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网|苏智敏:党报批独生子军人无血性引出社会三大问题

Clipboard09_74

2006年清明节,两位贫穷的老人千里迢迢来到云南麻栗坡烈士陵园,找到了战死于对越作战的孩子,他们就这样久久地坐着、坐着,陪伴着,守护着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19日人民日报发表一篇题为《军人的“血性”哪里来》的文章,内容指出“我国已30多年无战事,人民军队是否还保持着当年那股‘血性’?答案不容乐观……有人甚至错误认为:‘年年喊狼来了,狼在哪儿呢?’‘打仗也不一定能轮上我。’‘不是我怕死,而是我是独生子,我死了家里人怎么办?’血性没了,‘骄娇二气’盛了;敢打仗打胜仗的勇气没了,畏缩不前的懦夫多了。这不能不令人痛心和发人深思。”

就中国军人的精神层面和严重的独生子问题,的确发人深思,因此此文引来多数网民的批评和讨论,就探讨的内容来看,问题可分为三类:一胎化政策、退伍军人的保障和中共官场腐败的问题。

一胎化引发的独子与养老问题

1979年开始实行的一胎化政策,强迫节育和堕胎的事不断发生,据中国官方统计数据,中国每年的堕胎者超过1,300万人,该政策实施至今,累计约有4亿多胎儿被杀。因为一胎化,而死于强迫堕胎的妇女也非常多,至今仍可听闻这类消息。

在中国流传的一些计生标语,如”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一胎环,二胎扎,三胎四胎杀杀杀!”,仍可见证一胎化带来的血腥恐怖。而这条被国际认为侵犯人权的政策,不止使中国人口出现严重的男女比例失衡,还造成劳动力不足及人口老化的问题。

其中人口老化使社会负担变重的问题,需要扶养的人口比例越来越大,使养老政策不断在变,从这些宣传语中可窥一斑。1985年: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1995年:只生一个好,政府帮养老;2005年:养老不能靠政府;2012年:推迟退休好,自己来养老。

现在年轻人要养自己的家庭,又要养双方的父母,造成不小的经济负担。而这也是“不是我怕死,而是我是独生子,我死了家里人怎么办?”这句话背后的隐忧。

网友就此批评人民日报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忽悠大众。也有人举古今中外的例子来强调独子不当兵的想法并没错,因此会有这种顾虑是正常的,不能怪百姓。

退伍军人没保障

中国退伍军人的福利一直为人所诟病。近年来上访的老兵越来越多,例如在2014年就发生了三起上千位老兵集体上访的事件。给中共当局带来不小压力,许多地方政府及维稳官员将上访的老兵当成社会不稳定因素,把参战老兵列入重点维稳控制对象。据相关报导了解,有些老兵电话被监听,有些甚至遭到暴力对待。

上访的老兵有些是拿不到补助,有些是补助太少,完全跟不上物价上涨的速度,使生活面临入不敷出的压力。例如2014年5月一位名为迪发龙的越战老兵跳楼自杀,据当时的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自杀老兵的战友表示迪发龙死前二周曾到北京上访,但当局忽悠,没有得到任何结果,而迪发龙本人则患有肺气肿等疾病,常年无钱治疗,又没有医疗保险。但官员在接受访问时,则表示死者是肺气肿晚期,可能是因病而自杀。

另一个例子同样也是越战老兵,滕兴球。他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时表示,他没拿过复员军人的定期定量补助,也没有得到湖南省对无业的参战退役人员发放的补贴。多年上访的结果是,他遭到关押判刑和欧打,家人被当地公安恐吓威胁,就算他被放出来,电话却遭监听,也没有人身自由。

以上二个例子只是多数老兵的缩影之一,因此面对人民日报的文章要军人有“血性”以保卫国家,许多网友纷纷举亲闻的例子来批评,指出看到这些凄惨的抗战老兵,连退伍军人的权益都无法保障,没有人会去卖命。也有网友表示“你们党员的儿女先上,拼完了我们再上,我们不是没血性,只是不愿意为一帮蛀虫卖命。”还有人对文章观点提出质疑:大家都不想打仗,世界和平难道不是人类的一个大目标吗?

当局腐败谁愿意卖命?

值得注意的是,在多数评论中,很多人把不愿卖命的原因指向当局的腐败。网友就指出,看是保谁的家,卫谁的国,领导都把子女送出国,却要百姓的小孩去送死,如果政府真的成服务性政府,社会无贪污,军队有保障,再来谈军队问题。也有人以越战为例,表示当年的越战实质是支持红色高棉,那些越战士兵都成了党或个人的牺牲品,根本不是保家卫国。

网名“海沙虫LBK”就说:“核心是共党早就抛弃了百姓,和殖民者没什么差别。这种群体,还要百姓去爱他,为他卖命?君不见那个群体最不诚信,讲出的话婊子不如,朝令夕改,是那个群体把国家搞得没有善恶是非判断,那个群体带头搜刮钱财外逃,百姓没那么好糊弄了。那个群体在享受,醉生梦死,还要底层为他卖命,笑话。”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火狐浏览器扩展,可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2015年4月20日, 11:49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