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快入夏了,又该到了彪形壮汉在街头赤膊吃烧烤的季节了。

笔者因工作原因常到各地,有幸见识到许多城市的风景,虽然感到各个城市的景致千差万别,但有一景却是大同小异的,那就是吃烧烤。每逢盛夏季节来临的时候,我在一些小县城,或是地级市以及稍大一点城市的周边地带,都会看到这一盛大壮观的场景:一条宽阔的城市马路,被用花条子布搭成了简易的棚子覆盖着,大大小小的烧烤摊就在里面一字排开。每个棚子就是一个烧烤摊,里面放有十几个大小不一的或方形或长形的桌子,桌子高度不过三尺,凳子也是低矮的马扎凳,桌上的烧烤炉里冒着滚滚的浓烟,一群穿着暴露的男男女女将方桌围得严严实实,他们高声地说笑,毫无顾忌地往嘴里塞着一串串肉串,高大的扎啤杯里装满了扎啤,有几个膀大腰圆的男食客上身赤裸着,脊背在刺眼的白炽灯的灯光下泛着油油的光。其中一个男食客一边用嘴角叼着烟,一边翻动着烤炉上的一把肉串。肉串被炭火熏得吱吱冒油,烤炉上的烟熏得他睁不开眼睛,这男人迷着眼,歪着头,冲着门口嘶吼一声:“老板,再来一捆扎啤”。继而又转过脸继续翻动烤炉上的肉串。。。

但这一本该在盛夏季节上演的盛大场面,却提前在微博上上演了。事情的起因是源于自称“凉茶领导者”加多宝的一则微博广告。在这条微博中,加多宝力邀大v“作业本”开设烧烤店,并承诺奉送10万罐凉茶以示祝贺。

有盛情,当然有难却。4月16日,网络大[email protected]作业本转发了这条微博,并称,“多谢你这十万罐,我一定会开烧烤店,只是没定哪天,反正在此留言者,进店就送免费喝!!!”

没想到,这一来一往,以“”为话题的极普通的一则微博互动,不但点燃了烧烤摊上的木炭,还蔓延成一场舆论界的熊熊大火。军报首先奋起揭批,接着《环球时报》跟进,再接着各地团委的官v发话。就这样,一场从天而降的熊熊大火迅速地将“加多宝”和“作业本”团团围住。在强大官媒和社会舆论的压力下,加多宝很快就删了微博并道歉缴械投降,大v“作业本”也被逼得不再以此话题继续发声。

一切都源于公众对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那个“英雄形象”地质疑。那个“趴在火堆里一动不动”的英雄,在中小学教材,以及军队的纪律教育素材里一直被人们顶礼膜拜着,60年来也一直是相安无事,但六十年后的一天,突然有好事者站出来说,“这事件不符合逻辑,尤其不符合生理学现象”。用句通俗的话说就是,“有人趴在火堆里一动不动地被大火烧了半个小时是根本不可能的。”这一质疑一下子就调动了“侦探爱好者”的积极性。要知道,自从07年的“周老虎”事件被扒皮以来,民间侦探越来越表现出了它强大的力量。似乎在一夜之间,中国大地上就冒出了无数个福尔摩斯来,他们专拣一些敏感话题,一些有争议性的事件下手,从技术的角度来鞭辟入里,条分缕析地论证某一事件可能或者不可能。英雄被火烧事件当然不会被他们放过。经过一帮子“福尔摩斯”的左分析,右推理,最后得出结论:没有人可以做到纹丝不动地趴在火堆里被大火烧半个小时。那就是说,被树立了半个多世纪的英雄原来是个假的。还有人用实证的方式来论证那个堵枪眼的英雄,也是不可能的。这观点一推出不要紧,一下子就像捅了马蜂窝,轰的一声,马蜂就开始集体出动了。

反应最迅速的是军报。4月2日《解放军报》刊登的头版文章《固根铸魂才能防蛀防蚀》指出,“西方敌对势力把我军作为西化、分化的重点,想方设法进行渗透和破坏,加紧对我们搞“和平演变”“颜色革命”,加紧实施网上“文化冷战”和“政治转基因”工程,妄图对我军官兵拔根去魂,把军队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

接着用了2000多字的篇幅论述了抵制西方敌对势力的渗透如何重要等等。在这篇被“澎湃新闻”转载的文章后面,我看到了一个最神地回复是:“反腐两年,被干掉的将军比抗争八年还多几倍,这难道也是西方敌对势力干的?”

好嘛,原来敌对势力就藏在我们的队伍中呢,他们都是烧烤吃多了吗?要不然,在“加多宝”和“作业本”的微博互动上,仅仅说了个“烧烤”为什么就让某些人坐不住了呢?换句话就是,某些人为什么对“烧烤”两个字这么敏感呢?

先让我们先来看看生活中的一个例子。

先以“秃子”为例。我们知道,对于一个头顶一片不毛之地的秃子来说,你若是当着他的面,说那个“秃”字的,一般来说是不妥的,就像不能对着一个失明的盲人说他眼瞎一样,这是为了照顾残疾者的心理感受。因为“秃”是秃子的软肋,正如失明是瞎子的软肋一样,是他的生理缺陷,所以不管你是有意或是无意地在他面前说他秃子,都会被认为你是对他的嘲讽和取笑。

虽然秃子怕人说”秃”,但秃子并没有否认自己是秃子。也就是说,秃子对自己的头秃是认可的,他一般不会把自己的秃头用各种材质武装起来以次充好,然后指着自己的“头发”坚定地说:“你看,我你们一样有头发的,我不秃,我是正常的”。虽然有些秃子每天也会戴着帽子,但其目的不是为了否定自己是秃,而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秃。当别人说他“秃”的时候,他会很生气,生气的原因是你接了他的短,而不是为了否定他是个秃子。

