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伯  “广州区伯”涉嫖娼被关五天,放出来后,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诉自己被陷害。听着同事大声与区伯做电话访问,类似色情片的对白排山倒海扑耳而来。唯一没搞懂的是,区伯到底是经历了一场充满喜感的“嫖娼”还是“”?

“她披着浴巾出来,里面什么都没穿”,“我是男人啊,她摸我的大腿,还脱我衣服,又解开我的裤子”,“我不自觉搂她的腰, 她亲我,我也亲她”,“她躺下来,我说不……”。

原来区伯开始是拒绝的,被女人摸到血脉贲张之后才把持不住亲吻对方。他坚持自己“只吻没嫖”,警察就踹门而入并拍了照。这滑稽的新闻标题应该怎么打?应是:区伯嫖娼未遂,被警察坏了事?还是:区伯险遭强奸,警察及时破门解救?

62岁的区伯不是普通的大叔,他个性偏执且举报公车私用超过百辆,肯定得罪过一些手握权力的人。由他担纲男主角的香艳床戏细节曝光之后,随即引发网上舆论一面倒质疑是公权力对他展开赤裸裸的“报复性执法”,刻意拿私德当箭靶,让区伯再无法站在道德高度上继续举报公车私用。因为,怪就怪在,那位请区伯吃饭和推荐小姐的老板及搭线的网民事后集体失踪,而那些长沙警察踹门踹得又那么及时,关键时刻就被打住了。

另外,为什么长沙警方做出关于区伯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会在流到网上去?为什么在区伯被拘留期间不让他见律师?为什么要求区伯在长沙政法频道“悔过”?为什么偷偷摸摸放他,然后出动广东警方跨省接人?放出来一天后,区伯在微博上又称,他正被广州公安以及政府相关部门的两名工作人员“带到外地旅游”。这一堆的“为什么”至今不见官方出面回应。

当然,坏也坏在,区伯面对裸体女人的诱惑,确实没守住底线。虽然中国法律没有规定两个脱光身子的人不能抱在一起亲吻,区伯也口口声声自己没和该女子发生性关系,也没有付钱,但新浪网引述北京警察学院原院长左芷津说,嫖资已付就视为“嫖娼成功”,并且谁来付钱并不影响对嫖娼行为的认定。换句话说,区伯虽然被人设了局,但也难脱嫖娼之嫌。

还有比这更滑稽的吗?饶了一个大圈,网上舆论竟然选择相信一个“嫖客”,也不信任公权力,这无疑对中共四中全会强调的“”是最大的嘲讽。更搞笑的是,区伯不但获网络舆论力挺,名气还变得更响亮,从“广州区伯”变“中国区伯”,在新浪微博的时事热搜榜上一度排名第三。

同个时候,将区伯“被嫖娼”的新闻与高官腐败的新闻摆一块儿,又更能凸显官民际遇如天地般的大不同。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贪腐案情进一步曝光,涉案金额被曝高达74亿多元人民币(16亿2600万新元 ),网上还盛传“武爷”私生活淫乱,警花轮流睡并拥三妻四妾等,私生子有九个之多。贪腐高官艳福不浅,情妇和私生子多到十根手指数不完,相比之下,民众不禁要问,一个小小区伯“被嫖娼”算得了什么?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天津市检察院以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向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提起公诉。涉三宗罪的“方便面”终于要在天津下锅了,但民众也不禁要问,政法王要站到被告席上了,政法系统至今有显著改进吗?

官方一面高调地将平反过的多起冤假错案当做是“依法治国”的政绩来晾晒,另一方面又不断有名人因被“群众举报”嫖娼而当众“悔过”,当中的真真假假难让人信服,也让“全面依法治国”的理念失去公信力和正面意义。从区伯不清不楚的“被嫖娼”到神秘兮兮的“被旅游”,可见周永康式的高压“维稳”魅影依然存在,花钱将事捂住的操作痕迹明显。

当社会处于“选择性依法治国”的阶段时,人性的弱点往往成为被道德攻击的软肋。敢于高调批评或挑战公权力的人,一个不小心都可能成为“被嫖娼”的对象,相信这是为什么网络舆论群起力撑“嫖客区伯”的原因。因为人们不知道下一个“铁帽王子”是谁,但人人都担心自己可能成为下一个区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