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阅读团中央关于广泛组建网络文明志愿者队伍的通知(附各省名额分配表)

互联网+”在今年两会上是最惹眼的新词,中国政府大力猛吹互联网经济,以期为中国经济转型提供一个导向,也借此稳定实体经济萎靡带来的社会恐慌;同时,政府继续加紧吸纳、调用新媒体传播力量,壮大五毛水军,强化意识形态宣传,引导舆论。

网络舆情维稳:“青年网络文明志愿军”

不论是习近平讲话APP,还是政务微信,都是宣传机器的网络化产物,网络在当局眼里已成为塑造公众舆论和管控异议舆论的便利途径。

近日有闻最早叫“网评员”的五毛军团又有了新名号:“青年网络文明志愿军”。据4月7日香港明报报道,中国共青团中央在全国招募逾千万名“”,要求他们在网络上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同时积极举报。据悉,此项工作被各级团委列为“重中之重”,每个地级市和高校都要配合提交人数。活动搞手之一,正是被称为总书记习近平前“红人”的国信办主任鲁炜。文件强调:“学校战线是主力军,要广泛动员学生参与”。“任务分配参考表”显示为“高校内部”和外部两部分,是按照省级团委划分的指标化操作。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小组会议还提出了“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的高调定性,而这里的维护“”指的是网络维稳,是确保舆情亲政府的一致性。也就是说,异议言论或可能会被上升到“危害国家安全”的严重程度。

评论认为,此举是计划性壮大五毛军团的举措,一方面宣传官方意识形态,一方面监控异议,围攻批评政府的声音。据悉,此前2月13日团中央下发过一份文件,其中称“全国各省市区都需按配额提交志愿者人数”。明报在江西、广东、湖北等省份的共青团或高校官网中都找到了包含同样信息的文件。这份标注为《共青团中央文件》的通知指出,在全国团员范围内组建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者,各省、市、县的志愿者人数不少于共青团员总数20%。每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都有人数配额,根据各省团员青年志愿者人数目标高达1050.3万,其中高校的志愿者占400万。

1xiao_yuan_wu_mao_

根据文件附件《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者队伍建设各高校任务安排表》则列出,广东省各高校须交出的“人头”数目,其中中山大学以9000人占最多,而最少的是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和广东碧桂园职业学院,同为100人。据苹果日报报道,中大学生会前会长张秀贤对此表示:共青团在中大深圳招收“”似乎是硬命令,担心一旦香港中大不妥协或会有后果,但假若屈服向共青团交人,就代表失去学术自由及院校自治,更会影响中大校誉。

但这种强制配额式的五毛党建设,并非空穴来风。今年3月3号,据官媒报道,国信办主任鲁炜强调:青年要努力做国家网络主权的坚定捍卫者;广大团员青年要对党忠诚,坚定政治立场;要敢于担当,大胆地与网络上的杂音噪音、歪风邪气作斗争,不做“沉默的大多数”。这里的“不能沉默”是指要积极拥护政府,在此前1月份,党宣《人民日报》旗下的《》曾发表一篇安徽省委宣传部官员安轩平撰写的文章,称好网民就是要敢做“”、多做“点赞党”,还要乐做‘自干五’”。当时引发众多网民热议。在BBC中文网相关报道后面的评论栏里就可见好几个疑似五毛的账号,经验显示,在外网报道的跟评部分针对性使用水军一般为敏感度(官方重视度)较高的话题。如今看来,上述消息很可能是为组建“青年网络文明志愿军”的舆论造势。

fang_di_chan_shi_chang_yu_lun_yin_dao_

利用互联网宣传、强调网络舆情引导以及公开招募五毛党并非今年突显,早在2012年2月,广东省委书记朱明国就在一次会议上透露,广东将组建一万名网络舆论引导员,“目的是为进一步发挥引导、教育和服务职工的作用”。据悉是广东工会“四个一万”工程计划之一,是利用工会公开招募五毛实施网络维稳。自习近平上台以来,对网络舆情管控的强调尤为突出,党宣《学习时报》在2013年6月就强调要“有效引导突发事件网络舆情”:“要培养网上舆论引领员,把网络舆情监控与评论引导紧密结合起来;在本地网络舆论平台上强化网络把关,探索网络舆情联动应急创新机制。”

媒体人北风认为:“共青团系统一年到头要求下面建这个那个的活动无数,下面一般也是停留在纸面上。以前就成立过青年志愿者,关爱农民工子女志愿者之类的东西。一般是按团员总数的一定比例来要求,这种东西没有战斗力,共青团系统没有强制力,也没多少预算”。论其“战斗力”的确不足为患,但此举的性质属于网络维稳装备,舆情注水混淆视听同时监视、扼杀异议,是政府利用网络发起的又一波意识形态战。

经济舆论维稳:“互联网+”大跃进

经济是当局维系社会稳定、统治稳定的关键。但目前中小企业普遍进入困境,民间经济一蹶不振,企业破产、停产和劳动力隐性失业正在蔓延。上月底网上流传出一份广西宣传部通知,显示房地产市场相关舆论敏感晋级,当然经济相关舆论也是一样被控制。只控制舆论没有用,实体经济的衰落已经瞒不下去了,于是自去年开始大力鼓吹互联网经济,以期稳定民心“互联网+”在今年两会上是最惹眼的新词,肩负着GDP增长和经济转型升级重任的各级政府跃跃欲试,随即“互联网+”与全民足球并列进入“大跃进”模式。

两会上,李克强表示:“我很愿意为网购、快递、电子商业等做广告。因为他们极大带动了就业,创造了就业的岗位,而且刺激了消费。 站在互联网+的风口上,顺势而为,会使中国经济飞起来”。4月1日,李克强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中主要议题就是,“部署盘活和统筹使用沉淀的存量财政资金,有效支持经济增长;确定加快发展电子商务的措施,培育经济新动力;决定适当扩大全国社保基金投资范围,更好惠民生、助发展”。与此同时,质疑互联网经济的相关讨论帖在墙内被删除

互联网很难对支柱型传统产业形成有效促进,比如提升生产效率、利润率和增加就业岗位,以互联网的便捷高效却对传统服务业形成很大冲击,大跃进式发展互联网经济容易令以从事服务业维生的低收入群体面临失业危机。疯狂只会推高风险,吹大泡沫,就如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互联网概念股疯长、指数飞天、市场利率大幅下降……

zu_ji_

利用舆论引导缓解就业危机,鼓吹互联网创业“形势利好”,热捧所谓“成功案例”同期出现。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亲赴创客中心与“足记”APP创始人杨柳合影,该报道瞬间登陆各大陆媒体版面,杨柳被宣传为互联网创业成功典范。“足记”APP是一个可以用电影构图的方法给自己的照片添加滤镜、字幕和水印的社交软件,其实也没有太多创新,却在十天不到的时间里在App Store的排名从Top 1000开外蹿升到了免费分类全榜第一。以跟风炫耀为主要属性之一的社交平台做造势基地,只有“好玩儿有趣”这一个特性,浓郁的文艺鸡汤小众情调,此类产品很可能会成为昙花一现的现象级产品,脸萌、魔漫相机就是如此。

互联网创业并不比实体创业更容易,巨头垄断是不争的事实,没有足够庞大的资金很难撑下去,没有强劲的人脉连天使投资人都拉不到,草根缺乏互联网经验和商业知识,盲目创业很容易被套,最终被泡沫化的互联网+经济大跃进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