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 环球时报:熊焱们需要为自己的政治选择负责

熊焱被中国驻外领馆无理由拒签,返乡探亲梦难圆。

熊焱被中国驻外领馆无理由拒签,返乡探亲梦难圆。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周四(16日)发表署名文章,就日前定居美国的前六四学生领袖熊焱提出回国探望病危母亲的要求发表评论。

这也是迄今为止,中国官方媒体首次就有关消息发表评论。而中国政府至今尚未就熊焱提出的回国探亲要求作出任何公开回复。

《环球时报》是以该报评论员单仁平的名义发表这篇评论文章的。

文章表示,“熊焱要求回国探母,这当中的亲情没人要否认。但熊焱以政治公开信的方式吸引西方主流媒体关注,制造压力,也在把亲情搞成迎合西方舆论兴奋点的政治表演。”

“解铃还须系铃人”

文章还列举熊焱曾在美国自由亚洲之声电台上主张中国人“要非常严肃的抗争”,并曾经公开支持法轮功,指出“熊焱至今没有停止危害中国的政治活动,与其他出走国外但已与过去做了告别的人不同,他仍把自己放在与中国政治制度为敌的立场上,他不是个普通的‘美籍华人’。”

不过,文章也引用一位曾经在六四后发表过“辞国声明”但后来又发表“归国声明”的著名画家(注:即画家范曾)的例子,表示熊焱也需要作出这种“解铃还须系铃人”的做法。

文章最后表示,“那些当年带着突出政治标签流亡国外的人,不应指望自己能带着同样的政治标签大摇大摆回来。中国社会不会为他们的错误和代价埋单,他们需要为自己今天的政治选择负责。”

文章还强调说,“这决不仅仅是中国的逻辑,如今世上很多国家都有因各种原因难以回到故土的海外流亡者,包括美国也有,真实的世界就是这样,你懂的。”

熊焱发表公开信

熊焱是在本月11日(周六)通过网络发表了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的一封信。

熊焱在信中表示,“日前我接到我妈妈的主治医生来电,告知我母亲病情真实情况。医生说我妈妈已到生命尽头。作为儿子我心中万分愧疚,几十年来不仅无一日为妈妈端茶送水问候请安,还让妈妈提心吊胆几十年。现在我的妈妈已是弥留之际,作为儿子我很想回去看看妈妈,说不定还是伤心的奔丧之行程。”

熊焱在信的最后还以学弟自称,希望中共高层能够批准其回中国探望母亲的愿望。

周一(13日),另一名前六四学生领袖吾尔开希还在台湾举行记者会,并在会上宣读了一份声明,请求中共高层领导基于人道考量,让熊焱返国看望母亲,并呼吁台湾总统马英九及国民党主席朱立伦能对此表达关注立场并提供协助。多名台湾立法委员包括民进党立委尤美女、李应元、田秋堇以及国民党立委陈学圣均出席了记者会表示支持。

环球时报 | 民运人士要求“回国尽孝”刍议

流亡美国的民运人士熊焱近日高调现身舆论,要求回中国探望病重的母亲。他接受媒体采访,并发表公开信,强调自己的思母之情,以及他回乡省亲的正当性。海外民运人士不断发动要求“回国尽孝”的攻势,赢得一些西方舆论的同情。

回国探亲及尽孝,确属人之常情。1989年政治风波之后出走、流亡国外的激进人士,被20余年的漫长岁月做了诸多分化。他们中有许多人淡出了政治,逐渐随遇而安,有些甚至公开反思当年的立场,回归生活常态。那些人陆续都有回国经历,故乡对他们来说不再遥远。

熊焱是那场政治风波后被通缉的21人之一,后入狱一年多,获释后出走美国。他早已加入美国籍,现在美军中担任一名牧师,有少校军衔。通过互联网的简单查询,就能找到他在去年对“自由亚洲电台”的激烈谈话,他当时主张中国人要“非常严肃的抗争”。此外他曾公开支持法轮功的活动,要求改变中国政治制度。

不难看出,熊焱至今没有停止危害中国的政治活动,与其他出走国外但已与过去做了告别的人不同,他仍把自己放在与中国政治制度为敌的立场上,他不是个普通的“美籍华人”。

熊焱要求回国探母,这当中的亲情没人要否认。但熊焱以政治公开信的方式吸引西方主流媒体关注,制造压力,也在把亲情搞成迎合西方舆论兴奋点的政治表演。当年的被通缉犯吾尔开希也曾做过为回乡探亲向中国机构“自首”的表演,总体看,这已成为民运人士既闹回国又显示政治姿态的一个套路。

