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9日,中国研究院邀请了来自纽约、新泽西、康涅迪克等地的学者举行研讨会,一起当“评委”,给习近平的“期中考试”打分,并展望分析他在本届任期、下一届任期,乃至更往后可能交出的试卷。《新史记》记者马俭、高伐林根据研讨会发言录音,整理了记录稿并交本人审阅(个别人士未能过目审订),现全文刊载於下。

国人最要警惕的就是“主义”

冯胜平(旅美学者):

(续前)个 人崇拜和民主崇拜是一对孪生兄弟,区别只在於崇拜别人和崇拜自己。几千年来,中国存在基本问题是:上诈而下愚(陈寅恪)。“人民万岁”是上诈(毛泽东忽悠 民眾);“民主万岁”是下愚(民眾忽悠自己)。其实,人民并不神圣,民主未必万能。有几流的人民,就有几流的政府。没有法治的民主是灾难。不建立法治社 会,没有公民,革命解决不了的问题,民主照样解决不了。

冯胜平:执政者若有真正的自信,应该把反对派送进政协。图為全国政协礼堂。

自由派断言:民主以后不会天下大乱,例子是东欧“天鹅绒革命”改变了政权,却没打碎一扇玻璃。也许他们是对的,我低估了中国人民的素质,他们不是叁民(顺民、刁民、暴民)。但如果我是对的呢?民主之后如果天下大乱、军阀混战,谁来收拾局面?谁来负责?

除了民主崇拜,另一种崇拜是民族主义。我不相信党,不相信民主,也不相信人民;我只相信事实,逻辑和人性。把民族主义推到极致,只会把中国再次引入地狱——对此国人并不陌生。

地狱有很多入口,我们曾走过的那个叫“共產主义”,顏君推荐的是“民族主义”。此外还有新权威主义、自由主义,民主主义和一些其它的什麼主义。

在暴君已逝、暴民未至的今天,国人最要警惕的,是主义。

习近平面临一场恶战。要摆脱前任20年权力佈局,带领中国走出叁千年的噩梦,他显然没有足够的力量。现在的情况是:官场人人自危,右派人心尽失,左派蠢蠢欲动,富人纷纷移民。他身边的朋友,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

90%以上官员不是“红二代”,他们要上位,只能走邪门歪道,“买官”“卖官”。“红二代”则不然,他们不屑如此,也不必如此。“红二代”上位,走的是“拼爹” “拼爷”的路。譬如毛新宇,他的少将肯定不是买来的;再譬如陈知涯、刘源、刘亚洲,他们的中将、上将,相信也不是买来的。今日之官场,不买官卖官,凭一份 工资过日子,相对就是穷人。於是,一群“两袖清风”的“红二代”,面对富可敌国的“官一代”,搞起了阶级斗争:江山是我们父辈打下来的,被你们拿去卖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再往深处一想,江山被祸害以后,一旦出事,你们一拍屁股走人,到瑞士提钱,美国逍遥,留下我们被清算,所以更卯足了劲儿往死裡打,欲罢而 不能。

也就是这批“红二代”,组成了习近平的“党卫军”。他们有担当,不腐败,多数也不相信共產主义。但他们相信“千秋万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