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
【题图当代水墨《大白》,作者新浪微博:@秃头倔人】

团中央官微趁着气焰嚣张,围剿作业本和加多宝,攻击点放在烧烤与邱少云的类比关系,用烈士话语的政治正确杀伐社交媒体话语。来去攻防不到两个回合,团派就落入下风,那些赣州团委的助手们围住五岳散人,试图扩大战线,哪知道反被包抄,围剿与反围剿甚是好看。

这是微博界意识形态阵势回落几个月后,团派水军发起了的最新一起“上甘岭”保卫战。在此之前,团中央号称要组建千万规模的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者,在如今这次短兵相接中,看得出这支队伍尚未形成战斗力,或许尚未成建制,初试云雨就露了怯。

这次给人的感觉是,网络评论员及其水军作业,正在经历一次较大程度的“国进民退”,但是国营水师的战力堪忧。团派青年领导人试图建立意识形态化的项目基地,进而从侧翼进阶政治权力版图的梦想相当不稳固。如此一来,团派被划入传统权力的建制中,前途不明。

试图用烈士焰火浇灭加多宝这个凉茶领导者,借杀掉营销大V来祭水师大旗的计划算是破灭了。这个案例再次说明,官民二元对立的“两个舆论”划分法经不起推敲,建立在“”前提下的官方舆论布局相当脆弱,可能犯下了方向性的错误。

“两个舆论场”在前几年迅速成为舆情指导的基本理论,事出有因。这个说法的提出,本意上是以合作、共治的思维提出民间舆论的正当性,尽管这个提法相当委婉、相当憋屈,但其蕴涵的舆论改良的苦心相当显著。它也成为舆情研判与推演的主要依据。

正是在“两个舆论场”的指导思想下,微博的舆论控制措施发展出一套合乎阴阳的操作规程:在主体上分敌我,以我为主;结果上强调强弱,我强敌弱;作业上贯彻抑扬手法,抑制不利声音,放大我方音量。进而,舆情控制也按照这一套来操办。

以各种手法收服微博大V,一个是规模上削减。一个是声势上镇压。同时,向微博上输入大量的行政官微账号,用“网络好声音”提振所谓的“网络正能量”,试图用规模掌握舆论场的话语权。这个手段就是依据“两个舆论场”理论部署的,也是舆论改良的花结出的果实。

团中央官微打击加多宝,就是政务微博的规模发展到顶点之后,变舆论被动防御为主动出击之后的一次测试。测试结果很清楚:政务微博的规模优势并不能转化成舆论控制力,政治正确的宣传话语并不能转化为说服力,遵照“两个舆论场”的成建制舆情调控非常软弱。

“非常软弱”的意思是,如果不能动用删除账号、关闭评论等技术审查手段,单凭自由呈现的舆论攻守,政务微博及依附其上的网络水军完全不能掌握形势,也就谈不上“引导舆论”,而是被舆论毁坏,结果惨烈。“两个舆论场”引申出的极端的舆论阵地战法也失效。

而能够动用水军之外的干涉力量,只有网信办。这样说明,宣传系与网信系对舆论的影响力已经有了颠倒与转换,两个舆论场属于陈旧的舆论引导理论,已经让位于基于技术的舆论防火墙设置。水军作为舆论引导的“软件”,实际上是客场作战,微博属于谁的主场不言自明。

所以,未来的舆论调控,可能就是“软件愈软”和“硬件愈硬”,包括政务微博在内的广义水军的效果,不适合实战,会萎缩。网信办借势社交媒体崛起而主张的舆论控制权,将随着舆控的新旧转型逐渐稳固下来。因此,只剩下一个舆论场,它的特点是有无,而不是官民。

2015年4月20日星期一 1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