後果。兩起事件雖然相差甚遠,而相同點則是在沒有言論自由的情況下,無論是私下的腹誹還是公開的表達,只要觸犯到了老大哥,後果都是很嚴重的。

但二者還是想去甚遠了,面對公共事務的表達,最重要的恰恰是公開的表達,而不是廚房的議論。在中國社會裏,上至高官,下到草民,很難找到人對當下的政治沒有意見。 那些落馬或者逃亡的官員,人之將死時,不經意的透露出他們真實的想法。滿大街的市 民,則在日常的抱怨或者突發的衝突事件中發洩不滿。而恰恰是公開表達渠道的堵塞,於是貪官們用瘋狂的斂財和外逃默默地投下自己的一票。

對於個體而言,犬儒是一種常態,即便畢福劍或許對毛有著滿肚的怒火,但不妨礙他在央視節目上聲情並茂的根據需要讚美毛。而如果對這種犬儒下的恐懼,過於誇大,結果 就是世人道路以目,而對畢福劍這樣言不由衷的肉喇叭也一頓猛誇,並對犬儒的權利表示極大地關注。然而,這種放大的恐懼,是不現實的。

對於絕大多數人而言,並非黨內肉喇叭,不存在黨規的約束,對於私下調侃紅色政治人物並沒有太多可見的風險。畢福劍的風險,是體制宣傳工作者的一個警鐘,殺雞儆猴給 吃飯砸鍋派們。更多的人,不僅沒有機會吃飯砸鍋,根本就是出錢造鍋的人。對於納稅人而言,砸鍋是一種當然的權利。而且,不同於吃飯砸鍋派,只有主動站出來挑戰體制權威的時候,才會面臨即時可見的風險。而這個風險,也是高瑜女士所承受的嚴峻處罰 。

雖然同樣是言論自由受到了侵犯,然而高瑜是坦誠的公開觀點,並且承受打壓。而畢福劍是猥瑣的謀求飯局上逗人一笑,事後馬上下跪求饒。

對砸鍋都沒有機會的人而言,對吃飯砸鍋派的狼狽只能一笑而過,而對坦誠反抗的人士應充分尊重。恐懼雖然持續的存在,而改變未來,依靠的只能是坦誠的反抗。

2015年4月22日, 9:17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