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伯

文|吕北海 编辑|张建宁

2015年4月2日,(区少坤)获释。这位广州监督公车私用的草根市民,并没有因为“嫖娼事件”而一蹶不振。相反他指证“嫖娼”是构陷,于是10天来风波不断:“被旅游”、“被扣派出所反复问话”,甚至“被封口”。

4月12日晚上,《路标》君拨通了区伯的电话。区伯说,“被嫖娼事件”也是挺好的一件事。相信从他这次以后,“”的事件会杜绝,毕竟网友都在那里盯着。

区伯还向《路标》君介绍,这几天有政府官员当面叫他不要管那么多事,并暗示给他物资资助。“我不但不会被打垮,也不会受物质上的诱惑。我不会倒下去,请相信我。”

4月12日,区伯还在微博写道:当静心回过头来看那些被“卖淫嫖娼”,被“寻衅滋事”,被“扰乱社会秩序”,被“非法上访”,被“逼迁强拆”,受屈辱而又申诉无门倍感无助的人,就会感受到他们受的压力。

区伯:湖南长沙警方应该出来辟谣

区伯

路标君:4月10号,看你微博说在派出所呆了一天?

区伯:是啊,上午九点二十分,就被广州民警带到海珠区江海派出所。四名警察围着我,一个姓冯,一个姓李,还有两个不知道名字。越问越离谱:你有没在长沙怎么怎么样,有没发生性关系,你认不认?我就说没有。我没有义务告诉你,因为这个案子不关你们广州公安的事。

他们就说,湖南长沙把案卷调过来了,让广州公安再问一次。还说是为了更好处理现在的與情。我说这关我什么事,他们说怎么没关系,这是由你引起的,你要注意言行。

后来我说要走,他们就用手抓住我,拖着我的手,说:不准走。我说我有心脏病,他们就马上叫救护车来派出所门口守着,还带了(心脏)急救药来,反正不让我走。直到下午律师来了,才给我走。

他们这也不是传唤,反正有权就可以任性,可以随时叫你。

路标君:当天除了问有没发生性关系,还问了别的问题吗?

区伯:反复都在问长沙的事。我说就是那个陈老板(设的局)。他们就问我能不能证明陈老板是公安系统的。我说我没说过陈老板是公安系统的,反正网上都这么说。我没有去调查,是网上很多人根据他的名片人肉出来的。

他们说,媒体的东西都是乱讲的。我说那湖南长沙警方应该出来辟谣啊。如果媒体报道是假的,网友人肉是假的,那你马上出来辟谣嘛。

舆论压力太大区伯被“旅游”两天

路标君:4月3号,你从长沙释放回广州第二天,发了条微博“被旅游,在路上”?

区伯:4月2号,我刚回来(广州),各地方媒体都来采访,我也是照实来讲。派出所民警就问,能不能出去旅游一下。现在媒体的舆论压力太大了,想避开一下。

第二天,两个民警就带我去(广州)从化区一家宾馆。没有旅游啦,就是呆在房间,聊聊天,喝喝茶,一步路都没出去走过。我就发了条微博,地址位置有自动显示。第二天他们看到了,就说赶紧转移,不然媒体又杀到了。就马上转移到从化一家温泉山庄,也是在房间里呆一整天不让出去。打电话、发微博也不限制,就是不让回去。呆了两天,我说一定要走了,还有个案子马上开庭,他们就把我送回来了。

路标君:“被旅游”时,车辆、住宿和各种费用都是对方提供的吗?

区伯:当然啦,他们开了一辆私家车。我都说了,你用公家车我就不去了,他说是自己的车。我说汽油怎么算?他说开发票报销咯。

陈老板涉嫌犯罪不应放任不找

路标君:前几天司马南在视频节目中公布“区伯嫖娼现场”图片,是怎么回事?

区伯:我起初以为是我的(照片)。后面又一看,当时不是那样啊。再一查,是2010年广西南宁扫黄的图片。无根无据造我的谣,根本站不住脚。我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你官员也有去嫖娼,法官也有去嫖娼。为什么上海五个法官去嫖娼,没有人强迫他们在电视上说“对不起,我错了”。为什么我这么一个普通人,没有嫖娼,却被要求就嫖娼“认错”?

路标君:据说你准备起诉长沙公安?

区伯:有两条路来走。一条是要求长沙公安协商,我不想把政府推向对立面。错的不是政府,错的是政府里面、公安里面某些官员、个别官员。他们滥用职权来构陷我,也不是整个公安(都有问题),整个公安是好的。如果长沙公安能够跟我协商,去掉我的“帽子”,那我就不诉讼了。如果真的解决不了,那就依照法律程序(起诉)。

路标君:4月9日,你在微博说,跟长沙公安局一名副局长通了电话,强烈要求长沙公安迅速将“陈老板”和小王缉拿归案,但对方老强调你不要被他人利用?

区伯:这个电话我有录音的,需要时可以公开。我问他,你们为什么不找陈老板?为什么不找小王?他反过来问我,你有没有嫖,为什么不检讨下自己。我说我有权要求你们把这个事情弄清楚。因陈老板和小王是整个“被卖淫嫖娼”链条中的开始。如果我区伯真的嫖娼,那陈老板就构成了“介绍、教唆、引诱、容留他人嫖娼、卖淫”罪。就算我真的嫖娼了,顶多是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58条,陈老板和小王触犯的可是刑事法律,比我罪名大。

陈老板所设饭局一晚花费过万

路标君:你从长沙回来后有没尝试联系过陈老板?

