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滨:郭文贵、胡舒立恶斗的沙盘推演

假设有这么一个故事:美国的一个奸商被政府调查,这个奸商在另一个政府机构的庇护下逃亡海外。 某个媒体(例如,《纽约时报》)得知这一事件后,报道了该奸商舞弊枉法的罪证。 该投机商恼羞成怒,找该媒体的主管“单挑”,在海外大肆披露该媒体种种“内幕”,肆意抹黑对方,并扬言“一切才刚刚开始”。 而这个投机商的靠山是美国的特务机构NSA。 虽然NSA某老总已经落马,但能量犹在。 追查其犯罪嫌疑的机构是联邦特勤局。 双方已经够强大,但都有更强大的靠山在支持,双方都握有对方的把柄……。

这样的事情在美国可能发生吗? 扯淡! 就连好莱坞的剧作者也从来没有想象力构思过这样一个故事。 美国如果烂成这样的话,政府要不早就被推翻了,或者官员们早已被老百姓打死光了。

但这样的事情在中国正在发生,其复杂性和斗争的激烈程度超过人们的想象,就是好莱坞大片也难以描绘其激烈程度……。

郭文贵的那些事情在中国一点也不稀罕。 郭文贵为什么要找马健之流的高官联合圈钱呢? 因为跟中国所有的草根商人一样,他十分清楚,如果不打破道德底线,巴结中共高层,没有强大的官方后台和背景,谁都会跟小鱼小虾那样被大鳄吞掉。那是一个无商不奸的生意场。 中纪委也心知肚明, 随便找个政府机构查一下,都会查到超级大贪官。 本来只是在一个部门反腐,但深挖下去牵涉到的部门越来越多,甚至连国安部这样的特务机构都成了腐败的重灾区,其腐败程度大大超过国民党时代的戴笠领导下的军统和前苏联的克格勃,堪称世界前所未有的间谍机构腐败案。 这严重威胁国家的安全。 但是反腐还必须进行下去,否则国家没有任何一个清廉的机构和官员,彻底烂完了,江山肯定要丢,共产党整个都要玩完。 所以这是背水一战,死活在此一搏。

胡舒立如果没有中纪委在背后支持,借她十个胆她也不敢那样频频爆料,否则早就被仇家做了。 她跟郭文贵没有私仇。 她把郭文贵的那些丑事披露出来,可能是想敲打郭文贵背后的大官们,要他们乖乖地和中纪委合作,不要再搞小动作了,中纪委早就抓到了那些高官的所有把柄。

但是郭文贵会老老实实就范吗? 没门!  他跟胡舒立斗法是假,跟中纪委斗法是真。 至于他郭文贵要和中纪委斗法到何种程度,这要看他的水到底有多深。 他水多深取决于两个因素。 第一,是他郭文贵的后台有多硬。 如果他的后台仅仅只是马建,那他还不至于翻天。 中国是一个人脉比什么都重要的国家。 马建毕虽然经营了国安部30年,但他在政治局和老人中的人脉还不行。 习、王如果下决心掐死马建那个色棍特务头子,就跟打死个苍蝇那么容易,根本不必拿出对付薄熙来的手段跟他纠缠。 但如果郭的后台是曾庆红呢? 这就难说了。 曾庆红的人脉通天。 现在常委就是搞民主投票,还是他曾庆红赢。 但王岐山手中攥着那些江派常委的把柄。 他们若敢造反,可以各个击破。 抓周永康的目的就是“杀鸡给猴看”,让那些常委们忧着点。 所以即便曾庆红想翻天,也是高难度动作。 郭文贵的水到底有多深,还取决于另外一个因素,这就是他手中握有多少高层腐败机密。  他掌握的机密越多,对中纪委的威胁就越大。 所以这比他后台有多硬还关键。

现在郭文贵几乎每天都和媒体打交道,十分活跃。 而胡舒立的《财新周刊》已经准备状告郭文贵诽谤。 下面将会如何演化呢?

第一种可能性,就是郭文贵黔驴技穷,成为一条路边没人看一眼的死狗。郭文贵会频频爆料,但他始终拿不出任何“真货”,最终他那爆的那些“料”如同垃圾一样失去价值,他把自己给玩死。 这种可能性相对较大。 从郭文贵到目前为止爆的所有的“料”来看,有这三个特征:(1)水分太多,毫无价值。他曾把李友的双重身份证亮在他微信里,再就是李友淫乱,睡18岁的大姑娘一事。 中国有钱有势有权的人多办有多重身份证,这是半公开的秘密。 至于他们淫乱,睡18岁的大姑娘,这早就不是啥秘密了。 如果他们不淫乱,那才叫头条新闻。 (2)不着边际。 郭文贵爆出的料,除了水分多就是不不着边际的瞎扯乱侃。 他说胡舒立跟李友私生子那件事,既不符合事实也不符合逻辑。 退一万步,胡舒立即便跟他描绘的那样是个女色情狂,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那是私生活,并不妨碍她办杂志报道财经新闻。 这年头有私生子的名人多了去了,没人感兴趣。 郭文贵说胡舒立的杂志靠要挟企业大发横财,这也许有点干货。 但是说这种话要有证据。 拿不出证据,等于放屁。 (3)不着边际的海吹。 郭文贵说的话,十之八九是漫无边际的瞎吹。 例如他说他此次到美国之后,美国政府和其他一些国家的有关部门一直在和他保持联系,还有他说他跟王岐山的关系很好,“要是没有王岐山市长的支持,我们怎么可能在短短300多天里把这个楼盖起来,不可能的” —— 一看就是海吹。 郭文贵的话,只能拿来骗骗那些胆小鬼。

