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目前的体制,就是一个党国合一的体制,其关键就是在党完全控制国家的情况下,中国就是一个变了态的国家;然而很多人,却因为近年中国的经济发展,以至“毕福剑事件”之前的假象——“私底下生活的自由”,令很多人都忘记了中国的异常——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由始至终都异常变态。

有如深圳取消“一签多行”,中国人忘记了设限的不是香港政府,而是中共中央;这种异常就是,香港政府竟自称“没有权利”,或者不敢去为游客设限,而竟由“中国政府”去规限自己的人民“出境”;为何共产党竟敢限制自己的人民出境呢?为何中国人民竟不怪共产党,却走去怪香港人呢?是因为比起共产党来说,香港人好欺负一些,还是“香港是中国的殖民地”呢?同样道理,香港人支持的“入境税”,早在一些人满为患的旅游景点如张家界实行,香港人甚至被当是“外国人”来收费,那么为何张家界可以,香港却不可以?“特区政府”为何连张家界的地方政府都不如?说到底,这就是中国制度的诡异之处,大家口说“爱国不爱党”,但讨论这些问题时,却忘记了制造出上述一切荒谬的中国共产党。

又退一万步,别的国家的人民有自由流动的权利,为何中国不可以?原因就是中国是一个异常的国家,虽然所谓经历了“开放改革”三十余年,城乡差距却仍然差天共地,每个地方政府犹如地方的土皇帝,一旦自由起来,由利益、开支分配以至管理上都会立即打崩头,而监察异见人士维稳成本也会大增;同理,由于中国官员到处苛索杂税,所以和香港这个自由港连接,就会变成挡不住的走私洪流,“一国两制”,和“中港融合”是完全相反的方向,两者有如水沟油,真相是只有毁灭香港,或者推翻共产党体制两个选择,期望又融合又两制,是妄顾现实。

良心记者高瑜被重判七年,中共所谓“国家机密”竟是习近平的“七不讲”,这七种不能讲的包括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共产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以及司法独立,这些“七不讲”更被指定在中国各间大学实行,因此这样制度出来的大学文凭,能够抽离背后教育缺憾吗?这种异常变态的中国,不但中国人忘记了,甚至连香港大学的校长副校长都忘记了,他们竟要强制香港大学生去中国“交流”,去接受共产党“七不讲”的洗脑,去活在一个中国人千方百计逃离的荒谬制度,去接受有如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振民那种“香港人等如中国人,所以港人治港等如中国人治港”的荒谬逻辑教育;真相就是,只要共产党一日未倒台,讨论中国问题的时候,都无法抽离或摆脱共产党,以此为例,中国的法律学者,真的是教法律的吗?

中国人很不幸,活在中共的阴影之下,连累了亿万计的中国人;然而想救中国,首先要确认共产党的变态,而不能把中国当成是一个正常的国家,在党国不分的体制下,不要甘为共产党借国家的名义来利用。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火狐浏览器扩展,可穿墙阅读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