所以对于一般的秃子来说,不存在质疑的问题,只存在“尊重”的问题。

但是,也确实有那么一些“疑似秃子,”他们每天都戴着帽子,却还坚称自己拥有一头漂亮的头发,当人们质疑他是个秃子时,他不是把帽子摘下来示人,以证明自己确实不秃,而是破口大骂人们不该去质疑他是个秃子,并且用种种理由和论据还证明自己头顶上是长毛的。理论说得头头是到,证据也能找到一大堆,什么“张三见过我是有头发的,”什么“李四和他一起洗过澡,也增目睹过他的一头秀发。”甚至他可以找到一个理发师,对着镜头言之凿凿地说,“是的,我确实每个月给他理一次头发的。”证人证据很多,目的就是为了证明他不是个秃子。当别人质疑他,你不秃为什么整个夏天还要戴个帽子呢?他不是将帽子脱下来以示清白,而是将帽子紧紧捂住,还强词夺理地说,“夏天戴帽子怎么啦,我意志钢铁般地坚定,不怕热!”

好吧,你意志比金子还坚定行了吧,但让你把帽子脱下来这一简单的动作不算难吧。如此简单的动作不做,偏要找那么多的人来证明你不秃有意思吗?不管有意思还是没意思,反正你让他脱下帽子让人看一眼,他就是打死都不做。你若是问急了他,他会复读机一样地给你重复耳熟能详的那句话,“我就有头发,就有头发。。。”

这不禁让我们想到了那个曾经流行中国大地相同的句式:“某某主义好!”你若问他为什么好?他回答你说:“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

遇到这样的人,你还能说什么呢?你要给他讲理吗?他却给你动情,你若给他动情,他又要给你讲理。一个本来简单的问题却要搞得那么复杂。其实想证明你不是秃子很简单,只需要把帽子摘下来,让人们看一眼,“你看看,我头上也是长有头发的来。”就可以了嘛,何必要费那么多的口舌呢。

“烧烤”问题也是一样的,当有人质疑邱少云“趴在火堆里一动不动”不符合生理学常识的时候,你只需要请一些生理和心理专家来论证一下便可知道真假,再不然可以找一个“意志如钢铁般坚定的”战士模拟一下也便知,何必一定要像一个泼妇一样在那里骂街呢?

明明是秃子也是不可以说秃的,一定要说成是长发飘飘才可以。你若是一位帅哥,面对着一个秃女,你必须要学会酝酿情绪,要会用深情的目光望着她,并用一只手煞有介事地抚摸着秃女的光秃秃的脑门—-那是在假装揉搓她一头根本不存在的秀发。还要用富有磁性的嗓音说:“亲爱的,当你长发及腰,你就嫁我好吗?”这时,秃女被感动得泪眼婆娑,她深情地望着帅哥,像鸡啄食一样拼命地点着她的光秃秃的头颅。。。这难道不是在演戏吗。

这使我想到另一则新闻,关于那个著名的《乌鸦喝水》的故事。凡是读过小学的都学过这篇课文吧。“一只乌鸦口渴了,它要去找水喝。。。然后它发现了一个瓶子,里面有水,它想喝到水,于是就找来了小石子丢到瓶子里,最后终于喝到了水。。。”这本来是一篇科普小品文,目的是要教育小朋友们遇到事情要多动脑子,然后就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但是,这样一篇毫无政治观点的科普文章却被人质疑是很不靠谱的。有好事的“福尔摩斯”就用多个省市的小学教材中所画的瓶子做了实验,发现无一例可以通过石块让瓶子里的水上涨。也就是说,按照教材中所说的办法,乌鸦是根本喝不到水的。虽然有一家出版社的教材画的瓶子可以喝到水,但是,却要丢进去足够多的石子才可以。乌鸦面对这样的瓶子,它不停地衔来石块向里面投啊投,直到水位上涨到它可以喝到水时,乌鸦却被累死了。而这一不靠谱的教材居然可以”横行”中国几十年,你说这不是造吗?

一个有责任感的政府应该具有知错就改的能力,这种能力是一种对污浊的自我净化,它促使着社会这是朝着良性的道路上不断发展。一个有责任感的政府,在面对公众对某些敏感事件和任务质疑的时候,要能够敞开胸怀,用热情和信心来拥抱各种观点的碰撞,而不是想尽办法,挖空心思地对质疑进行围堵和压制。在一个思想多元的时代,人们的思维不是应该像从前那种被垄断,而是该用火炬点燃和激活,这是一个富有创造性的民族所具有的主要特征。这种创造性的质疑精神,尤其体现在对于一些传统的东西,一些被世俗所固化了的思想和认知,甚至被称为是伟光正的清规戒律地质疑上。16世纪初,罗马教廷压制了哥白尼的日心说,历史为他们留下了亵渎科学的恶名,而到了21世纪,如果有人依然还想用这样套来压制人民的思想,尤其是压制人们的创造性的质疑精神的话,甚至听到“烧烤”两个字都会耳热心跳的话,这样的民族还能希望吗?

想尽办法竭尽全力地去维护着一个虚假的存在,其实内心虚弱的表现,是不自信的表现。有一个东西,当大家都知道他是假的,但却没有人去说破的时候,这不叫泡沫又叫什么呢?是泡沫就会破的,一个被吹大的泡沫只能使得破裂的力度更加的剧烈,造成的危害也更大罢了。

”英雄是不可以侮辱的,“这说话是有道理的,我们也应该秉持着这样的理念。但问题是,你要首先确保这个英雄他是个货真价实的英雄,而不是人为捏造出来的假英雄,甚至是狗熊。这样才可以,你说是吗?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火狐浏览器扩展,可穿墙阅读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