区伯:我打了小王电话,他呼叫转移;打陈老板电话,他关机了,全都人间蒸发了。那晚饭局上,陈老板说自己在长沙做广告生意。我说正好认识长沙的记者,可以介绍给他。

当时他就说,坤哥(区伯)到长沙,要好好招待,一定要大家玩高兴。当时他开了卡拉ok,没唱一会就三番五次提出,坤哥坤哥,去房间休息一下。当时帮我开的是单间,我就说不要不要,两个人一间好些,可以聊聊天,晚上太寂寞了。他说不行,一人一间方便点。我都不知道他话中有话。

我喝了点酒,后来上去休息,他也给女孩房间号上来敲门,那你说是不是(构陷)啊?现在想来肯定是一个局,证据链条已经很清晰了,证明是一个构陷。

我现在才知道,陈老板一晚上要花一万多。那里一个大房KTV要三千块,一顿饭几千块,一个小姐一千二,我区伯是你的什么朋友啊,需要这么大手笔。这个钱是从哪里来的?后来在拘留所里,我就听民警私下说,这次针对的就是那个老头,就是我。

路标君:网上传的陈老板的两张照片,分别说是陈检罗和陈佳罗的,你看过没?

区伯:网友人肉出来两张照片,问我是不是(陈老板)?我说是啊,因为我见过这个人,一起吃过饭。

第一张照片肯定是他,百分之一百。第二张照片年轻一点,但根据样貌、眼角、脸上斑点各种比较,有80%多可能是同一个人。

路标君:你现在还在继续监督公车私用?

区伯:(长沙)回来后,我还监督了三部。都已经向广州市纪委监察局举报,有一部车是铁路公安的嘛。我昨天见律师回来,就又拍了一部车(公车私用)。我是最讨厌公车私用的,你这个公车私用,那个公车私用,一年下来老百姓的血汗钱不见了多少啊?这不是小偷小摸,是盗窃行为。但是我总觉得,我监督公车私用,给家人、给朋友带来太多麻烦。你看我这一次把我两个朋友都抓了,律师过问才放人。

嫖娼上电视道歉是“污名化”

路标君:很多人一被公布嫖娼,就声誉扫地,抬不起头了,你这次会受影响吗?

区伯:我就觉得,他们一心用这些污名化来搞垮你的名声。法官嫖娼,你为什么不对着镜头说“我错了”。

普天下这么多人卖淫嫖娼,区伯也只是一个普通老头,我们在拘留所里面,旁边关的很多都是卖淫嫖娼的,他们为什么都没有惊动媒体。3月29号你为什么一定要逼着我在拘留所里见媒体,给我又是买烟,又是买炒牛河,一定要我对这镜头说“我错了,请原谅我”。

当时我就说,要采访,就把事情原原本本说出来。后来我见到长沙政法频道的记者,就喊冤啊冤啊,还哭起来。当时我还坚持,你只叫一家媒体过来我不接受采访。他说,我还可以叫一两家“指定”媒体过来。你“指定”好的,这样肯定不好嘛。

路标君:这次事件有没受到一些打击?

区伯:区伯要吸取教训,太容易相信人了。我从网上认识小王,只是一个网友,吃过几次宵夜,后来叫我去湖南,我就去了。

整个(嫖娼)事件,我都是给陷害的。如果我的防范意识强一点,也不会这么容易上当。但现在坏事开始变成好事。以前动不动就“嫖娼”、“上电视道歉”,我知道都不止薛蛮子一个。都是用这个手法,抓了你,让你对着镜头说,“我错了,原谅我。”都是用这个,把他污名化,用这样的手段扳倒对方。

所以我这次“被嫖娼事件”也是挺好的一件事。相信从我这次以后,“被嫖娼”的事件会杜绝,不会这样干了。毕竟网友都在那里盯着,都明白怎么回事。

私德不影响监督公车私用

路标君:现在广州区伯有变成中国区伯的趋势,怎么看?

区伯:长沙公安这次让我从广州区伯变成中国区伯。其实区伯只是一个有个性的区伯,我做的就是一个公民应该做的事情。

监督公车私用十年来,我经常被人骂,整天“区伯精神病”、“区伯骗低保”之类的。如果我真是为了鲜花和掌声,为了荣誉,人言可畏,我就会退缩。我是想通过自己的行动,推动社会有一个更好的监督机制,帮助我们的政府。

我曾经表达过,就算我会遇到打击报道、遇到灾难,我都会留在中国,用我的行动推动法治中国的建设。为了我的下一代,我的孩子,我的孙子,不要生活在恐惧之中,能够自由自在,生活在一个法治社会。

路标君:有网友认为,私德和监督公车是两回事,你怎么看?

区伯:监督公车私用、监督政府,都是法律赋予公民的一个社会责任,也是合法的行为。就算区伯在私德上卖淫嫖娼了,也是我个人的私德,不代表我就失去了法律赋予公民监督的权利。我们去监督,不是说要证明我完全没有问题,完全是一张白纸才可以。你看现在一些领导,也犯了一些错误,但也还在领导岗位上啊。

监督公车私用不需要完人,只要区伯没有公车私用行为,我就可以监督公车私用。

我现在给你透露,我回来之后,有政府部门,某些政府部门,叫我不要管这么多事。真的是这么跟我说,不要管这么多事,给你物质上的资助。但是谁讲的、什么领导讲的我就不说了,他确实第二次了,叫我不要管,给我物资上的资助。这次是当面跟我讲的,是真的。

路标君:这次区伯有没可能被打垮?

区伯:区伯真的没有被打垮。就算我真的犯了严重错误,嫖了娼,判了刑,出来以后,我依旧会监督公车私用。即使我被处罚了,我还是一位公民,我依旧享有法律赋予我的监督权利。我不但不会被打垮,也不会受物质上的诱惑。我不会倒下去,请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