回乡的路从来都不是堵死的。一位著名画家在当年的风波之后发表“辞国声明”,出走国外,风云一时。几年之后他改变了态度,通过“归国声明”展示了自己对祖国发展的认可,经历了“解铃还须系铃人”的完整回合。

从吾 尔开希到熊焱,他们曾经在年轻时为撕裂和创伤中国社会犯下罪行,如今人到中年,他们不仅拒绝反思和忏悔,而且继续站在中国政治体制的对立面,他们应当很清楚这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他们可以装出无辜的样子,但国家有自己的管理底线。

那些当年带着突出政治标签流亡国外的人,不应指望自己能带着同样的政治标签大摇大摆回来。中国社会不会为他们的错误和代价埋单,他们需要为自己今天的政治选择负责。这决不仅仅是中国的逻辑,如今世上很多国家都有因各种原因难以回到故土的海外流亡者,包括美国也有,真实的世界就是这样,你懂的。(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另附:

自由亚洲 | 吴仁华:熊焱不能回国为母亲送终是中国的悲哀是中共的耻辱

流亡美国的89民运学生领袖熊焱的母亲病危,熊焱要求回国见母亲最后一面,却被中国政府档在国门之外。熊焱的遭遇也发生在其他流亡者身上。同样是89六四后的政治流亡者、著名历史文献学者吴仁华指出:当代世界没有人遇到像中国人这样悲惨的故事,这是中国的悲剧,中华民族的悲剧,是中共的耻辱。

熊焱的母亲病危,已处于弥留状态,熊焱致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并致信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要求获得签证回国尽孝,为母亲送终,但得不到任何答复。事件引起海外民运人士的高度关切。旅居美国洛杉矶的吴仁华接受记者电话采访表示:“父母病重回国探视,这是子女尽孝,是必须的。江泽民时期以来,中共也一再提倡中国传统文化里的所谓儒家文化,孝道是它最重要的一部分。熊焱这种情况,让他回国探视病危的母亲,特别是他母亲已经走到人生的尽头,这也许是母子俩的最后一面,必须得让他完成探视的心愿。从我这个天安门事件流亡者的经历来讲,我对熊焱的这种遭遇,包括他现在的心情,我是非常理解,感同身受。”

不过,对熊焱能否实现回国见母亲最后一面的心愿,吴仁华认为,希望非常渺茫。

吴仁华说:“通过申请签证正常回国,这条路是走不通的。今年初我也是拿着美国护照去中国驻洛杉矶领事馆试了一次,要求回国陪母亲过一个春节。天安门事件至今26年了,我没有跟我母亲过过春节,母亲一直有这个心愿,一再在电话里跟我说,希望能够跟她过一个春节。但是我申请签证还是被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拒绝了,没有说明任何理由。所以,作为天安门事件的流亡者,包括其他背景的政治流亡者,想在目前的情况下,用正常的途径进入中国,完成探亲或者其他的心愿,都是不可能做到的。”

吴仁华接着说:“通过给中共领导人写信呼吁这条路也是走不通的。我看到熊焱先生给习近平、李克强写了一封公开信,写得很恳切。但是从天安门事件二十多年来的情况看,没有成功的先例。中共不会理你的公开信,你写得再恳切,也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89六四后流亡海外的中国民运人士,父母都年事已高,却不能回国探视;有的父母去世,也不被允许回国奔丧。2012年11月,已经流亡22年,思母情切的吴仁华,持美国护照,使用护照上的英文名字,避过了海关的黑名单,回到家乡浙江宁波探视母亲。回自己的祖国、探视自己的母亲,竟然要用这种非正常的方式才能侥幸实现,吴仁华感到悲哀。他说:“在21世纪的文明国家,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中国人在很多文学、包括影视作品里面,都谈八年抗日战争造成了很多家庭亲人离散,那才8年,可是天安门事件到现在26年了,三个8年了。在当代世界,没有人遇到像中国人这样悲哀的故事:二十多年跟父母亲人离散,为了探视,甚至为了见最后一面,都不能够成功。这是中国的悲剧,是中华民族的悲剧,当然是中共的耻辱。”