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如何看待刘桂娟关于点翠头面的网上言论?

提问:
672388eb1aaa8639531ab0abeef1b5fa_b
a2b6350d7ec8ab052f569d37299cc427_b
60975a2a43e367cbc47cff528a5507ab_b

我按我先后看到的顺序吧,呵呵

答主:

裱糊匠

@平沙生 一如马老师和我说的,京剧的行头,在一开始的时候也是很简陋的,但是后来生意红火了,看的人多了,老板们也都有钱了,所以开始置办好的行头,当然是越来越奢靡了啊,但人家那时候是什么?是自由市场啊!哪来什么大自然保护这种概念啊,NGO在中国还什么都不是呢!

所以,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呢?“我们团有的是钱,几位主演都是几十万买头面,国家出钱。”别扯保护不保护翠鸟了~就这一句,现在当官的都夹着尾巴做人,公款吃喝查成这样,出门都还要小心着点,上次上海一群被查出来吃天价料理(实话说那家我也吃过啊- -)就跪了,你凭什么花着纳税人的钱那么嚣张?作为一个隶属国家的院团演员,你首先戏得唱得好啊~戏唱得和Shi一样(具体参见最近演出的《锁麟囊》)出来炫耀自己有一头十几年前,十几万买的点翠~这和一个官员炫耀自己拿公款请人吃了一桌鱼翅有什么差别?都是职位需要呀,人家也需要应酬的呀,桂娟老师说,没有一头点翠不叫角,那人家做官的没有一只好表还不叫高官呢!你说人家本职是为民请命,那你丫的本职也是好好唱戏啊!最牛的是,桂娟老师还和我们说,这东西升职,最后卖给戏迷朋友还能赚…这直接就是亏空公款了~这头点翠归谁所有?归刘桂娟还是归院团~归院团凭什么她刘桂娟拿出来炫耀?如果这是可以的,那我党官员应该以党的名义给自己买一辆玛莎拉蒂,就号称这是公家的车~我也就只是开开~:D

好,弄清楚了这个问题之后才会有翠鸟的问题,其实这东西就是十几年前做的,做都做了,无论对错,你都不能让人家砸了不是吗~那时候中国的动物保护,NGO还是很渣的呢,其实现在NGO也还是很渣,所以自由市场自由经济,它客观存在无可厚非啊。问题就在,现在大家都说要抵制鱼翅,所以如果大家吃也都是自己吃吃就好了,不会有“拿国家钱”吃鱼翅然后还把鱼翅拍上网说这鱼翅多多多特别~我~也~是~看~醉~了~所以这问题就是自作死不可活~那她为什么那么嚣张?因为有人给她撑腰别~那谁给她撑腰呢?呵呵呵呵~圈里人都懂的!这事儿SB在于,她招惹了一群群众对梨园圈群起而攻之啊~同学们,真的,我梨园圈真的很无辜啊~前不久小伙伴八老板陈书桐在上海排了一部戏《逃国献宝》,当时他是可以向学校领导多报一些钱的,比如说做一件新的衣服啊什么的,人家就说没有这刚需,就没要国家这笔钱,两万块就把戏给排了。这尼玛才是业界良心好吗!!有些演员现在动辄十几万戴在头上的,真的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给梨园圈招黑。

好。。。扯远了~~娟姐真的是致力于让我国剧走向灭亡啊,因为一个路人在听到这个事儿的时候是不屑于深究它的对错的。对于路人来说,这个事儿的信息量就是“一个没有市场的国粹戏子,唱出来的东西我们也不要听,但她花了我们纳税人的钱,拔了翠鸟的羽毛(无论它到底是不是那么珍贵,在路人眼里,它就是了,舆论总是很残酷的),做了一头饰品,还无比嚣张~” 为什么还没把她请去喝茶。

当她造成了一群路人,一群群众对于京剧的反感的时候,那就是无论你多有理,无论一群唧唧歪歪的戏评多有理,都没用了。因为她就是给这个行业带来了致命的伤害,你要知道,为了哄观众进戏院买票看戏,国家烧掉的钱何止是一头点翠,几百头点翠都烧掉了吧~而你那么一闹,这些烧过的点翠就白烧了。所谓中华语言博大精深,同样是购置行头,看看人家王珮瑜,瑜老板在自己的回忆文章里说的多巧妙。

《那九年》连载 • 三

“那时在学校可没有私房行头,服装老师根据学生情况统一安排服装和盔头,《文昭关》需要三幅髯口(黑三、慘三、白三),在台上可以换戴三次,别提多有多期待了!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公用的髯口谁都可以戴,日积月累难以清洗,一股陈腐的臭味熏得我一出场几乎忘了词。下来以后,思及老师语重心长的告诉我:想要不戴臭髯口,你就得好好学好好练,成了角儿就能定制私房髯口了。。多么刻骨且滑稽的记忆啊,多年来我也这样告诉我的学生,只有成了角儿才能免受那些芸芸众生里的委屈。。”

王珮瑜并不算是特别能写的,也不算是特别会说话的,但比起刘桂娟,这尼玛说的巧妙多了好吗!人家有说自己用什么动物毛做么?人家有说自己做了那么一套行头多么惹人羡慕多么昂贵么?人家就是知道有的事儿得角度对,立场对,点到即止啊!

其实看到刘桂娟干这事儿,我心里是真的害怕,“程门”失火,殃及鱼池啊,就是生怕别人没事儿扯到我教授。不过竟然有些高票答案如此无聊地偏偏要提到我教授,那也就索性来说说我教授的点翠好了。

跟随火丁 深入幕后(组图)|网易新闻中心

“点翠,就是在钢骨架的头花图形内贴翠鸟的羽毛。头花,但凡蓝色的,都是点翠。现在常用的方法是以蓝绸子代替翠羽,制作点翠头面。虽然没有点翠的效果亮丽辉煌,但也落得个大致颜色相符。京剧旦角演员如有一套传统工艺的点翠头面,那就是相当体面的装备,这起码证明了其衣钵传承的正统与规范。张火丁的这副点翠头面是最为传统的工艺技法,从质地看来,年代久远且至今色泽亮丽,堪称精品。”

这一篇是选自《青衣张火丁》的,什么叫做人品差距~就算在为她出的这本集子里,作者都有意避掉了直接说“张火丁的点翠是翠鸟羽毛做的”这种直白的话,除了做了常规的知识普及,和一些说明之外,言语绕了一个弯子,含蓄一下也是落落大方。大家都是理智的人,都能理解作为一个角儿需要一个好的行头,这样的文字读起来就会觉得“年代久远,已然是老一辈做的东西了,既然不能把羽毛装回给翠鸟身上,那不如好好珍藏。”

最后,你自己喜欢在微博上不会说话得罪人就算了,别搞得人家觉得我梨园圈都是SB好吗~我们还是有好好唱戏的人的~

2015年4月24日, 10:03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