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的毒 | 农药实名制再不出台尚待何时

昨天,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发布消息称,“我市依法严厉打击喝农药滋事违法行为,又有6名非访人员被批捕”。4月28日,6名在公共繁华地区喝农药滋事的黑龙江籍非访人员被检察机关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批准逮捕。警方表示,对通过采取此类违法行为寻衅滋事,企图达到个人利益诉求的人员,将严厉打击处理。

从“又有”二字可以看到文字背后难以抑制的欣喜之情。唯有当年“又有×名反革命分子被枪毙”的铿锵语调可与媲美。前一天,“平安北京”发布类似消息称,6名贵州籍非访人员于4月24日被朝阳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寻衅滋事是一个神奇的罪名,几乎天地之间、国境之内的全部人类活动都可以与它发生联系。但恕我不能一一举例,因为哪怕列举都是危险的。

“要通过正常渠道反映诉求”,说的多好。赶紧告诉这些上访者,中国有信访局、有法院、有报纸、有网络。什么?他们都知道?那还喝药。那就告诉他们,即使要喝药,也别来北京。即使来北京,也别集体喝。即使集体喝,也别当众。不,既然是集体喝,哪怕在自己家也是当众。他们自己就是众。他们自己就是社会秩序。只有一个人一个人地分别在家喝农药,才不会妨碍社会秩序。喝之前也不得通过网络进行串联,网络秩序是社会秩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你们寻了自己的衅,滋了自己的事,伤了自己的胃,出了事还要国家的医院抢救,还要国家的警察逮捕,还要国家的检察院批准逮捕,还要国家的法院审判,还要国家的监狱关押。国家不欠你们的!

枪毙完犯人找家属收子弹费的优良传统必须捡起来。为节约办公经费,把有限的财政用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去,更为了杜绝一些寄生虫想去监狱蹭饭的痴心妄想,建议我国实行有偿逮捕、有偿批捕、有偿坐牢的一条龙有偿改造制度。交不起钱的,可以卖身为奴,哦,我国早没有奴隶制了。好办,可以对自己的身体分器官、分组织、分体液进行拍卖。

扯远了,上面这些都是长期愿景。当下最迫切的是,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农药实名制,北京地区可以先行试点。

据官方统计,网络实名制施行后,一年内网上骂人的帖子下降了百分之();菜刀实名制施行后,一年内犯罪率下降了百分之();手机实名制施行后,一年内电信诈骗的发生率下降了百分之()。有了这些成功经验,农药实名制一定可以取得预期的效果。

(请统计局的同志与我联系,尽快把上面这些括号填上,这样空着很没有说服力啊,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够统计出人们希望看到的数据,加油!)

文章写到这里,我发现悲剧了。我的建议原来是马后炮。

1

但是我还是有话说。新闻里讲,实行农药实名制,是为了从农产品的生产源头严格把关,确保“舌尖上的安全”。我认为这是很严谨很不全面的,舌尖上的安全跟北京城的安定团结相比,哪个更重要,不能分不清主次。

现在重述我的建议:已经实行农药实名制的地方,尽快进行修订,把实施重点从蔬菜大棚挪到城市繁华地带和交通要道。还未实行农药实名制的地方,要认清形势,尽快落实。同时建议中科院等科研单位,加紧研究能够在分子层级进行地理位置识别的农药,一旦进入城市就自动失效,如果到了北京这样的重点城市,一旦进入人体还要能够自动报警。

2015年4月29日, 10:5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