从郭文贵的发迹史来看,这很像一个牛皮哄哄的假冒,什么干货也没有。 他的城府甚至还不如赖昌星。 这种人之所以在中国能够风生水起,完全是因为中国商海的人们普遍太浮躁,太短见,太脓包,太无耻。 胡舒立和中纪委根本不用跟他较真,该啥啥。 只要不理他,让他去瞎折腾,爱啥啥,他闹到最后什么什么也得不到。 

第二种可能性,就是达成台下交易。 郭文贵要和胡舒立“约架”是假,想和她背后的中纪委摊牌是真。 胡舒立起底郭文贵不过是通过敲打他进而敲打他背后的大官,而郭的反击也是敲打王岐山,要王岐山知难而退。他知道胡舒立是不可能和他在公开场合斗嘴的。 郭文贵是个精明和奸诈的生意人,他明里是要求和胡舒立公开对话,暗里却是和中央领导要价。 这是他乐此不疲的游戏。  中纪委如果愿意和郭文贵谈判,必定是出于这两种考虑之一:(1)郭文贵手中握有某种“核爆机密”,一旦泄露,势必“亡党亡国”。 (2)郭文贵可能愿意向中纪委披露某些贪官的罪证,中纪委以保全其生意为筹码,换来郭文贵的合作。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前一种可能性不大,倒是第二种可能性是比较现实和理智。 这是郭文贵最好的出路了。 现在的问题是,郭文贵还有任何被利用的价值吗? 这个,郭文贵自己最清楚。

第三种可能性,就是郭文贵和中纪委撕破脸皮,鱼死网破,大爆中央高层丑闻,把他知道的所有机密一股脑兜出来,当中国的“斯诺登”。 如前所述,郭文贵在中共高层的人脉有限,人家会不会把机密泄露给他这个草根奸商还是问题。 要当“斯诺登”还要自身存有“干货”。 除了他在“盘古会”秘密录制的那些高层淫乱视频,他到底有多少“干货”?  这里不排除一个可能性,这就是马建也许还有余党,偷偷摸摸派人联系上郭文贵,把国安部的机密交给郭文贵,以此要挟中纪委,要中纪委对马建手下留情。 问题是:郭文贵有多大能耐干这种惊天动地的蠢事? 马建本来应该还是可以保住他老命的。 他要是敢这么做,必死无疑。 他敢吗? 现在剩下的最后一个可能性就是曾庆红跟王岐山鱼死网破了。 曾庆红如果真的拿国家机密要挟中纪委,找他在澳大利亚的儿子就可以轻易办到,根本不用找郭文贵。 再就是公开分裂中共。 如果那样的事情发生,中国官场就不止是大地震了,恐怕会彻底乱套。

最后一种可能性,就是郭文贵从此安静下来,不要在政商黑幕中淌浑水,而是老老实实做点小生意,不要再去折腾那些不着边际的大项目。 这是他最好的出路。 他本来不过是个初中肄业的农民。 一个没有背景的农民在政商风云中如此翻云覆雨,攀上国安部副部长,扳倒北京市副市长,能耐确实罕见。 但这也让他养成嗜赌成性的恶习,总以为自己可以巧取豪夺,最终得胜。 所以他就越来越狂妄。 问题是他的对手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强大,这是他看不清楚的一个现实。 如果他能够认清这个现实,不再那么狂妄,也许还会有善终。

1947年蒋介石派蒋经国领导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打老虎”运动,力图整治腐败,恢复民心。 但打老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蒋介石顾全国民政府和孔氏家族的体面,碍于宋美龄和孔令侃之间的关系,压制调查,窒息言论,徇私包庇,最终以大事化小,以后台结案的方式了断。 打老虎失败,终于毁灭了国民党和政府拥戴者的最后一点希望,使国统区陷入人心尽失的严重局面,间接导致了国民党政府在大陆的彻底失败。 眼下中共的反腐败也面临同样的考验。 能不能把中央一级的终极腐败官员统统给依法惩治,这是对中共最严峻的考验。 郭文贵和胡舒立的恶斗,不过是个小插曲,但也许正是这个小插曲拉开了这场最后决斗的帷幕。 正如郭文贵所说,“一切才刚刚开始”。

2015年4月3日, 8:55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